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自带野战粮等物,就地解决食宿等问题,切不可擅离职守,主要职责为卫戍南桥通往小荒山山顶的道路。“老子杀了你们俩这狗东西!”独远,此刻,目光一扫,第四层的次重伤者,在发现独远,魔虎王,鳄魔王的到来,情绪在这一刻,很快就稳定了下来,他们都争先恐后地站起来,特别是有些远距离的,都往这边靠拢,并且激动的气氛逐渐攀升。

许应道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搞了什么鬼。此刻,在独远踏入最高礼仪的黄金色的恭迎战车,随行,圣王身边的九位迎接礼仪队和那先锋战将国若生也是踏上了马车之上。随后独远双手轻轻一扬,所有人沿着巨大的宽阔的石道前行。

  导读

  当前各地县(市、区)党政机构改革正在加紧“施工”,机构设置过细、职责交叉重叠等问题正在逐步解决,基层事业发展出现许多积极变化。

  在基层党政机构改革中,干部人事安排备受关注。但从目前的调整过程来看,职业懈怠感、晋升焦虑感、工作迷茫感等苗头性心态,在部分干部身上有所显现。

  “一把手”批量转副职,闲差受追捧

  南方某县,机构改革前全县党政机构有60多个,改革后全县党政机构共37个,这意味着有20多个部门的一把手要转任副职。

  “已经有几位局长提出要到党史办、人防办等部门去。”

  该县县委书记认为,现在有的“一把手”想借机构改革之机卸去身上的重担,去一些清闲岗位度日。

  干部心气浮动的这种苗头,已经让一些工作不好开展了。现在一些重点项目布置下去,还要给分管领导做思想工作,不然不愿意再干。

  一些县纪委书记和乡镇党委书记对半月谈记者坦言,在此次机构改革中,一些领导干部出现明显的卸责心态。

  有的甚至将改革当做不作为的“挡箭牌”,有的“看破红尘”、不想事业,只要保证待遇就行,占着位置混日子,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为了平稳推进机构改革,一些地方采取“加长板凳”的方式,将改革前的部门负责人悉数纳入新单位的班子,争取以“时间换空间”。

  中部某县一名领导干部说,有的“一把手”转为副职后,进入随遇而安、坐等退休的状态,这对推进实际工作和培养干部队伍不利。

  借改革之机,摆脱原来压力较大工作的想法,在普通干部群体中也一定程度存在。

  贵州一名基层财政分局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由于目前从事的财会工作涉及扶贫等关键事务,风险高、压力大,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到清闲一点的部门去。

  两个“倒金字塔”,职业前景堪忧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面对本轮机构改革,一些年富力强的乡镇干部透露出对职业发展前景的忧虑,这忧虑来自两个“倒金字塔”。

  一是从上到下干部待遇呈“倒金字塔”。中部某乡党委书记介绍,与市直部门相比,同级别的乡镇干部年收入低了不少,有的乡镇副职领导情愿去市里任何一个单位做科员。

  二是乡镇干部上升空间本来就相对较小,从省到市到县,党政机构数量也呈“倒金字塔”,干部晋升“天花板”可能更为明显,干部积极性容易受到影响。

  不少县乡干部反映,机构改革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人事冻结了,想要调动工作更难了。

  一名乡党委书记告诉半月谈记者,去年自己所在的县级市没有一个乡镇党委书记被提拔为副处,部分年纪稍大的党委书记要求进城也没被考虑。

  “就看谁熬得住,熬不住的就辞职创业了。”

  多名基层干部估计,本轮机构改革的人事问题要等三到五年的时间才能消化好。

  湖南某镇镇长直言,作为乡镇干部,感觉对未来前途和职业发展走向更难以预估,容易产生焦虑感。一些差额和自收自支编制的同事还担忧自己的饭碗会不会没了。

  不确定性增加,工作迷茫感浮现

  经过职能调整,一些干部对未来工作不确定性的担忧有所显现。

  中部某县水利局局长介绍,成立应急管理局之后,水利部门的防汛办公室要划入应急管理局,但相关干部不太情愿。

  原因之一是这项职能过去并不只是防办在做,而牵扯到水利部门的多个单位。目前仅靠他们几个人很难完成好工作,未来感到有些迷茫。

  “面对机构改革的大环境,尽管广大干部能够做到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但同时又容易感觉自身渺小,尤其担心自己多年的努力与付出可能会被淹没在机构改革大潮之中,思想波动在所难免。”一名受访乡镇负责人说。

  专家表示,推进机构改革是群众所盼、时代所需,不容迟疑。与此同时,也应关注基层干部在这一过程中的心态变化。

  当下正是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需要尽快出台机构改革的配套措施,切实畅通基层干部晋升通道,完善激励机制,使他们在岗位上安心工作,肯担当、有作为。

  来源:《半月谈》2019年第3期

  半月谈记者:余贤红 向定杰 阳建

血魔老祖并未慌乱,像是胜券在握一般,不少人都吃惊,面对古族两名天骄和姜遇的围杀,他依然笃定自若,必然有底牌未出。镇妖塔第一层,虽然任何人,只要是被投入或者只要是能去镇妖塔第一层,那么是可以接近那里,因为这空旷的中心地,不是宝贝获取,财富堆积的地方,所以不必担心有人会,相反有些想不开,甚至是这数十年,达年来,有些妖魔把化妖魔池看成是圣地,因为有些人就算是死也没有见过,也是把里蜀山那璀璨夺目的结界入口当成是里蜀山的入口,反而是认为是通向天界的通道,因为那里有的时候会有光速冲天,特别是早期,第一波的妖魔类,他们衰老的很快,因为他们时常近距离接近这里。严重衰弱者会出现各种幻象。

  中新网成都2月12日电 (记者 何浠)科幻喜剧电影《疯狂的外星人》上映8天票房已经突破16亿元(人民币)。2月12日下午,导演宁浩携主演沈腾现身成都,与观众分享科幻电影幕后的趣事,两人还开启了“互怼”模式,现场笑声不断。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春节期间,坐拥《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两部大电影的沈腾话题、热度不断。现场有粉丝将其与星爷周星驰作比较,称其为“星爷”之后的“新喜剧之王”。对此沈腾谦虚表示:“首先星爷不演电影了,跟我真没关系。我觉得暂时来讲,我还真扛不起这面大旗,我觉得我还有很多路要成长,虽然年龄到这儿了,但是电影的路才刚刚开始迈步。”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不改搞笑本色,沈腾爆料自己在早上发微博称韩寒有人接机自己没人接机,结果到成都机场就看到有2个人来接机,沈腾笑称:“还不如不来。”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路演现场,已经有默契的两人开启“互怼”。沈腾调侃第一次见到宁浩“感觉导演挺像外星人,看着挺聪明”。宁浩立即回怼:“我一直在想长在笑点上的男人长啥样,是长在胳肢窝底下的男人吗?”当宁浩透露片中外星人的飞行器其实是以茶壶为灵感进行的设计,沈腾立即表示:“要不把茶壶做成衍生品,弥补票房的不足。”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活动现场。 何浠 摄

  近期《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大热,有舆论称2019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中国科幻作品受关注程度提高的一年。对此,宁浩坦言,其实中国之前也是探索过科幻电影,只不过《疯狂的外星人》大量地运用CG特效这种现代手段,“之前也有过什么像《霹雳贝贝》《珊瑚岛上的死光》,但你不能说那个不是中国电影人的一个探索,所以我觉得科幻电影第二年可能比较好。”宁浩还表示,准确说2019年应该是科幻电影发力的一年。(完)

卜算修士冷冷说道,他来历神秘,哪怕是姜遇都十分忌惮此人,他无法忘记那一天在踏进黑棺的刹那,卜算修士脸上露出的诡异笑容,其人讳莫如深,直到现在都没有显山露水,但毫无疑问,他的实力绝对可怕至极。独远,于是,道“你起来,就是!”于是,魔虎尊站了起来,灵光就那样有了,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灵光一越,闪动,最后出现了,直到最后成型。另一位妖夫长,立马,道“今天有些不对劲啊!” (责任编辑:张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