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系列的动作刹那间便完成,杨立一滚一撞一躲,最后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蜷缩在大树底下。他的外围是一只庞然大物,庞然大物的一只熊掌击打在树上,两只后脚掌围绕着杨立,而杨立正好被熊抱着!孤独就是这样,要是烦得时候,就会想要于神说话,就算是那白胡子的长辈土地爷,就算他故作听不到也要说上几句。“七百二十两!”靠近平台的一名瘦弱汉子咳嗽了一声之后,再次打破了沉默地喊道。

不消半个时辰,杨立将烤肉吃得一干二净,包括放在篝火底下烤的熊肉。当最后一块熊肉落入腹中之后,杨立又感到有丝丝缕缕的热流涌动起来,稍加运转引导,便成为了自身的元力。“哦,是么,这么久!”独远听此,若不是与曲之风有言在先,当真是“闪电“伺候。

  关键一年有何关键之举

  DD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欧青平回应脱贫攻坚热点问题

  2018年是脱贫攻坚三年行动的开局之年,全年共减少贫困人口1386万人,贫困发生率比2017年下降了1.43个百分点,连续6年超额完成千万以上减贫任务。

  2019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一年。关键一年脱贫将有哪些关键举措?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将如何推进?“两不愁三保障”领域面临哪些突出问题?在2月20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欧青平对脱贫攻坚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集中力量攻克深度贫困“硬骨头”

  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刚刚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主攻深度贫困地区。瞄准制约深度贫困地区精准脱贫的重点难点问题,列出清单,逐项明确责任,对账销号。

  欧青平介绍,2018年,“三区三州”所涉及的六个省都在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指导下,确定了详尽的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实施方案。

  为集中力量攻坚深度贫困地区,2018年中央26个部门出台了27项政策性文件。2018年,中央新增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20亿元用于深度贫困地区,占当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新增资金的60%。同时,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支援和定点扶贫进一步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

  “经过一年的努力,‘三区三州’贫困人口共减少了134万,贫困发生率下降了6.4个百分点,降幅比西部地区平均水平高3.3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欧青平介绍。

  2月13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在广西河池召开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重点就“三区三州”外169个深度贫困县的脱贫攻坚作出部署和安排,特别强调要强化工作指导和责任落实。中央2019年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新增部分主要用于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瞄准“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因地制宜指导各地发展特色产业、加快补齐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短板。

  “现在距离2020年还有不到两年时间,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难度依然很大。”欧青平说,要积极推动各地落实“三区三州”各项政策举措,同时加大对“三区三州”外169个深度贫困县脱贫攻坚的支持力度,对所有的深度贫困县、深度贫困村进行跟踪、监测、评估,继续推进贫困村提升工程,集中力量攻克深度贫困“硬骨头”。

  全面排查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

  集中力量解决贫困人口的“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是目前脱贫攻坚面临的新任务、新挑战,也是2019年中央提出的新目标、新要求。当前,解决贫困人口的“两不愁三保障”还面临哪些突出问题?

  欧青平介绍,根据相关部门统计,在“两不愁”方面,不愁吃、不愁穿面临的问题总体不大,但是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仍较为突出。

  “水利部初步统计,还有1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如果加上本村其他非贫困人口,规模会更大。”欧青平说,在“三保障”方面,解决贫困人口基本医疗进展良好,但目前看不上病和看不起病的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一些深度贫困地区、边远地区,公共卫生、医疗服务水平还很低。在一些边远地区、民族地区,依然存在贫困家庭孩子辍学的问题。据教育部门统计,每年大概有五六十万孩子辍学。

  此外,在住房安全上,仍然有一部分农村贫困人口住在危房中。“在住房安全有保障方面,目前住建部正在牵头排查,3月底前相关部门会有明确的数据、明确的工作安排。”欧青平说,有了这些底数和工作计划,各地就要对标,加大资金投入和工作力度,列出清单,明确责任,对账销号。

  欧青平表示,为保证“两不愁三保障”任务完成,国务院扶贫办还要组织专门的检查和督导,确保到2020年脱贫不留死角、不落一人。

  提升脱贫攻坚的水平和质量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攻坚克难的关键一年。国务院常务会明确提出,2019年要完成1000万以上的减贫任务,实现300个左右贫困县的摘帽。如何确保实现这一目标?如何保证脱贫的成色和质量?

  返贫是威胁脱贫攻坚质量的突出因素。“返贫率的高低、返贫人数的多少,取决于脱贫质量和脱贫工作任务的完成情况。”欧青平说,脱贫不实、脱贫质量不高,必然会造成返贫。如果没有建立稳定的脱贫长效机制,光靠政策补贴、靠发钱发物,脱贫也是不可持续、不可长久的。同时,因灾、因病和因残返贫问题也不容忽视。

  “为加强对返贫的监测,我们从今年起对所有已脱贫的贫困人口将适时开展‘回头看’,看每一个脱贫家庭是否真正脱贫,还存在哪些返贫风险,并针对每个贫困家庭不同的困难和问题,采取对应的措施。”欧青平说。

  “突击脱贫”和“数字脱贫”也是影响脱贫成色的突出问题之一。

  “未来我们会继续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对所有贫困县的退出,要求省里按照最高的质量、最严的要求来进行检查和验收。”欧青平说,省里检查验收后,中央还要抽查20%的县。2020年和2021年,还要组织对832个贫困县进行普查,对贫困人口的退出质量和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主要指标的完成情况严格把关,确保贫困县严格退出、科学退出。

  (本报记者 李慧)

“禀告家主,还有一事请家主知,三天之后,流金城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就要开始了,本届拍卖大会一共持续七天,由流金当铺牵头组织。这左右护法青兽蝮蛇,为那三头妖尊化蛇本体所化,一雌一雄,雌能噴水,雄能吐雾,都巨含奇毒,一旦沾染精钢也能尸骨无存,于九爪妖尊同为一个级别的古董妖,冠以万古毒物并称两毒。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曾提前通过微博发布提示 “王牌对王牌”节目组致歉

  2月15日,在浙江卫视播出的《王牌对王牌》中,明星关晓彤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一起再现了春晚经典节目《千手观音》。节目首播一小时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官方微博就此事发表侵权声明。2月16日,“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于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并致歉。舞蹈《千手观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纠葛呢?

  事件

  残疾人艺术团曾提示节目侵权

  根据微博发布记录显示,2月15日,《王牌对王牌》还未播出前,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已经通过节目预告了解到《千手观音》将被播出,当天15时55分,艺术团发文称:“舞蹈《千手观音》的编导是张继钢,著作权人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未经许可的演出,已经涉嫌侵权了。”

  节目播出后,23时34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正式发表了侵权声明,其中写道:“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拥有《千手观音》的版权, 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著作权人授权许可。舞蹈《千手观音》编导为张继钢,而节目字幕中标注的是茅迪芳。”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牌对王牌》发表说明并致歉

  从《王牌对王牌》被指侵权的节目片段获悉,该《千手观音》舞蹈节目介绍中提到,表演者为关晓彤和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舞蹈编导为茅迪芳。整个舞蹈时长接近4分20秒,演员服装、舞蹈效果等均与2005年登上春晚的《千手观音》节目相似。

  2月16日17时02分,“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于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

  “说明”中承认《千手观音》是著名艺术家、舞蹈编导家张继钢创作的,并提到在当晚节目播出中“特别做了介绍”。文中提到节目中出现的“编导 茅迪芳”字幕指邀请茅迪芳指导了节目排练。

  “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说明”对张继钢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致以真诚的歉意,并称目前他们已经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积极取得联系,双方良好协调中”。

  背景

  《千手观音》版权纠纷已有法律判决

  《千手观音》是中国舞蹈界的代表作品之一。2005年,张继钢编导、中国残疾人艺术团21位平均年龄21岁的聋哑演员表演的《千手观音》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获得了极高的赞誉。不过,该舞蹈的版权归属问题也引发了不少纠纷。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原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舞蹈编导茅迪芳诉张继钢、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侵犯著作权的案件。2006年9月,茅迪芳以舞蹈《吉祥天女》著作权人的身份向海淀法院起诉,称张继钢的《千手观音》与《吉祥天女》构成了实质性相似,并称因刘露是《吉祥天女》的领舞又是《千手观音》的辅导排练老师,认为二被告行为构成侵权,要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经审理,海淀法院认为,《吉祥天女》舞蹈是文工团为参加全军第5届文艺汇演而组织创作、全额投资的作品。作为文工团的编导,茅迪芳、顾晓舟参加创作是其本职工作,鉴于舞蹈的音乐、服装、灯光、舞美另有设计人员,茅迪芳只享有编导的署名权。

  法院认为,《吉祥天女》和《千手观音》的音乐、服装、舞美、灯光等因素并不相同;茅迪芳选择了两舞蹈26处部分演员的部分动作进行比较,改变了两个舞蹈的动作节奏和顺序,甚至进行错位粘贴,事实上改变了原舞蹈的内容;从静态造型来看很多动作造型并不相同,不能构成实质性相似。

  茅迪芳作为《吉祥天女》署名编导,有权主张自己的署名权,虽然刘露原为《吉祥天女》的领舞又是《千手观音》的辅导排练老师,但鉴于茅迪芳并不享有署名权之外的其他权利,且《吉祥天女》舞蹈与《千手观音》舞蹈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据此,海淀法院驳回原告茅迪芳的全部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表示上诉。

  说法

  《千手观音》可以演 但必须经过授权

  据了解,早在2005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就为《千手观音》进行了登记注册。在当年4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艺术团法律顾问庞中正表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对舞蹈《千手观音》进行版权登记,其中包含舞蹈中的具独创性的音乐、舞蹈动作、服装、头饰、首饰、舞美及灯光等元素应受法律保护。

  而舞蹈《千手观音》的名称、题材、观音形象或者不具有独创性的成分舞蹈动作(进入公有领域的)是不受著作权保护的。也就是说,通过版权登记,可以作为以后作品进行权利转让或侵权时的权属证据,进行版权登记也不妨碍他人使用《千手观音》的名称,也不阻止他人用《千手观音》这个题材再进行其他的有独创性的舞蹈作品或者其他形式作品的创作和使用以及演出。

  同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发表的声明中指出:其他艺术团体凡想表演或模仿舞蹈《千手观音》,首先应当遵守三个原则:

  第一,征得著作权人和作者的同意,并办理相关手续;

  第二,不得使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图文、音像等资料;

  第三,在进行宣传推介时,不能使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名义和荣誉诱导、误导和欺骗观众。

  文/本报记者 祖薇

  统筹/满羿

虽然这段时间他没有尝试过,但他能够隐隐地确认,如果让其现在射出一枚鹅卵石的话,那么射石的目标准确度、力度以及速度,都会比之以往有着境界上的提高。“嘻嘻,害怕什么,我才不怕什么远古巨兽那,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独远,微微一笑,大行至此,洞悉镜是“饿”得慌,还怕没有妖魔之类,现在有大军压境,那还不痛快,于是道“千尊魔,本少侠一路前来,话不多,我就陪你聊几句,你是现在受死,还是等大军压境一战身死!” (责任编辑:程师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