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身板跟着四个轩辕殿的弟子,也都是半步传奇或者传奇七八重的武者。无名就像是一只战争巨兽一般,他杀到哪里甚至都可以算的上是在碾压了,碾压到哪里,哪里的异兽都是死伤惨重,根本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不过,青年书生却似乎未知,未闻,未见,只顾得上绕着所住客栈的前前后后转来转去。

“轰!”恐怖的气压的无名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恐怖的威压甚至让他的身上的骨头都咯咯作响,换了一般人,甚至是一般的半步传奇都会被生生压死。“如果你只有这样的水平的话,今天大罗金仙降世都救不了你!”无名大喝一声,手中的冥道噬魂刀剑爆绽出比起刚才更加耀眼的刀芒,这一次无名不再留手,瞬间全力出手,异常的可怕。

  浴火古田,人民军队重整行装再出发(强军思想引领新征程)  

  福建上杭古田镇,常年游人如织。

  2014年金秋,习主席亲率数百名将领和部分优秀基层代表来到这里,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着眼强国强军进行新的政治整训,带领人民军队重整行装再出发。

  今天,我们千里来寻故地,追寻习主席在古田的点点滴滴,感悟习近平强军思想的真理伟力和实践威力,再次接受思想淬炼和精神洗礼。

  “我军政治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前进不能停滞,只能积极作为不能被动应对”

  “我们再次来到这里,目的是寻根溯源,深入思考当初是从哪里出发的、为什么出发的。”虽然已经过去了4年多,习主席语重心长的话语,仍深深刻在乐焰辉心头。

  时任原第二炮兵某旅教导员的乐焰辉,一直珍藏着参加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时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习主席重要讲话要点。

  从坚持“十一个优良传统”到“四个牢固立起来”,从确立“军队好干部标准”到培养“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乐焰辉说,习主席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论述,如今已深入人心。

  “我军政治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前进不能停滞,只能积极作为不能被动应对。”习主席的指示要求,让与会代表深受鼓舞。

  乐焰辉告诉记者,这几年他们扎实做好贯彻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的“下篇文章”,从思想根子抓起,着力解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激励官兵在强军实践中书写精彩人生。有时外出执行急难险重任务,一些官兵会主动写下遗书,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决心和象征:军人的忠诚,就是要听党指挥、敢于牺牲。

  “维护核心、看齐追随,是最大的忠诚。”采访中,曾参加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许多领导干部都有这样的感悟。4年多来,全军官兵强化“四个意识”、坚定“三个维护”,用实际行动交出了一份份忠诚答卷。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受阅官兵阵容严整、步调一致;抗洪救灾、抢险救援,子弟兵一次次上演“最美逆行”;海上维权、国际维和,任务部队枕戈待旦、闻令而动;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各单位令行禁止、扎实推进……

  “作风建设这根弦要始终绷得紧紧的。”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后,习主席的深思远虑始终萦绕在时任某炮兵团政委朱江耳旁。

  “习主席用了很大篇幅对部队中特别是领导干部存在的10个方面突出问题作了深刻剖析,言语间饱含着革弊鼎新的决心。”朱江回忆说,习主席专门讲到焦裕禄同志严格要求子女,不准孩子“看白戏”的故事,让现场每一个人都深受触动。

  这几年,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强力惩贪肃腐,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严肃查处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等人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全面彻底肃清他们的流毒影响,为党和军队消除了重大隐患,军队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

  风成于上,俗化于下。朱江介绍,这些年他所在的部队按照中央八项规定和军委十项规定精神狠抓落实,发挥基层风气监察联系点作用,从一包烟、一杯酒、一顿饭等“小事”着手,下大力纠治基层“微腐败”和不正之风,对官兵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严查严办。连续几年,官兵对党委机关满意度不断提升,去年的老兵复退和士官选取工作赢得官兵点赞:“留的硬气,走的服气,部队上下有正气!”

  “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开启的政治整训,让官兵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朱江感慨地说,习主席在关键时刻扶危定倾,军队政治生态实现根本好转,我们都是见证者和受益者。在新时代政治建军方略指引下,人民军队在“补钙”中向初心回归。

  “没有两把真刷子的干部在关键时刻能带兵打仗吗”

  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期间,习主席邀请基层代表同坐一桌吃“红军饭”,余海龙就坐在习主席身边。

  “习主席得知我是空降兵,关心地问起空降兵的训练情况。我一一认真作答。”

  “没有两把真刷子的干部在关键时刻能带兵打仗吗?”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主席的拷问深深震撼着每名代表的心。

  余海龙说,习主席的话是对自己的最大鞭策。这些年,不论是作为指导员还是如今当上教导员,他都把自己视为一线战斗员,坚持“跳第一伞”“打第一枪”,带领官兵争当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去年10月底,他所在的空降兵某军组织新机型跳伞训练,百余名将校军官带头跳伞,以上率下立起大抓军事训练的鲜明导向。

  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主席得知基层代表张学东是海军372潜艇政委,同他谈起该艇官兵成功处置重大险情的情况。

  “只要你们带好兵,强军梦就有希望。”习主席的话,张学东一字一句铭记在心,并以此作为自己带领部队苦练精兵的不竭动力。

  2017年初,372潜艇人员面临重组。“重建,就是重塑,是一段艰苦跋涉,更是一次换羽重生!”艇党支部“一班人”带领官兵刻苦训练,把每一个动作练到极致,确保每一个战位都过硬。他们把基础课目考核的及格线提高到90分,将训练内容和形式不断向实战接轨。重组后,372潜艇首次组织某型导弹双弹齐射,利剑出鞘,发发命中,英雄艇再添一门克敌制胜绝技。

  “让革命事业薪火相传、血脉永续,永远保持老红军本色”

  “习主席对闽西老区的革命史非常熟悉。”说起陪同习主席参观古田会议纪念馆时的情景,馆长曾汉辉记忆如昨,“习主席神情凝重地给大家介绍六千闽西子弟血洒湘江的历史。”

  “永远不要忘记老区,永远不要忘记老区人民。”103岁的老红军谢毕真,还能清楚地复述出习主席当时说的话。谢毕真介绍,习主席对革命老区怀有深厚感情,曾先后19次来到闽西。每次来,他都要抽出时间看望慰问革命老前辈。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期间,他又专门把10名老红军、军烈属和“五老人员”代表请到会议驻地,与大家忆往昔、话传统、唠家常。

  参加座谈的吴丽娜,丈夫陈周钿是空军一名优秀飞行员。“习主席说要把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优良传统一代代传下去。我感到,支持丈夫的工作就是支持革命事业的传承,我一定把家庭照顾好,支持他的蓝天梦。”

  “嫁给飞行员就嫁给了牺牲奉献。”吴丽娜说,每次听说丈夫升空训练,她都提心吊胆,直到接到平安电话,悬着的心才能放下,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2018年9月,经中央军委批准,增加两名全军挂像英模,其中“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就是一名飞行员。“弘扬英雄精神、传承红色基因,需要这样的浓厚氛围。”吴丽娜告诉记者,她得知消息后与正在参加对抗演练的丈夫通了电话,丈夫说部队正在开展“学英雄光辉事迹、走英雄成长道路”学习实践活动,大家都铆足了劲儿要练就过硬本领,飞出新时代“蓝天卫士”的风采。

  红色血脉永志不忘,传家法宝历久弥新。2018年6月,中央军委印发《传承红色基因实施纲要》,指导各级把红色基因注入血脉、传承弘扬下去,永葆老红军本色。

  时任某边防连指导员巴兴至今还记得,习主席邀请基层代表吃“红军饭”时叮嘱大家:“青年一代是党和军队的未来和希望,革命事业靠你们接续奋斗,优良传统靠你们继承和发扬。”2018年开展的“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中,作为全军“四会”政治教员标兵的巴兴,和战友们深入挖掘身边红色资源,创作了《0.46平方公里连着强军梦》《甲午以来,黄蜡石看到了什么》等精品课,让红色养分“滴灌”官兵内心,浇铸坚如磐石的忠诚和信仰。

  “习主席勉励我们让革命事业薪火相传、血脉永续,永远保持老红军本色。”时任“硬骨头六连”指导员的环欣欣告诉记者,在这次改革调整中,“硬骨头六连”千里移防到南方驻地,上级一声令下,官兵们打起背包就出发,还把连队的“红色遗产”精心打包带走。“我们谨记习主席的教诲,人民军队的好传统好作风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不能丢。”环欣欣说出了广大官兵的心声。

  (新华社北京2月15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16日 01 版)

固本之法,则是通过针灸推拿之术,配合固本培元之物,以十天为一疗程,以三个疗程为一周期,以三个周期为一循环,共经三个循环之后,方可将月子病封固于病灶之内,未受暴冷暴热刺激之下,一般不会复发。五星黑衣卫再往上走,也就是一星银衣卫了,而五星银衣卫再往上走,那就是一星金衣卫了。

  李宗盛爱徒白安,把90后感受写成歌

  发行第三张专辑《1990s》,首度担任制作人,获五月天力挺,接受新京报专访谈创作故事  

  在2018年末的华语乐坛发片热潮中,人们并没有忽视一个温暖的女声DD白安,这位“大哥”李宗盛的爱徒,曾经用独特的发音方式吟唱着“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是什么让我不再怀疑自己”的女生,终于携最新专辑《1990s》归来了。

  距离上张唱片发行四年的时间,出生于1990年代初的白安终于首度自己担任制作人,推出了十首自生活中酝酿而来的作品,“现在的我好像比较愿意分享,写的东西也更直接,没必要再拐弯抹角地讲一些事了,”提起这些年的成长,白安笑得很淡然,“以前年纪小总是担心和害怕,现在就更勇敢了,也更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子的人了。我希望我在每个阶段都不会后悔,我也希望我可以一直对得起我的创作,希望我的音乐可以让我自己和一些人都变得更好。”

  专辑主题

  写出我这个年龄段对未来的不安与期许

  从17岁受到“大哥”李宗盛慧眼相中而签约出道,到发行第一、第二张专辑,白安一直以低调而平稳的步调行走在音乐的道路上。在第三张专辑发行前蛰伏的四年中,白安走遍了各城市的live house、咖啡馆,演出过近七十场与听众的近距离音乐会,也曾自己走进纽约地铁背起吉他对着路人弹唱起歌来,最终,她决定创作一张属于自己时代的作品。

  出生于1991年的白安,从小喜欢听王菲、Tori Amos的歌,她每天小学放学最快乐的时光,就是静静地拿着一张CD,摸着歌词本,听歌手阐述自己的故事。“其实我在做这张专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法。我并没有想传达什么了不起的大道理,只是想要写出我在当下的年龄阶段,面临到的成长、对未来的不安和一些对自己的期许,我想把这些感受写成歌,然后去分享,我相信透过这样的分享,应该会有人跟我产生一样的感受。”

  首次制作

  “大哥”李宗盛叫我压力别太大

  在《1990s》中,白安依然找来了李剑青等老友帮自己编曲录音,不过这也是白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制作专辑,从词、曲、制作一手包办,甚至帮乐手老师订便当等杂事,她都事必躬亲。“真的很累,”白安笑言,“没自己做不知道琐碎的事那么多,但累得很开心,很值得。”

  在发片记者会上,李宗盛、五月天等乐坛前辈纷纷送来祝福。白安透露,在专辑开案之初,她跟五月天阿信聊过,“当时是2018年年初,我给他听了专辑的一些歌。”但从开案到制作完成,白安都没有询问李宗盛的意见,“我在混音完母带之后才给他听,就先斩后奏。但是大哥知道我在做自己的专辑,他有时候也会问旁边人‘白安做得怎么样?’,但人都要学着自己长大,我就是想要试试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至于五月天和李宗盛的反馈,白安笑言,“阿信哥说很棒,大哥叫我压力别太大。”

  01 让我逃离平庸的生活

  词曲/白安

  让我拥有 / 狂放的自由 / 让我逃离 / 平庸的生活 / 绝不退缩 / 我想要的爱 / 尽管离得遥远 / 总会有一天 / 能喜欢这一切

  新京报:在大家看来,你的生活其实并不平庸,这首歌的创作来源是什么?怎样的生活在你眼中是“不平庸”的?

  白安: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有特别觉得我是一名歌手,或者是明星。我觉得我就是喜欢写歌这件事情,然后刚好很幸运可以把喜欢的事情当做工作,分享给大家。其实只要是人都会遇到不断重复的、同样的生活形态,我会对自己不满,对自己愤怒,那些都是我想要逃离的部分。不平庸的生活我觉得就是,每天都可以有新的启发,新的发现,不管是大或是小,但会让你感到快乐,让你觉得你这一天没有浪费,那就不是平庸。其实也不一定要做多么了不起的改变,比如说你平常每天上班都走同一条路,然后有一天换一条路走走看,也许就会有新的发现。

  07 一日一生

  词曲/白安

  十二月的尽头 / 你阳光的笑容 / 我们躺在灰蓝的地毯上 / 听着时间慢悠的晃过 / 喝着不太昂贵的酒 / 谈论理想中的生活 / 我们在青春里自卑自喜 / 这样的感觉不会再有

  新京报:这首歌是你首次尝试先写词再谱曲,是否跟阅读经历有关?

  白安:其实我也不知道,突然间就这样了(笑)。我是很喜欢读诗,其实我都会东看西看乱看一通。我喜欢的诗人是春树,不是村上春树,她是北京的一个女生,很有个性。我记得好像是在网络上看到她的作品《北京娃娃》,后来买了她的诗集,感觉很有意思。

  09 Frida

  词/Kenny Hsiao 曲/白安

  Hey its not your fault / That you were born without a start / But hey you've faced the world / With your bones and growing heart

  新京报:为什么专辑中会专门为墨西哥女画家Frida Kahlo专门创作一首歌曲?

  白安:我很喜欢她的画,还有她燃烧生命去创作的精神,我觉得这个女人很悍,生命力很强,所以我特别喜欢,很受启发。我会期许自己成为一个有用的女性,而不是在家依靠男人,而Frida一生就是很痛,因为车祸等经历了很多身体上的磨难,但她很顽强。她说过一句话影响我很深,“当你有一个很自由的想象力的时候,你还会需要双腿吗?”因为她长期都躺在床上。我就觉得很多事情都需要先有想法出现,才会慢慢地找到去实现它的方式,所以我就想把这样的精神放在这首歌里面。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毕竟龙髓这等珍贵的东西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只是前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出手,仅仅只有一个城主府的供奉出手了,其他人都没有动手,许多人还在猜测原因,他们难道都怕了这几个年轻一辈的顶尖强者不成,但是现在众人才恍然大悟,他们不是不出手,只是等在这里,与其去在混乱的情况下寻找剑令还不如在这边截杀那些得到了剑令的年轻高手,他们许多都没有将这些年轻一辈的高手放在眼里,和他们相比这些年轻一辈的顶尖强者的年纪甚至都没有他们修行年岁的零头那么多,或许他们以后会是威震一方的顶尖高手,但是现在他们还太嫩了。时至此刻,石暴额头之上青筋暴跳,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已是簌簌而下,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其想要就此抽身而退,也是再无可能之事。尉迟闯无声一笑,选了一个比较靠近大石的位置盘坐于地,随即仰头喝下了小瓶中浆液之后,冲着另外三人脸露笑意地点了点头。 (责任编辑:乔祥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