这头妖兽身有千足,却恰巧在这一日,正在近海洋底闭关修炼,正值修炼的紧要关头,他大弟子死亡之时的信息丝丝缕缕传来,正好被他锐利的神识探知。“冰玉,还真少侠!”远远一见,白衣少年独远面露喜色,先前还一直还担忧李还真少侠,现在倒好果是如先所料。脚下一踏,顿时一阵无比恐怖的气劲掀了出去。

“笑话,真的以为这金缕袈裟我会带在身上么?”这七人独来独往也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单独都足以闯荡幻魔境,但是现在竟然为了其它的事情而集合到了一起,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自己到底他是得罪了谁要来对付自己。

  2月16日出版的第4期《求是》杂志发表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重要文章《加强党对全面依法治国的领导》,该文是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8月24日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的一部分。在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中央决定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这是我们党历史上第一次设立这样的机构。

  在谈到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决定成立这一委员会时,习近平总书记提到一系列问题、举出实例,并点出问题的要害。

  关于党的领导和法治关系问题,我反复讲过。推进党的领导制度化、法治化,既是加强党的领导的应有之义,也是法治建设的重要任务。为什么我国能保持长期稳定,没有乱?根本的一条就是我们始终坚持共产党领导。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事业不断发展的“定海神针”。

  全面依法治国决不是要削弱党的领导,而是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不断提高党领导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水平,巩固党的执政地位。

  依规治党深入党心,依法治国才能深入民心。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制定和修订了140多部中央党内法规,出台了一批标志性、关键性、基础性的法规制度,有规可依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下一步的重点是执规必严,使党内法规真正落地。

  绝大多数落马官员忏悔时都说自己不懂党纪国法。为什么党内这么多高级干部走上犯罪的道路?根本原因在于理想信念动摇了,但对党纪国法没有敬畏之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贯彻新发展理念,实现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以法治为引领。在发展和法治关系上,一些地方还存在“发展要上、法治要让”的误区。去年(2017年),党中央处理了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一批党政干部受到处分。《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历经3次修正,部分规定始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不一致,立法上“放水”,执法上“放弃”,才导致了祁连山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的结果。这样的教训必须深刻汲取。

  一些黑恶势力长期进行聚众滋事、垄断经营、敲诈勒索、开设赌场等违法活动,老百姓敢怒不敢言。黑恶势力怎么就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从小到大发展起来?我看背后就存在执法者听之任之不作为的情况,一些地方执法部门甚至同黑恶势力沆瀣一气,充当保护伞。执法部门代表的是人民利益,决不能成为家族势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近年来,司法机关依法纠正了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念斌案等一批冤假错案,受到广大群众好评。造成冤案的原因很多,其中有司法人员缺乏基本的司法良知和责任担当的问题,更深层次的则是司法职权配置和权力运行机制不科学,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相互制约的体制机制没有真正形成。

  最近发生的长春长生疫苗造假案,背后的原因也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把法律法规当儿戏。

  中国走向世界,以负责任大国参与国际事务,必须善于运用法治。在对外斗争中,我们要拿起法律武器,占领法治制高点,敢于向破坏者、搅局者说不。全球治理体系正处于调整变革的关键时期,我们要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做全球治理变革进程的参与者、推动者、引领者。

  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法治兴则国兴,法治强则国强。从我国古代看,凡属盛世都是法制相对健全的时期。春秋战国时期,法家主张“以法而治”,偏在雍州的秦国践而行之,商鞅“立木建信”,强调“法必明、令必行”,使秦国迅速跻身强国之列,最终促成了秦始皇统一六国。汉高祖刘邦同关中百姓“约法三章”,为其一统天下发挥了重要作用。汉武帝时形成的汉律60篇,两汉沿用近400年。唐太宗以奉法为治国之重,一部《贞观律》成就了“贞观之治”;在《贞观律》基础上修订而成的《唐律疏议》,为大唐盛世奠定了法律基石。

  从世界历史看,国家强盛往往同法治相伴而生。3000多年前,古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即位后,统一全国法令,制定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成文法《汉谟拉比法典》,并将法典条文刻于石柱,由此推动古巴比伦王国进入上古两河流域的全盛时代。德国著名法学家耶林说,罗马帝国3次征服世界,第一次靠武力,第二次靠宗教,第三次靠法律,武力因罗马帝国灭亡而消亡,宗教随民众思想觉悟的提高、科学的发展而缩小了影响,惟有法律征服世界是最为持久的征服。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走对路。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走适合自己的法治道路,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

  “改革与法治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要坚持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要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实现法治和德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整个血腥战场,篝火翻腾,战火飞溅,残叫声,呼喊声,刀戈战甲,混战一片,战场浓烟弥漫。巨大的丘陵驻地之上空,黑云蔽日,狂风一略,血腥横扫。“刚才那一刀居然能从那么远的地方斩出,这无名在这段时间只怕又有突飞猛进一般的进步了!”远处燕赤陵倒是看的清楚,因为离得远的关系,其实最早发现无名的正是他。

  华裔动画师 成功提名奥斯卡

  希望能将中国文化推向世界 《冲破天际》为首部展现中国女航天员的动画

  1月22日深夜,第91届奥斯卡提名名单悄然公布。在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五部提名短片中,有一部国人期盼良久的短片位列其中DD《冲破天际》(《ONE SMALL STEP》),这是目前唯一一部有望冲击奥斯卡的中国作品。

  来自武汉太崆动漫的21名年轻人振奋起来。这一场奥斯卡“入围战”着实不易:从两年前,张少甫决议出走迪士尼回国创业,到组建成21人的小团队,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太崆动漫工作室全体成员只做一件事,就是完成仅有7分钟的动画短片DD《冲破天际》。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

  今年春节,张少甫却还没能按时回到武汉的家中。2月24日是奥斯卡最终结果公布的时间,为了准备相关物料,他今年不得不错过与家人的年夜饭。

  灵感来源中国女航天员

  踏足武汉光谷智慧园,在没有任何标识的情况下,位于三楼角落处的太崆动漫公司并不显眼。从2017年1月成立至今,这个年轻的创业团队凭借第一个作品《冲破天际》,赢得了国际动画界的关注。

  《冲破天际》的故事并不常见,“它或许是第一个讲述中国女航天员成长故事的影片”,影片中的小女孩璐娜,就是以中国第一代女航空员刘洋、王亚萍为原型,通过描绘璐娜从小到大步态各异的脚步特写和亲子日常,展现宏伟的航空梦和“中国式父爱”。

  “最初这个故事构想的雏形就是从鞋子和脚步开始的,之后,导演们才逐渐在其中加入了个人成长经历。”在《冲破天际》中,璐娜是一个出身于单亲家庭的小女孩,在她的成长道路上,始终离不开父亲默默的支持。这个故事背景融入了该片菲律宾裔导演Bobby Pontillas生长的单亲家庭背景、张少甫自己的成长经历,以及另一位导演Andrew Chesworth的家庭背景。

  除此之外,短片中还不时出现了老挂历、红灯笼、武汉热干面等“彩蛋”,成为了打动无数海外华人及网友的“故乡”元素。

  从学生奥斯卡到迪士尼

  今年34岁的张少甫,出生于湖北武汉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张少甫的爷爷在美国的大学教授中国文化课程。而早在张少甫5岁时,他便随着父母去往了国外。尽管从小接受西式教学,但是他却从来不缺乏中国文化的熏陶。

  少年时期,张少甫便十分爱看有关文化融合方面的书籍。其中他最喜爱的便是华裔女作家谭恩美的作品,其中描写了中国的春节、中秋节、清明节等传统节日以及婚嫁的风俗习惯。谭恩美小说中的寻根情结更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张少甫和他的动画作品。

  张少甫正式接触动画行业,其实是他就读于旧金山艺术学院期间。2008年,张少甫从北卡罗来纳大学电影专业毕业后不久,起先前往了华纳应聘实习生,尽管在上百名佼佼者中获得了实习机会,但没过多久他就因为金融风暴陷入到失业窘境。最困难时,他甚至跑到了披萨店做披萨。

  也正是这一段失意的时光,张少甫决定继续深造,何不将绘画爱好运用到“影视”之中呢?为了能考入动画专业实力较强的美国高校,张少甫每天花15个小时练习画画,连续三个月后,他将自己的绘画作品和影视作品寄给了三所高校,最终,旧金山艺术大学成功录取了他。

  他与两个搭档一起,用15个月时间,创作出一部名为《龙娃》的5分钟动漫短片作为毕业设计。影片以舞台剧的形式,讲述“神龙小子”与“王子”战斗险败,最终反被“公主”拯救的故事。短短五分钟,剧情却跌宕起伏,最终一举夺得了第38届学生奥斯卡动漫短片金奖DD张少甫也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华裔学子。

  2011年,凭借该奖项,张少甫在毕业不久便先后进入到了索尼公司和迪士尼公司。在迪士尼,他参与了《超能陆战队》《疯狂动物城》《海洋奇缘》《无敌破坏王》等优秀动画的制作和导演。在那里,他跟着一众迪士尼动画大师,掌握了许多动画规律。

  21人团队打败梦工厂

  原本张少甫可以一直待在迪士尼,但对于他而言,他却并不希望自己待在舒适区,在父亲的鼓励以及政府的支持下,张少甫选择了回国创业。

  但从国内的金爵奖最佳短片提名到国际奥斯卡最佳短片提名,《冲破天际》的成长之路并不容易。据太崆动漫灯光后期师张高尚透露,参选奥斯卡的作品,多是获得了具备奥斯卡资格国际大奖的作品;随后再由短片电影和动画长片评委组从中投票产生10部入围作品;最终提名其中5部。

  而今年参选的动画短片就多达81部,入围名单中更是不乏奥斯卡奖得主约翰?卡尔斯(迪士尼《Paper man》导演)的VR短片《Age of Sail》,以及梦工厂耗资千万打造的两部治愈系动画《Bilby》和《Bird Karma》。相比之下,《冲破天际》背后的太崆动漫团队则显得单薄得多。“我们目前有武汉和洛杉矶两个分部,其中武汉总部有12人,洛杉矶分部有8人(其中有三位导演),算上董事长张汉德,我们一共只有21人。”太崆动漫的后期负责人张高尚笑称:“相比竞争对手,我们肯定算是小成本。”

  但为了完成这部7分多钟的动画短片,21名制作人员却花费了将近一年多的心血,张少甫更是几乎需要每月都在武汉、洛杉矶两地奔波:剧本打磨三个月、三维建模两个月、后期灯光处理更耗时7个月之久。

  最终《冲破天际》成绩斐然,入选50个全球电影节,获得了14项国际动画奖,其中有7项具备奥斯卡资格。“通过这一次提名奥斯卡,我希望《冲破天际》能够给中国动画人一些信心。”张少甫说。回国至今,张少甫一直密切关注中国动画行业的发展,从2015年的《大圣归来》到2019年的《白蛇?缘起》,国产动漫不断给张少甫带来惊喜。

  “中国的动画市场正在慢慢打开。”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张少甫看得越来越清晰,“或许我们能够像迪士尼、皮克斯工作室那样,创作出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做出独一无二的风格,也是我心中的最高理想”。

  对话

  记者:这期间最困难的是哪个阶段?

  张少甫:最困难的还是打磨剧本这个阶段。因为这是我们的第一步尝试,我们想要讲一个中国的故事。最初这个故事构想的雏形就是从鞋子和脚步开始的,之后,导演们才逐渐在其中加入了关于个人成长经历的故事在里面。

  另外,做后期的时间也很漫长,之前我们一直在争执色彩风格上是选择纯2D还是3D,像《花木兰》那种,给插画人物钉好钉子、绑好骨骼,就能像真人一样动了。但是在第一版镜头出来之后,也就是鞋子交替的那个画面,看到后就挺沮丧的,因为没有那种感觉。后来我们设计第二版镜头,也就是璐娜打开鞋盒的那个画面,重新做了光影,从边光到反射的光等等,几乎每一个动态的细节都是抠出来,最终才确定效果,就是做3D,因为看起来更流畅和生动。

  记者:对于2月24日的“开奖”,有没有期待?

  张少甫:大家都还是很期待的,因为走到这一步真的非常不容易。奥斯卡评选,首先入选60部,这60部影片必须在参选前先拿一些国际奖项,尤其是有奥斯卡资格的奖项;接着是从60部中选出10部入围作品;目前我们走到了提名这一步,提名是5部影片。现在就等2月24日公布最终结果了。

  记者:太崆动漫在完成《冲破天际》这个阶段性任务后,后续还会有什么目标?

  张少甫:我们的终极目标当然是希望有一个原创动画电影可以上院线,这个应该是每一个动画人的终极梦想。目前我们也已经有6个故事在筹划之中,还有2个故事正在找投资。未来太崆的项目中,肯定会有中国元素,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将中国的文化向国际推行。其实只要是好的故事,传达的是正面的价值观,我想不管你是来自于何种文化背景,人们都会喜欢。

此物刚才大展神威之时,能够连续发射出短小的弩箭,并且快捷无比,威力惊人。姜遇内心一动,瑶池圣主碍于面子大方赠石,很有可能让全不否占到天大的便宜,虽然他也没有多大把握确认石料中是否真有奇珍,不过概率并不会太小,很有可能让瑶池的众人会感到心痛,后悔刚才的举动。“这个不急,找到一个幻魔的城镇自然有办法弄到一张地图!”叶枫说道,在幻魔境之中,幻魔应该算是原住民,有地图也不奇怪,而且幻魔虽然是魔族,但是毕竟是有一定智慧的生物,因此幻魔境之中也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城镇,只不过从得到的消息来看,幻魔的城镇根本只是有一个雏形罢了,算不得真正的城镇。 (责任编辑:田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