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男子很费力的说出那三个字。至于石府家里面的事情,不妨让阿兰多承担一些。“孤月...”话语一落,孤月却是不在多言,当即一身剑鞘而起,化为一道白色电光消失而去。此刻,青城山顶轩辕段飞暗暗吃惊,不但因为拿这位异门孤月毫无办法,而且孤月身后所御之剑异常夺目,随即也化为一道电光绝尘而去。

在他终于又将三块狗头金分别入袋,并重新放回鲨皮袋中后,其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就此离开了石府,一路左转右绕之下,回到了客栈之中。“地煞石!”

  猎人金峰终于在春节前获释回家
   浙江金华:两任检察官接力监督四年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

  “如果没有你们的坚持,我可能也就放弃了。”近日,刑满释放的金峰走出浙江省金华监狱回家过年,临行前他握着驻监检察官的手这样说。此前的1月31日,经浙江省金华市检察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浙江省高级法院再审后依法撤销了原审法院对金峰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的刑事判决,改判他有期徒刑五年零一个月。

  非法买卖弹药判十年多次申诉被驳回

  今年55岁的金峰是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拥有持枪证的猎户。2008年4月,金峰向另两名持枪猎户王某和黄某各转让了一蛇皮袋“洋垃圾”(从国外进口的固体废物)中的废弃子弹,用于拆卸火药。之后,黄某将该批子弹拆出少量火药后用掉了,但王某一直存放在家中。2011年初,王某听说这事违法,主动找到警察把家里的废弃子弹收走,鉴定机构将这批废弃子弹认定为弹药。金峰、王某因涉嫌非法买卖弹药罪被立案侦查。2014年11月,台州市黄岩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后,认为金峰、王某违反国家弹药管制法规,非法买卖弹药,危害公共安全,情节严重,一审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和三年。金峰和王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5年1月,台州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不久,金峰进入金华监狱服刑。在服刑期间,他始终坚持该批弹药属于洋垃圾废弃子弹,不具有杀伤力,而且是用于拆卸火药的合法目的,认为自己不构成犯罪,持续向原办案单位提出申诉,要求立案复查,并坚决拒绝减刑。原办案单位均认为他的申诉理由不成立,不符合立案复查条件,以“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为由予以驳回。

  两任检察官四年跟踪监督

  2015年7月,金峰给金华市检察院驻金华监狱检察室写信,希望得到帮助。检察官多次入监与他谈话了解案情。经认真审查,检察官认为金峰作为合法的持枪猎户,将来自国外固体垃圾中的废弃子弹转让给其他合法猎户,目的是让他们提取其中火药,用于自制猎枪弹药,子弹没有流入社会,也没有造成实际的社会危害,不属于情节严重,判处他十年有期徒刑属量刑畸重。为此,该驻监检察室发函并两次到原办案机关表达意见,希望依法予以再审并改判,但都没有得到支持。

  对这一结果,金峰表示无奈,几近放弃。但是驻监检察室检察官却一直没有放弃。2017年5月,该驻监检察室负责人调整,两任检察室主任工作交接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要从维护公正司法和在押人员合法权益出发,继续努力为金峰争取再审的机会。在金峰申诉被原办案单位驳回后,转而支持他向浙江省高级法院继续申诉,并向浙江省检察院作了汇报,得到了上级检察院的支持。同时,检察官积极与浙江省高级法院进行沟通。2018年初,金峰的申诉终被浙江省高级法院受理。

  之后,该驻监检察室以最高检在全国部署开展的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专项活动为契机,再次到原办案单位调取案件档案、与原办案人员进行沟通,并派人找到已经刑满释放的王某及另一名猎户黄某等人作深入调查。检察官将上述调查情况及时向浙江省高级法院进行通报,阐述金峰案再审的事实和理由。经过检察官持续的努力,2018年9月,浙江省高级法院专门派出一名审委会专职委员和承办法官到监狱提审金峰,并就该案的情况与驻监检察室等进行沟通交流,总体认同检察官提出的再审意见。

  再审终改判 春节回家团聚

  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上,2018年12月,浙江省高级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再审。

  再审后查明,原审被告人金峰、王某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但是金峰、王某都是拥有持枪证的猎人,二人供述及相关证据证实,非法买卖涉案弹药的目的是拆解其中的火药补充猎枪弹用于日常打猎,而非用于其他违法活动,而且涉案弹药来源于洋垃圾,其中绝大部分属于外国弹药,不易通过相应配枪进行击发,社会危险性还没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

  同时,再审认为,这批涉案弹药一直存放在王某家中,并没有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参照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综合评估该案两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危害程度,依法可不认定为情节严重的行为。

  据此,浙江省高级法院认为,原判定罪正确,均已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但适用法律有误,对金峰量刑不当,应予纠正。对金峰及其辩护人、检察机关提出的原判对金峰量刑畸重的意见予以采纳,依法作出上述改判。

  2月2日,金峰刑满释放,赶在2019年春节前回家与家人团聚。

范跃红 刘传玺

范跃红 刘传玺

“嗯,这里看你身高最高,妖力看来最强,本少侠要去仙岛,他日不定会回,若是捣乱,犹如此丘!”独远话语一路,早已经是收战戟纵临一处,高高之下,凌空一顿,一条深痕当即从山丘之顶顺蔓延,一道拳头大小裂痕顺着一条大道飞掠。“轰”一声巨响,那七臂泰山猿猴妖还没有反映过来,一道龟裂气痕从胯下驰走,一声巨响,远处一道山丘建筑,开裂一起,“轰然”倒塌。群妖乱中,一道电光一逝,独远,曲之风已经是纵驰再去。“你去忙吧,我跟马儿呆一会。”

  《妻子的浪漫旅行2》昨上线,章子怡带着汪峰秀恩爱,粉丝却吵翻了天因为在影视圈,“电影→电视→综艺”的鄙视链由来已久

  出演夫妻真人秀,会毁了“国际章”吗

  节目中的章子怡和汪峰。

  章子怡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活真人秀,千呼万唤始出来。

  昨天中午,夫妻观察治愈节目《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在芒果TV上线。虽然是先导片,干货还不够,但章子怡携汪峰上节目,连女儿醒醒也出镜了,自然吸引了不少眼球。

  而在节目外,关于章子怡要不要上这档综艺的讨论始终没有停止。甚至有她的资深粉丝宣布脱粉,只因为不想看见“国际章”沦为“综艺咖”。

  对章子怡来说,这并不是一道非此即彼的单选题。

  《妻子的浪漫旅行2》阵容和第一季有所改变,团长谢娜之外,团员章子怡、袁咏仪、包文婧、张嘉倪组成全新妻子团。

  昨天上线的先导片中,正式揭开四对夫妇的甜蜜瞬间:章子怡汪峰餐厅浪漫约会,“仙靓”夫妇沙滩烧烤,张嘉倪买超甜蜜试婚纱,包文婧包贝尔回到老房子吃挂面。

  其实,章子怡上这档节目之前就闹出过一段“脱粉”风波。

  一位2006年就加入“怡路相随”论坛的章子怡资深粉丝认为,她不应该上综艺,而应该继续保持神秘做演电影的“国际章”,“总结这几年的心路历程,就是看一个人从电影演员变成电视剧演员,最后变成综艺咖的过程。粉明星很多时候是自己有些想法的投射,是冥冥中有一种磁场在吸引你……如果一个明星让我觉得我们完全是两路人,不匹配,就到此为止吧”。

  也有许多其他粉丝认为,比起柴米油盐的生活,他们更想看到大银幕上的“玉娇龙”和“宫二”,希望章子怡能沉下心来打磨电影作品。

  事实上,在影视圈,电影-电视-综艺的鄙视链由来已久。而“综艺毁演员”更像是一条魔咒。《极限挑战》之后,你再看孙红雷演任何角色都会发笑。而邓超也需要非常拼命,才能在影视作品中剥离他跑男“伐木累”的影子。

  “电影咖”“国际章”,一直都是章子怡身上的光环。即便个人生活几经沉浮,从“泼墨门”“诈捐门”中走出来的章子怡,迎来了人生巅峰“宫二”。而这样的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中分分钟黑脸,教新人演戏也是有说服力的。

  然而,《演员的诞生》常有,《一代宗师》不常有。作为明星,需要曝光度和收入。而章子怡结婚、生女,也迎来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对于粉丝的“苦口婆心”,章子怡本人发微博回应说,自从为人妻为人母后,她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所以观众可以在《妻子的浪漫旅行》中看到一个真实的章子怡:“这两个全新的身份让我充满了好奇心,我努力学习和探索着,就像20年前第一次站在摄像机前的演员章子怡。这并无两样,需要你全部的爱,需要你说我愿意!“

  首期节目中,章子怡汪峰重回初次约会地点,彼此真挚告白并甜蜜亲吻。

  播后,网友的观点也各异。有人仍不喜欢看她和汪峰秀恩爱,觉得这一对的相处模式很生硬,缺乏综艺效果。也有人认为这样的章子怡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很温暖很接地气。更有人被肉嘟嘟的醒醒萌哭。

  可以说,这张“地气牌”,目前看来中规中矩,不好不坏。仅从热搜上来说,章子怡汪峰的热度,还是没赶上情人节得子的袁弘张歆艺夫妇,以及发声道歉的翟天临。

  但对于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章子怡来说,高级感还是综艺感,也许并不是一道单选题。

  节目的水花没有意想中大?她并不着急,反而和汪峰在微博上互飙了一场土味情话:

  章子怡:“对你爱的人大声说:‘别掉到外面啦!’”

  汪峰:“你早就掉进了我心里。你知道我的银行密码就能行啦!”

  庄小蕾

姜遇扔下了两千斤随石,最终敲定了这块石料,引得一众修士顿时紧张起来。“家主,怎用得了这许多金子?阿兰去账房领上一两银子,就足够做上十件八件的斗篷了呀。”灵力充裕之地,迷雾之中,两道巨光暴露,道“哼,你怕了!” (责任编辑:张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