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火麟兽还有地苍火莲,足够吸引许多高手的目光了。这个时候谁冲过去,谁就是死路一条。“呃!”

而除此以外,大多数物品则是一些奇形怪状的草木植物及其怪石之类的物品,一时之间,却也看不出有什么奇异之处。“四极牢笼!”黑衣老者面色阴森,对着姜遇站立的地方一指,未见有任何异象出现,姜遇却瞬间毛骨悚然,凉到了内心深处。

  中新网2月20日电 当前脱贫攻坚工作存在哪些突出问题?对此,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欧青平20日表示,当前脱贫攻坚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也是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啃下深度贫困的“硬骨头”;而目前脱贫攻坚面临的新任务新挑战则是,集中力量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

广西侗族民众举办“逃荒文化节”喜庆脱贫。谢兴华 摄
广西侗族民众举办“逃荒文化节”喜庆脱贫。谢兴华 摄

  国新办20日上午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请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欧青平介绍脱贫攻坚工作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有记者提问:昨天刚刚发布了中央1号文件,其中明确提出把脱贫攻坚作为头号的硬任务,解决一些突出的问题和短板。请问欧主任,当前脱贫攻坚工作存在哪些突出问题,接下来打算怎么精准施策,进一步应对?

  欧青平回应,国务院扶贫办把2019年确定为攻坚克难的关键一年。一是要啃下深度贫困的“硬骨头”,这是当前脱贫攻坚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也是面临的最大挑战。“三区三州”虽然剩下的贫困人口不多,但是这些贫困人口大多是脱贫能力比较差、处于极端恶劣自然条件的地区。“三区三州”外的169个深度贫困县,贫困人口规模依然很大,占全国贫困人口比例较高,同时这些地方又集革命老区、边境地区、生态脆弱地区为一体,脱贫难度也比较大。二是集中力量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这是目前脱贫攻坚面临的新任务新挑战,也是2019年中央提出的新目标新要求。

  欧青平表示,脱贫攻坚的目标任务就是实现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标准就是解决好他们的“两不愁三保障”问题。

  根据目前相关部门统计,在“两不愁”方面,不愁吃、不愁穿问题总体不大,但是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还面临着一些突出问题。水利部初步统计,还有1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如果加上本村其他非贫困人口,这个规模会更大。

  “三保障”方面,基本医疗这方面已经下了很大的工夫,但是目前看不上病和看不起病的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一些深度贫困地区、边远地区,公共卫生、医疗服务水平还很低,甚至在一些贫困村还没有卫生室,还没有合格的医生,老百姓只能走很远的路到县城甚至到中心城市去看病,不仅医疗费用支出大,而且“成本”也很高。义务教育方面,在一些边远地区、民族地区,依然存在贫困家庭孩子辍学的问题。据教育部门统计,每年大概有五六十万孩子辍学。义务教育有保障,就是要实现所有义务教育阶段孩子接受公平的教育,这方面也面临着一些突出的困难和问题。再一个就是住房安全,现在仍然有一部分农村贫困人口住危房,所以2019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把解决“两不愁三保障”作为一项新的任务。第六次领导小组会在这方面作了全面的部署和安排,要求相关的国务院牵头部门担负起各自的责任,牵头摸清底数,出台政策,指导各省加快解决这些问题。

  欧青平指出,除以上几个方面外,还要继续解决好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转变作风永远在路上,加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提高工作能力,也是现在要解决好的突出问题。

“嗖嗖嗖”白衣少年独远纵空一掠,行踪当真是飘忽不定,自云梦府邸纵空一略身行当然是何其之快,半空之上道道白色身影影残留,却也就在最后一道残影虚留之际,纵空一掠,已然是不知所踪。“有人来踢馆了?”

  从年少成名到深陷低谷,终凭“演什么像什么”完成演艺生涯救赎

  潘粤明:明暗之间,变与不变

  本报记者 徐颢哲

  20年前,潘粤明挺瘦、挺白,演不谙世事少年郎。20年后,潘粤明胖了、糙了,开始演世故、演老练、演巧言令色。45岁的潘粤明,早不处在可以靠脸蛋儿吃饭的年纪。在这个流量小生层出不穷的年代,他想赶也赶不上趟儿。奇怪的是,当其他演员被年龄限制的时候,经历婚变后复出的潘粤明反而在表演这条路上,越走越宽泛了。

  继2017年在《白夜追凶》中一人分饰关宏峰、关宏宇两兄弟“翻红”后,潘粤明这次在《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简称《怒晴湘西》)中饰演的陈玉楼依旧没让观众失望。这部正在腾讯视频播出的作品,目前豆瓣评分7.8分,在《鬼吹灯》系列改编作品中数一数二。巧合的是,他在两部作品中的人物海报,脸上都有从暗到明的过渡,复杂角色一言难尽,恰成了潘粤明这几年人生起落的注脚。

  蜕变

  演腻了白面书生,喜欢立体些的角色

  2017年的网剧《白夜追凶》大火后,有熟悉潘粤明的观众留言:“感觉他满脸的内心台词就是‘去你的白面书生’。”“白面书生”是观众给潘粤明打上的标签,直到他2016年复出参加《跨界歌王》,节目组在屏幕上打的还是“文艺小生潘粤明”。

  拍完电影处女座《非常夏日》后几年,潘粤明的确扮演的大都是小生角色。有一回又演一个类似的角色,在片场和一手挖掘他的导演路学长碰上了。路导挖苦潘粤明说:“回头把你这几年的片子剪到一块儿,看着跟一个片子似的。”他自己也承认:“我以前对角色的理解大多数也是硬转,套一个性格上去,《白蛇传》是儒雅,《天安门》是刚毅,表演都非常表面化。”

  如今的潘粤明,对于角色有自己的坚持,不喜欢演平面化的英雄,“大家都知道这关他肯定能过。我喜欢立体些的角色,他也许能过这一关,但一定要很惨烈。”很大程度上,这和潘粤明的婚变相关,“生活中可能就是这样,英雄可能赢了,但他心里可能比输的人还要过不去,这才是真实的人。”

  许多人问潘粤明表演时如何设计《白夜追凶》中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他的回答是“猫狗大法”。“我当时就很淘气,把这哥儿俩设想成两个动物,一个猫,一个狗,演的时候心里想着这个属性,就不会跑太偏。”实际情况当然要复杂得多DD进组期间,潘粤明拍了一千多场戏,几个月的时间都是自己和自己演。

  到了《怒晴湘西》,潘粤明演绎的陈玉楼也足够鲜活DD遇事表面镇静淡定,内心常惊慌无措,哪怕中了狸猫的陷阱狼狈无比,在进门前也要背着手装腔作势。《怒晴湘西》原著的故事,有部分按80多岁的陈玉楼的回忆式叙述展开,本身就是《鬼吹灯》书迷的潘粤明,这么拿捏人物的尺度,“一个老瞎子肯定会把自己年轻的时候说得特别完美,我想把这个人物展现得江湖一点。”

  不争

  就是运气好呗,一年一部够了

  尽管经历人生起落,那种北京胡同长大的男孩特有的状态,依旧贯穿潘粤明的生活:宠辱不惊,悠闲懒散,再掺点儿孩子气。习惯宽松的生活氛围,喜欢窝在自己舒适的世界里玩,对事业和功名没太大的野心。复出后“演什么像什么”的潘粤明,被很多人夸太会“挑剧本”,他却反复强调只是“运气好呗”,“遇到好剧本,好制作团队太难得,尽力好好演,还有什么好说的。”

  出道以来,潘粤明始终没有大红大紫。1999年开始拍戏,但直到14年后,他才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往角色得来都是“戏找人”,靠的无非是业务和人缘,以及遇到喜欢的本子时,“愿意在具体条件上让步”。他曾在采访中告诉主持人何东,“如果和哥儿们同时竞争一个角色,那我就真让了,因为我觉得还有机会,况且哥儿们开心就好了。”在影视圈内的好人缘,让他在人生最困顿的时候,遇上了《白夜追凶》。

  因为这份淡定,去年席卷整个影视圈的所谓“影视寒冬”仿佛与潘粤明无关。行业里哀鸿遍野的融资困难、项目减产、投资缩水并没有体现在他的工作量上。过去这一年,他从大年初八忙到腊月廿八,以全年无休的节奏拍了三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就在新一年的大年初八,他的工作又开始了。上周末接受本报专访的潘粤明,带着明显的黑眼圈,他对自己的产量要求不高,“一年为观众奉献一部好作品,足够了。”

  细心的观众发现,潘粤明担纲了《怒晴湘西》的创意策划。实际上,2012年婚变后潘粤明成立工作室,就是想开拓演员之外的路径。他在大学里学的就是“影视制作”,摄影作业拍过不少,后来干场记,“看东西有画面感”。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是说我有多大的能力,因为全部精力都专注在表演上,其他领域还没来得及涉及。”

  真我

  每天写毛笔字,还能吼两嗓子

  工作全年无休,但从小习字画画的潘粤明却没搁下爱好。微博上隔三差五晒出的素描作品以及手抄《心经》,有的是飞机上草就,有的是拍摄间隙信笔。“不是在拍戏,就是在写字画画。”有观众这样评论潘粤明的2018年。“那不叫画画。”他纠正,“真正画画得放空自己,把自己搁在一个地方足足画上几天,有想法,有色彩,可来劲了。但我铺不开,也没时间。这都是拿硬笔瞎画,属于消遣。”

  带着画板和毛笔进组,就是潘粤明的日常,连《怒晴湘西》片头的四个字都是他写的。2015年年底,他受朋友影响拿起毛笔,再累也每天要写一张,原因是写毛笔字让自己达到内心的平静。写到2017年,他觉得光写毛笔字不行,“得配画啊,所以我就把画画也给捡了起来。”

  网友调侃潘粤明“佛系”,他照单全收。在他眼里,世界是由颜色组成的,颜色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你用自己的颜色去拼接你自己想象的世界,完成了自己的表述,这很重要。所以如果你问我,我是怎么理解‘佛系’这两个字,我觉得就是心之所至,顺其自然吧。”

“少侠尽管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小的也是在所不辞!”最终,姜遇归为平静,脸上无喜无悲,神光内隐。虽然境界并未攀升,但是神识更为强大,神秘小人可以凝聚出三道神秘符篆了,一击之下,寻常谛视期修士也要遭受重创,这是不同的法则和道痕,强大的不可思议。那三尊无敌高手没有人知道有多强,因为从来没有人逼的他们动用过全力,是全部分宗弟子的金字塔尖,然后就是以楚寻等一批高手,再次才是温世阳等人,其他人根本就不入流。 (责任编辑:刘会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