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侠,何不说来听听,我在此地乞讨十年之余!!”说着无名坐了下来,闭着眼身上的元气慢慢的将自己笼罩在其中。就在千钧一发,杨立生死未卜的关口,一道清丽的身影飘然而至,她走得有些迟疑,但却是沿着杨立回来的路途,一路追踪而至,直到她来到人字形窝棚面前稍远之处,感觉到里面有人在冲击瓶颈进阶,才止住了脚步,有些惴惴的向那边张望。

“快,快,摆阵!”“一起上,”任钟朝着众长老喊到。

{apineirong}

洞悉镜中再次是定向传来了司徒风声音,道“少侠,这一次任务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目前为止,万劫谷第五层以后...我们修真界的历练弟子还没有涉足,万分危险...至于...万劫谷气候问题,也只是目前我们修真界各派的一些猜测而已...还请速回...此事......会再从长计议!”洞悉镜传来的声音,显然,对于秘密之言,图像,不像水晶球这样的高科技产物,不会自动去接收响应去加密。当然了,还有一种更高一级别的真气烙印,只要洞悉镜,水晶球这样的传送装置不去反对,没有其他人去抹杀,就会去直接响应,去那么运行传达着这一道真气烙印。司徒风,微微道“沈师弟,刚才我遇见独远贤婿了!”

  成为“星女郎”一夜成名
  “新喜剧之王”鄂靖文:还没做好走红的准备

  鄂靖文

  鄂靖文的微博认证写着:“演员,代表作《新喜剧之王》。”在参演电影《新喜剧之王》前,鄂靖文还没有一部像样的代表作品,大多是一些龙套角色,《西游?伏妖篇》中抱孩子的村妇,《催眠大师》中的养母,最终成片还被剪掉了。或许,正是这些龙套经历,让她与《新喜剧之王》中跑龙套多年的大龄女青年“如梦”完美契合,最终成了“星女郎”。

  鄂靖文自认颜值没法与历任“星女郎”相比,“星爷这部戏需要一个小人物,所以他肯定不会选一个像仙女或者女神一样的演员来演,他可能更需要接地气一点的”。

  《新喜剧之王》上映之后,作为“星女郎”的鄂靖文一夜成名,从一个丑小鸭晋升为白天鹅,面对即将到来的走红,鄂靖文坦言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希望电影上映后能获得更多机会,“我对角色没什么要求,如果有导演愿意让我尝试,我很愿意多尝试一些。”

  1

  星爷钦点她参加新片面试

  四年前,鄂靖文接到一名副导演的电话,邀请她参演周星驰监制的电影《西游?伏妖篇》。尽管都是大夜戏,鄂靖文在反复确认了角色“有台词”后,还是立马答应了。结果,快开拍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个角色根本没有一句台词,“还要抱一个孩子在那儿站六个大夜”,感觉被骗的鄂靖文很生气,把那名副导演的微信拉黑了,几年没有联系。

  2018年9月,“骗过”鄂靖文的副导演又给她打电话,说之前有些误会,现在他在周星驰的新片里当副导演,想邀请鄂靖文来试戏。上一次被骗的气还未消尽,鄂靖文回了句“算了吧,不用了”,便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第二个电话打过来了,对方说这次选拔的是女主角,有很多台词。鄂靖文听完更不信了,“星爷的女主角怎么会轮上我啊,让我去也是充数的,不去”。过了几个小时,第三个电话打过来,对方这次带着央求的语气:“是星爷那边邀请你,问你有没有意向到香港去面试。”鄂靖文在确认了的确是周星驰的意向后,才答应飞去香港面试。原来,周星驰看了鄂靖文演的小品,觉得她的表演很符合角色,才让副导演约她来面试。

  2

  因为“轴”成为“星女郎”

  面试当天,周星驰让演员们表演了神经病、老太太和性感女人。第二天,鄂靖文就从香港过关到了深圳,打算回北京。这时她接到工作人员的电话,让她再留一天,再面试一次。但鄂靖文当时已经没法再过关去香港了,对方说星爷可以到深圳单独去面试她。第二次面试的内容和第一次差不多,只是难度有所升级。

  即使到了如今,鄂靖文也不知道为什么周星驰会选择她来做女主角,但她听工作人员说,周星驰看中的是她对表演的在意、认真,这与戏中的角色很像。鄂靖文有个习惯,一定要了解清楚角色后再去表演,面试时,她问周星驰:“你具体想让我演哪一方面的,是哪种情境?”可能是她对细节的发问,让导演觉得这和“如梦”很像,都是很轴的人。

  片中有一场鄂靖文泡在水里演浮尸的桥段,整个过程都不能动。导演在喊“cut”的时候,演员本可以出来暖和一下,但鄂靖文不想让大家觉得自己很娇气,一直咬着牙泡在水里等着。那晚,她在水里泡了40分钟,拍完后,浑身都冻僵了,根本没有力气上岸,“工作人员就像打捞尸体一样,把我提上来的”。

  3

  话剧舞台上挖掘出喜剧天赋

  鄂靖文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接受的都是传统表演教学。除了身边的同学评价她生活中挺逗的,是大家的“开心果”,鄂靖文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喜剧天赋,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演喜剧,“中戏不培养喜剧人才,也没有一门课教你如何演喜剧”。

  发现自己的喜剧天赋,还是在话剧舞台上。毕业后,经朋友推荐鄂靖文开始演话剧,无意间有一些喜剧角色找到她,她完成得还不错,观众反响也很好,就有其他喜剧角色相继找来,慢慢地,鄂靖文发现,“我还有这个才能”。

  作为一名女性喜剧人,鄂靖文觉得这个行业给女性的机会太少,很多小品都是以男性为主的。但是,鄂靖文的喜剧却总能抓住观众的眼球,被男演员喷一脸水、用脚踩头,在舞台上一向放得开的她,对形象毫无顾忌。2014年鄂靖文拿到了喜剧类选秀节目《我为喜剧狂》的年度总冠军;2016年她又参加了喜剧选秀节目《笑傲江湖》,获得评委宋丹丹的认可,并现场收其为徒。

  ■链接

  cosplay柳飘飘

  《新喜剧之王》里有一段致敬《喜剧之王》经典桥段周星驰对柳飘飘喊“我养你啊”的戏份,连台词服装都一样。鄂靖文在知道要拍这场戏时,跟演对手戏的男演员说“怎么会有这一段,我俩简直就是找死啊”。拍之前,她把原版又重看了一遍,“但是怎么看也做不到他们两个人在大家心目中的那个状态”。鄂靖文就问周星驰真的要照搬那一段吗,会不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周星驰开玩笑说:“没关系啦,反正怎么演你们都会被骂。”

  原名叫鄂博

  2018年5月之前,鄂靖文还叫鄂博,起名时母亲希望她将来能成为一名博士。不过,这个名字闹了不少笑话,有一次她去中央电视台录节目,大门不能随便进,需要有工作人员接。对方给鄂博发消息说,已经有人出来接你了,稍等一下。鄂博就在外面等了好久也没见人来,打电话联系对方,说人早就出去了。后来才知道,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到“鄂博”以为是男的,就在外面一直等一位男士。后来改名字,也是因为“鄂博”太中性。(滕 朝)

时值此刻,阿兰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石暴不由得一阵腹诽不已:他躺在石村的庭院中,望着周围熟悉的身影,看着石墙上面被自己涂划过的痕迹,闻着熟悉的饭菜香,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大柱婶做的猪脚炖骨汤,村里只有她才能够做出如此独特的美味来。石暴将三块狗头金一一拿在手中拂拭干净之后,又分别将它们装在了三个小袋之中,放入了鲨皮袋里。 (责任编辑:承靖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