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情形的出现,自然是让其大感郁闷,惆怅不已了。“轰隆隆!”更大的轰鸣之上,扫荡全场。一道道更大的裂痕扫过剑灵广场,独远手中的宝剑慢慢深插地面,无数块巨大的大理之石在半空之中爆碎成了粉末,整个剑灵阁上的广场跳动着无数的剑灵之气,把四周照得如同白昼,一声连绵不绝的剑鸣,在整座整个剑灵峰彼此起伏。一道道难以计数的宝剑在半空之上穿梭不止,逾越而来像是前来此地顶拜,震散了半空。有的粗如水桶,有的细如筷箸,或长或短,犬牙交错,尽皆锋锐尖利,犹如剑戟之林,稍有不慎,触碰其上,虽不至于透体而过,开膛剖腹,立死当场,不过,疼痛一番,却是难以避免。

三名女子下潜之后,实在是大胆至极,借着大荒潭水清澈,竟是一路向下,直奔着大荒潭底而来。那老者最终还是没有完全躲开,整条手臂都被扫到差点没有直接被削了下来,即便如此,也是鲜血飞溅,骨屑横飞出去。

  社评:中美贸易磋商渐近“冲刺速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5日会见在北京参加新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美方代表团主要成员,对双方团队的磋商又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给予肯定,并鼓励双方在下周华盛顿继续磋商时再接再厉,推动达成互利共赢的协议。

  这是自去年中美就贸易纠纷举行磋商以来,中国国家元首第一次会见美方谈判代表团。世界舆论普遍从这次会见中受到额外的鼓舞,对谈判前景增加了审慎乐观。

  中美第六轮高级别贸易磋商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双方对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共同关注的议题以及中方关切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就主要问题达成原则共识。中方发布的信息还提到,双方就中美关于经贸问题谅解备忘录文本进行了具体磋商,这是第一次对外公开提及谅解备忘录文本,显示出双方谈判与以往不同的进展程度。

  双方商定将于下周在华盛顿继续磋商,这样的密集谈判节奏也是创纪录的。中美经贸磋商正在加速到“冲刺速度”。

  中美贸易战打了快一年,如果加上副部长级谈判,双方的磋商远不止6轮。在相当长时间里双方打打谈谈,形势胶着。去年12月1日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并就解决两国贸易纠纷达成重要共识,扭转了贸易战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升级的走势,开启了双方认真解决彼此贸易纠纷的新阶段。

  在过去的两个半月里,中美磋商团队以罕见的工作密度和强度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每次面对面谈判都受到认真对待,他们常常通宵达旦地谈判。双方团队如此投入,且规模如此宏大,对全球市场牵动力如此之强的双边经贸谈判,肯定会被历史记住。

  双方在谈谅解备忘录,仅隔一个周末就接着谈,这些信息虽然都是具体的,看似各自独立,但它们合在一起构筑起一幅画面:一场漫长的马拉松正在经历冲刺阶段铿锵有力的奔跑。

  中美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双边贸易之一,彼此的经贸纠纷由来已久,围绕纠纷的冲动看法和做法搅动了全球市场,那么两国能够创造性地达成一个21世纪双赢的解决办法吗?双方的回答不仅关系到中美经贸合作何去何从,还将影响两国如何定义彼此在这个世纪里的全面关系,以及应该如何评估当今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之间摩擦的性质。甚至这件事也会影响到人们对未来国际关系整体上的理解。

  看来中美双方都希望在3月1日前完成谈判,让落实两国元首共识的全过程精准而圆满。对两国磋商团队的这种愿望和努力,中美社会乃至全球舆论都应该给予鼓励。中美之间的问题会层出不穷,解决了旧的新的还会有,若能说到做到,按时按质解决问题,这是双方决心、愿望、理性相向而行,共筑良好结局的一次历史性实践。这对双方和整个国际社会都将形成正面示范和鼓舞。

  我们希望中美贸易磋商团队按照习主席的要求再接再厉,在下一周冲刺中不仅加速,而且要跑稳。我们相信双方仍然都还没有松气,继续保持着应对变数的思想准备。我们期待,下周的华盛顿磋商延续本周北京磋商的势头,进一步解除人们的剩余担忧。

漫漫长路二万五千里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其身旁大树之上忽地传出了一道轻咳之声。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曾提前通过微博发布提示 “王牌对王牌”节目组致歉

  2月15日,在浙江卫视播出的《王牌对王牌》中,明星关晓彤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一起再现了春晚经典节目《千手观音》。节目首播一小时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官方微博就此事发表侵权声明。2月16日,“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于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并致歉。舞蹈《千手观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纠葛呢?

  事件

  残疾人艺术团曾提示节目侵权

  根据微博发布记录显示,2月15日,《王牌对王牌》还未播出前,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已经通过节目预告了解到《千手观音》将被播出,当天15时55分,艺术团发文称:“舞蹈《千手观音》的编导是张继钢,著作权人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未经许可的演出,已经涉嫌侵权了。”

  节目播出后,23时34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正式发表了侵权声明,其中写道:“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拥有《千手观音》的版权, 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著作权人授权许可。舞蹈《千手观音》编导为张继钢,而节目字幕中标注的是茅迪芳。”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牌对王牌》发表说明并致歉

  从《王牌对王牌》被指侵权的节目片段获悉,该《千手观音》舞蹈节目介绍中提到,表演者为关晓彤和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舞蹈编导为茅迪芳。整个舞蹈时长接近4分20秒,演员服装、舞蹈效果等均与2005年登上春晚的《千手观音》节目相似。

  2月16日17时02分,“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于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

  “说明”中承认《千手观音》是著名艺术家、舞蹈编导家张继钢创作的,并提到在当晚节目播出中“特别做了介绍”。文中提到节目中出现的“编导 茅迪芳”字幕指邀请茅迪芳指导了节目排练。

  “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说明”对张继钢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致以真诚的歉意,并称目前他们已经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积极取得联系,双方良好协调中”。

  背景

  《千手观音》版权纠纷已有法律判决

  《千手观音》是中国舞蹈界的代表作品之一。2005年,张继钢编导、中国残疾人艺术团21位平均年龄21岁的聋哑演员表演的《千手观音》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获得了极高的赞誉。不过,该舞蹈的版权归属问题也引发了不少纠纷。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原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舞蹈编导茅迪芳诉张继钢、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侵犯著作权的案件。2006年9月,茅迪芳以舞蹈《吉祥天女》著作权人的身份向海淀法院起诉,称张继钢的《千手观音》与《吉祥天女》构成了实质性相似,并称因刘露是《吉祥天女》的领舞又是《千手观音》的辅导排练老师,认为二被告行为构成侵权,要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经审理,海淀法院认为,《吉祥天女》舞蹈是文工团为参加全军第5届文艺汇演而组织创作、全额投资的作品。作为文工团的编导,茅迪芳、顾晓舟参加创作是其本职工作,鉴于舞蹈的音乐、服装、灯光、舞美另有设计人员,茅迪芳只享有编导的署名权。

  法院认为,《吉祥天女》和《千手观音》的音乐、服装、舞美、灯光等因素并不相同;茅迪芳选择了两舞蹈26处部分演员的部分动作进行比较,改变了两个舞蹈的动作节奏和顺序,甚至进行错位粘贴,事实上改变了原舞蹈的内容;从静态造型来看很多动作造型并不相同,不能构成实质性相似。

  茅迪芳作为《吉祥天女》署名编导,有权主张自己的署名权,虽然刘露原为《吉祥天女》的领舞又是《千手观音》的辅导排练老师,但鉴于茅迪芳并不享有署名权之外的其他权利,且《吉祥天女》舞蹈与《千手观音》舞蹈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据此,海淀法院驳回原告茅迪芳的全部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表示上诉。

  说法

  《千手观音》可以演 但必须经过授权

  据了解,早在2005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就为《千手观音》进行了登记注册。在当年4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艺术团法律顾问庞中正表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对舞蹈《千手观音》进行版权登记,其中包含舞蹈中的具独创性的音乐、舞蹈动作、服装、头饰、首饰、舞美及灯光等元素应受法律保护。

  而舞蹈《千手观音》的名称、题材、观音形象或者不具有独创性的成分舞蹈动作(进入公有领域的)是不受著作权保护的。也就是说,通过版权登记,可以作为以后作品进行权利转让或侵权时的权属证据,进行版权登记也不妨碍他人使用《千手观音》的名称,也不阻止他人用《千手观音》这个题材再进行其他的有独创性的舞蹈作品或者其他形式作品的创作和使用以及演出。

  同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发表的声明中指出:其他艺术团体凡想表演或模仿舞蹈《千手观音》,首先应当遵守三个原则:

  第一,征得著作权人和作者的同意,并办理相关手续;

  第二,不得使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图文、音像等资料;

  第三,在进行宣传推介时,不能使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名义和荣誉诱导、误导和欺骗观众。

  文/本报记者 祖薇

  统筹/满羿

一掌拍下,仿佛震碎了虚空,金龙长啸。此外除了无名之外,华梦涵的事情也慢慢的被人挖了出来,很多人原本还不理解,为什么华梦涵会成为第六个亲传弟子,但是当华梦涵在万妖岛上的事情被传了来之后,所有人都没话说了,华梦涵的在万妖岛上得到传承,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就从真道二重一路冲到了真道九重,可想而知她得到的传承是非同小可,将来的前途几乎是不可限量。时至此刻,却听到双手环胸蜷缩于礁石之上的鱼欣儿轻颤颤呼道: (责任编辑:丛轶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