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到了下一刻,三星银衣卫趴在大石门上一动不动,方才触碰到大铁环的手臂也是无力地滑落了下来。“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无名淡淡的说道,金色的大手抓出,一把抓住了严无方的脖颈,“下地狱去后悔吧!”“大言不惭!”第五神主冷笑着说道,对于无名他自然不敢在小看,也收起了那一副俯视众生的姿态,但是他依然不觉得无名能够斩杀他,他已经祭出了所有的压箱底的绝学了。

而这个时候无名盘坐起来,丹田之中一片混沌,一个小小的星球终于形成,围绕着正中央那个绽放着无尽光芒的太阳转动了起来,每一次的转动都会带动恐怖无比的力量。“轰!”无名一个撼山印从天而降,严无方根本没有办法抵挡,“轰隆隆”的一下,几乎要被砸断了浑身的骨头一般。

  洛希极限: 天体是否被撕碎的关键词

  天文词典

  最近热播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中,有一个场景震撼人心:地球“流浪”到木星附近时,一部分大气被木星的引力吸引过去,形成一股气体流,而随着不断接近地木“刚体洛希极限”,地球的命运也危在旦夕。

  尽管严格的计算证明以上场景可能有所夸大,但洛希极限到底是什么?当两个天体靠得足够近、小于两者的洛希极限时,真的会导致天体的物质流动或者整个被撕碎吗?

  潮汐力导致天体变形

  任何物体之间都会有相互作用的引力,天体也不例外。当我们把所有物体都假定为一个大小可以忽略的点状物时,事情就非常简单:引力处于两个点的连线上。但是,两个天体间的引力,却比两个点之间的引力复杂很多:天体往往很大,不可以随意假定它们是一个大小无限小的点。这种情况下,必须研究天体对另一个天体的每个部分的力的大小与方向。很显然,天体对另外一个天体的每个点的力的大小与方向基本上是不相同的。

  这导致一个天体对另一个天体的引力可以分解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导致二者绕着共同的中心旋转或者彼此靠近;另一部分在不同方位拉扯或挤压天体,使天体变形。后者被称为潮汐力。

  我们的地球就受到月球的潮汐力,这个力导致地球上的海水在与月球的连线方向的高度比其他地方高,随着地球自转和月球的公转,海水在水平方向上流动,形成潮水。事实上,月球对地球上的大气和岩土也有潮汐作用,分别被称为“气体潮”与“固体潮”。我们的地球对月球当然也有潮汐力。

  《流浪地球》中,地球大气被木星吸走,木星大气被地球扰动,这都是潮汐力导致的气体潮。在现实中,一些气体恒星构成的双星系统中,如果靠得太近,潮汐力就会使其中一个恒星的气体流向另一个恒星。

  液体和固体的极限值不同

  潮汐力的强度与距离有关,天体之间的距离越小,潮汐力越大,天体变形就越严重。19世纪法国天文学家洛希计算后发现,当天体的距离近到一个极限值的时候,其中一个天体就会被另一个天体施加的潮汐力撕碎,这个极限被称为“洛希极限”。

  假定两个天体之间的质量差距非常大,那么洛希极限的值只与两个天体的密度与被撕碎物体的物理状态有关:将大天体密度与小天体的密度的比值开3次方后,再乘以大天体的半径以及一个倍数,就是洛希极限的值。如果被撕碎物体为气体、液体或者非常松散的固体,这个倍数就是2.455;如果被撕碎物体是很坚硬的固体,这个倍数就是1.26。后者即为电影中提到的刚体洛希极限。洛希极限是从天体中心开始算的,如果要算这个被撕碎天体与大天体表面的距离,还要减去大天体自身的半径。

  我们可以举个特殊的例子来简单计算洛希极限的具体的值。如果大天体与小天体的密度比值是1,洛希极限值就是大天体半径的2.455倍或1.26倍,那么物体与大天体表面的距离为大天体半径的1.455倍或0.26倍时,就会被大天体撕碎。

  木星光环来自被撕碎的卫星

  地球接近木星时,因为寒冷,水全部结冰。木星与地球的密度分别是1.326与5.514克每立方厘米,比值开3次方就是0.622。假设地球上的冰和岩石可以忽略、地球几乎全是岩浆和空气,那么地球靠近木星时的流体洛希极限是1.527倍木星半径。木星半径大约是7万千米,所以当岩浆和空气组成的地球距离木星表面的距离达到约4万千米时,就会被木星撕碎。假设地球完全由非常坚硬的岩石和冰构成,其洛希极限就是0.784倍木星半径,位于木星内部,因此不会被木星撕碎。正是这个原因,《流浪地球》中对刚体洛希极限的描述被不少人认为略显夸张。

  由于接近木星的地球是空气、冰、岩石与岩浆的混合体,当它非常靠近木星时,虽然不会被完全撕碎,但地壳会严重变形,导致电影中描述的地震;此外,大气与内部的岩浆被木星的巨大潮汐力猛烈扰动,导致电影中描述的岩浆喷发以及大气流失。

  尽管地球不大可能被木星撕碎,但太阳系内却经常有一些倒霉的小天体被木星撕碎并撞击木星。最著名的是1994年发生的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撞木星事件。计算机模拟表明这颗彗星与木星的距离在1992年时就已小于松散固体的洛希极限,因此它被撕碎成21个碎块,而这些碎块是相对坚固的固体,未被继续撕碎。从1994年7月16日到22日,这个彗星的所有碎块先后撞击木星。

  天文学家的研究还表明,太阳系内的一些巨大的行星不仅会俘获路过的天体,还会将一些靠得足够近的天然卫星撕碎。例如,土星的光环大多数位于土星卫星的洛希极限内,很可能是被潮汐力撕碎而成的。

  (作者单位:广西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

只是众人将手中弓弩上的箭失尽皆发射完毕之后,那道如雷般的酣睡之声却是未有丝毫停歇的迹象。一时之间,在这风高月黑的夜里,十余座大型箭塔尽皆是烈焰腾空,就像是逢年过节北野城当地之人燃放的烟花一般,绚丽多彩,灿烂至极,耀眼夺目。

  中国电影工业体系正走向成熟

  春节期间,中国电影《流浪地球》在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海外市场同步上映。上映首周,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票房合计达263万美元,创近年来华语电影海外开画最佳成绩,引来外媒和当地观众的广泛好评。《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等纷纷刊发报道,“中国电影业终于加入太空竞赛,而且在影片中看到了异于西方大片的价值观”。

  这部电影收获了口碑与票房,展现了中国人全球意识的不断增强。在综合国力不断提升的背景下,中国电影工业体系正走向成熟;围绕着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核,中国电影开始聚焦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理事长明振江认为:“中国电影历史题材多、现实题材正在崛起,但未来题材一直未有突破。《流浪地球》横空出世,极大地满足了中国观众的观影需求。”

  国内制作团队填补国产硬科幻电影的空白

  《星球大战》《火星救援》《星际穿越》……提起科幻电影,人们耳熟能详的基本都来自国外。长期以来,科幻电影一直是欧美国家占主导地位,不论是故事性还是制作水准,其他国家鲜有与之相抗者。《流浪地球》的出现,证明中国可以制作出足够比肩好莱坞的科幻大片。

  2月13日,在由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宣部电影剧本规划策划中心、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主办的《流浪地球》观摩研讨会上,国家电影局副巡视员陆亮称赞《流浪地球》的出现,具有“科幻电影里程碑”的意义,他在发言中表示:“《流浪地球》为中国科幻电影打下良好的基础,是中国科幻电影一个新的开端。”

  近年来,随着我国在宇宙探索方面的不断进步,中国科幻电影逐渐形成需求市场。在《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看来,《流浪地球》的出现恰逢其时,不仅满足了中国观众对未来的想象,也让全世界观众看到了中国人的独特思考。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认为:“《流浪地球》意味着中国电影升级换代,是中国电影从大国走向强国的一部标志性作品。”这部现象级作品填补了国产硬科幻电影的空白,值得自豪的是,这部电影的核心主创团队成员都是中国人。

  《流浪地球》上映后,原著作者刘慈欣非常激动,他说:“我最想做的莫过于把我写的小说拍成电影,哪怕就一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流浪地球》用符合科学逻辑的故事讲述,补上了此前原创科幻硬度不足的短板。

  用中国文化内核撑起具有全球视野的大片

  中影股份董事长喇培康回顾了中影股份与《流浪地球》的结缘:“早在2012年,我们就买下了刘慈欣《流浪地球》等3本小说改编权。2014年年初,中影股份正式启动《流浪地球》拍摄计划,2017年北京文化加盟,2019年春节影片上映。”一部用中国文化内核支撑的电影工业大片就这样诞生了。与好莱坞不同的是,中国科幻是把整个人类当作一个命运共同体,这也是中国科幻最有魅力的部分。

  这部影片从小家庭、小情感切入,做到了生动、细致、真实的表达,在创作手法上实现了中国电影新的书写、新的制作、新的突破。

  澳大利亚影评人特拉维斯?约翰逊发表评论称,《流浪地球》或许是2019年最好的科幻片。在他看来,这部电影摒弃了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选择了中国文化中的责任、谦卑、自我牺牲与对家庭社会的忠诚。

  郭帆说:“‘带着家园流浪’,这样的想法表现了中国人对故土的情感。正是这样的人文内核,撑起了与好莱坞科幻大片不一样的、属于中国的科幻。”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黄会林认为,该片充满着中国独有的人文追求,体现了中国人对土地的情义,既有家园情结,又透视出家国情怀。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学部长高晓虹从这部电影中看到了中华文化的底气,“这部电影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坚忍的性格和中华文化的气魄”。

  中国故事与技术在世界电影工业中脱颖而出

  随着中国电影产业化的迅猛发展,人们惊呼国产电影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准,同时为中国人能够用中国元素讲述自己的科幻故事而自豪。艺术学博士张成认为,“中国电影工业已经有了比肩准好莱坞大片的硬实力和先进的摄制技术”。

  郭帆介绍:“电影中75%的特效由国内团队完成,另外25%是韩国和德国的团队完成。其中修改次数最多的一个镜头达251次。”

  对于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中国电影人还有更多的思考。“中国电影科幻元年,不是一部电影就能开启的。未来还需要有更多科幻片面世,取得观众认同,中国科幻电影这个类型才算是真的立稳脚跟。”《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说。在郭帆看来,《流浪地球》是一次新尝试,与好莱坞科幻电影成熟的工业体系相比虽还有差距,但是已经迈出可喜的步伐,“我坚信通过不懈努力,我们一定能追赶上去”。

  中宣部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副主任陆红实指出:“《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产业转型升级的标志之作。书写方式、制作方式都做了颠覆性、创新性的表达,体现了大格局、大思维、大手笔、大主题,标志着国产电影在创作上达到一个新高度。”

  《流浪地球》观摩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不盲目使用“流量明星”,而是将资金投入到场景、道具、特效等制作层面,这是《流浪地球》为电影产业提供的成功启示。

  《流浪地球》的热映,展现的不仅是科幻类型电影的突破,更是我国综合国力的体现,在观众的好评如潮中,我们看到中国电影工业体系正在走向成熟,中国正在从电影大国走向电影强国。

  (本报记者 牛梦笛)

再加上其周身伤口血流不止,每一滴流出的鲜血,就像是一缕生命气息倏然消弭于虚无之中。不过,听老三说起夜中经历的重重危险,却都是在不明不白之中化险为夷一事,依尉迟看来,定当是家主暗中施为,倒是让我等众人睡了一个好觉了。”兴许是这家酒楼所做菜肴味美价廉分量大的缘故,是以每到了饭点的时候,总是挤满了远道而来或者随近逐便的食客。 (责任编辑:陈柯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