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就是现在不怎么看好我是吧!”无名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他也能理解白剑松的想法。滚烫的血液溅到这个红衣青年的脸上,他却没有任何不适,相反的,有几分张狂的快意,似乎在享受这种血腥的味道。两人哪里还敢在这里久待,两人一路疾飞出了这颗大星,回到了风龙城之中两人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轰!”双方再度交错而过,身影在半空中交错而过,鲜血飞溅了出来。虽然依然有大批大批的人等在府邸门外,想要进入二十三皇子的门下,趁着还没有最终分出胜负的时候加进来,好歹也是一个从龙之臣。

  【牢记嘱托 砥砺前行】

  光明日报记者 尕玛多吉

  2013年3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西藏代表团审议时对西藏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坚定不移走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发展路子,坚持不懈保障和改善民生,坚定不移巩固和发展民族团结,积极构建维护稳定的长效机制,加快推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确保到2020年同全国一道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

  6年间,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团结带领全区各族干部群众,牢记嘱托、勇于担当、主动作为,实现了社会局势持续和谐稳定,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各族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在科学发展的轨道上奋力推进跨越式发展。

  发展新态势加速形成

  2018年西藏自治区以10%的GDP增速位居全国第一,是全国唯一一个实现两位数增长的地区,值得瞩目的是西藏已连续26年实现两位数增长。在全国的经济版图上,后发追赶的西藏,犹如一辆行驶在快车道的汽车,跑出了亮丽的新速度。

  “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和旅游业的繁荣是支撑西藏高速发展的两大主要动力。”西藏社会科学院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王代远说,美丽的自然景观和独特的人文环境,是西藏发展旅游业得天独厚的条件,2018年西藏旅游人数首次超过3000万人次,旅游收入同比增长29.2%,达490亿元,通过旅游业带动经济发展呈现巨大潜力。

  除了旅游业的繁荣,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日臻完善,带来了更多发展机会。在青藏铁路通车10余年后,第二条进藏“天路”川藏铁路呼之欲出。2017年年底,在桥梁机械的轰鸣声中,川藏铁路成雅段庙子沟大桥实现了“第一梁”成功架设,标志着全长1629公里的国家“十三五”规划重点项目川藏铁路正式进入了桥梁架设施工阶段。川藏铁路建成后,原本从成都到拉萨48个小时旅途将缩短至13个小时,“藏源雅砻”DD山南、“雪域江南”DD林芝等地将随之迸发新的活力。

  “南亚大通道”建设提速。2018年,西藏举办了跨喜马拉雅合作经济论坛和第十六届中国西藏尼泊尔贸易会议,将着力改善与尼泊尔的基础设施建设连通性,加速开辟通往南亚的通道。西藏自治区主席齐扎拉称,这些都将为西藏打通南亚大通道、扩大西藏对外开放合作奠定基础,目前,从日喀则的吉隆县港口向加德满都出口的电器、纺织品和日用品持续稳定增长。预计2019年,西藏对外贸易将增长10%以上,边境贸易将增长30%以上。

  “与发展速度同时呈现的是西藏发展新动能逐步增强,创业创新活力迸发。”齐扎拉说,一条具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高质量发展路子跃然于我们眼前。

  社会综合治理实现新突破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西藏团审议时,提出西藏要“积极构建维护稳定的长效机制”。全国人大代表、拉萨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洛桑旦巴说,稳定是西藏发展的前提,只有稳定才能实现更好的发展。随着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各类人员不断增多,给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提出了新课题、新任务,已经运行5年的便民警务站是扎牢基础、维护稳定的又一创新。截至目前,西藏先后在全区7市地和所有县城建立了698个便民警务站,形成了“3分钟警务圈”,群众的安全感、满意度明显提升。

  5年来,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不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全面落实十项维稳措施,打好维稳“组合拳”,创立了干部驻村、网格化管理、“双联户”创建等工作机制,确保了社会局势持续和谐稳定。2016年,西藏综治考评首次进入全国优秀行列,各族群众的安全感位居全国前列。

  同时,西藏还坚持把社会治理的理念引入寺庙僧尼教育管理服务领域,把寺庙作为基本的社会组织,在全区寺庙实现了社会管理和公务服务全覆盖。“目前,西藏把全区寺庙在编僧尼全部纳入社保体系,政府每年补贴2600多万元,实现在编僧尼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人身意外伤害险和最低生活保障的全覆盖。”西藏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赵树明说。

  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坚持把工作重心向基层倾斜,向农牧区倾斜,向农牧民倾斜,把筑牢基层基础、提高直接联系服务群众能力作为推进民族团结进步、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环节来抓,有效地夯实筑牢了基层发展稳定的基础。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5日 01版)

“险境?只要想夺位哪里没有危险!”无名冷冷一笑说道,“这世界上哪有百分百安全的地方,就算你在路上走,都可能会被石头砸中,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一往无前才有希望!”无名一遍一遍的打着大破灭星尘拳,越来越熟,从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生疏,到后面越来越熟练,烂熟于心,收发自如。

  先给观众看特效,再慢慢培育市场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来了吗?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跨界对话:

  《流浪地球》火了。它的火爆,让很多人笃定,呼唤了多年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这次真的来了,科幻圈人士对此怎么看?南方日报特邀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了一场跨界对话。

  本期嘉宾

  李 淼: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

  林天强: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科幻创作研究者

  孙俊杰:科幻作家

  拍科幻片缺的是信心吗

  南方日报:国产科幻电影IP炒了几年,但基本没有作品激起水花,问题出在哪里?

  李淼:其他作品都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流浪地球》的视觉效果以及讲述故事的方式都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视觉效果,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林天强:我认为国产科幻电影成为“爆款”的关键,是信心、生态、资源、制作、营销。没有收获很好反响,一定是这五个因素当中某个或某些因素没有做好。例如在硬核故事、制作工艺方面,影片没有科幻感;又如业内外没有建立中国科幻的信心,当东方脸以主角身份出现在科幻片中,大家会不适应。

  孙俊杰:我们缺的不是技术、剧本,在《流浪地球》之前,我认为最缺的是信心。资本市场对于科幻作品,特别是重工业严肃题材的科幻电影能不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有非常大的怀疑。不但投资方怀疑,一些科幻小说的创作者甚至普通观众都非常怀疑。没有这样一个成功的先例,以至于整个圈内人感觉都非常悲观,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

  拍出来先满足中国观众

  南方日报:大家谈到拍科幻片,经常会强调本土化,您怎么看?

  林天强:科幻电影是基于科学想象之上的电影创作,科学是一个共同体,没有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之分,拍科幻片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这次最大的区别就是主创不同,操盘手换了。

  刘慈欣小说里所建构的世界,不分中国或西方科幻。郭帆导演改编后的故事,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是灾难中成长的经典的英雄故事设置,电影也突出了拯救地球过程中的国际合作。希望今后科幻片也没必要强调这是中国的科幻片,中国人能够拍给世界看的科幻电影,当然还需要一个过程。

  孙俊杰:郭帆导演受访时说,他拍出来的东西要先满足中国观众。想想很有道理。有很多美国大片为讨好中国市场,安排了中国人的角色,但多是没有情感的科学家形象,说着生硬的普通话,这样的“国际化”没有必要。在我们的科幻片当中,可以去大胆畅想,去呈现。至于人性,归根结底是共通的,所以我觉得不必太过计较国际化的问题。

  打破类型题材的相对固化

  南方日报:若从大环境角度分析,如何解读《流浪地球》的爆红,它对中国电影带来怎样的影响?

  林天强:首先,提振了信心。之前鉴于没有成功先例,从投资方到制作者、观众,对中国科幻电影都相对谨慎,《流浪地球》之后,创作者可以挺直腰板说,中国可以做科幻电影,而且是硬科幻电影。第二,改变了产业生态。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迅速,但不管类型题材还是利益结构都相对固化,没有给科幻留出足够的空间,《流浪地球》形成的效应是资本会认可中国的科幻类型,电影生态、利益结构、资源分配都将发生变化。这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很多科幻圈朋友说,《流浪地球》至少给科幻领域带来五年的好年景,要抓紧这个机遇,多出作品,快出作品,要出好作品。我也说过,《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工业升级换代的一个仪式,重工业电影时代到来了。

  南方日报:近年,科幻热兴起,就电影来说,也从以往的“回望过去”(古装武侠片),到现在的开始“面向未来”,您怎么看这样的变化?

  孙俊杰:我觉得这与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息息相关。我国在经济文化等领域都蒸蒸日上,大家充满了豪情壮志,才会在社会上产生一股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科幻热”。

  拍科幻片切忌一拥而上

  南方日报:“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真的来了吗?

  李淼:我非常肯定这点。我相信它会带来一批科幻大片的出现。影视圈和资本方看到《流浪地球》这么成功,很多人都跃跃欲试了。

  林天强:“科幻电影元年”本应是史论概念,不管是电影史或者科幻史。在我看来,近年所谓“元年”是被当做一个营销手段或是吸引人眼球的方法。是不是“元年”,要看未来是否连续出现好作品,资方是否持续投资拍摄科幻。而当我们非常扎实地基于科学地关心未来、讨论未来,讲述面向未来的故事的时候,哪年是“科幻元年”也就不重要了。

  孙俊杰:科幻小说是最难改编的题材。我们在历史、武侠、玄幻等题材有很多积累,但大家不知道怎么去做科幻。《流浪地球》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流浪地球》的成功,不仅在于影片本身,更在于培养了非常多的从业人员,也积累了很多的素材,从这个意义上,确实可以说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我担心的是,《流浪地球》让人产生不切实际、非常美好的幻想。万一在一两年内没有好的作品出来,大家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希望尽量调低期望值,拍摄科幻大片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要一窝蜂去拍科幻片,希望与热爱科幻、志同道合的人合作,潜心去想怎么把最精彩的东西呈现出来。

  南方日报:如何进一步提升国产科幻片的品质?

  李淼:除了《流浪地球》这样以视觉效果以及故事取胜的电影,我还希望出现像《黑客帝国》《2001太空漫游》这样更有思想深度的优秀科幻电影。我相信,像《流浪地球》这样的电影以后会出来好多部,但是要有一定的思想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沉淀。

  林天强:希望借着科幻电影的东风,更多国产科幻片能得到资本的支持,把《流浪地球》系列打造成功,同时推动中国故事、中国神话、中国传说的科幻化。

  孙俊杰:科幻电影和小说的创作差别非常大。小说可能更多地探讨人内心的纠结,但对科幻电影,观众还是更想看到波澜壮阔的大特效、大场面。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创作者在目前这个阶段要尽量收敛一点自己内心的一些科幻想法,尽量把最好的画面,最火爆的东西提供给观众,再把这个市场慢慢培育起来。

  ●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毕嘉琪 王腾腾

  ■链接

  广州一中校友是《流浪地球》的编剧之一

  从中学起就迷恋“非现实”

  《流浪地球》作为国产科幻电影,以现实世界作为入口,对未来展开了看似离奇而又合理的想象,不仅将科幻小说成功搬上荧幕,还以全新虚拟的“世界观”征服了观众。据悉,《流浪地球》由8人编剧团队完成,其中就有毕业于广州市第一中学的广州80后编剧严东旭。近日,南方日报独家采访严东旭,揭秘电影背后的创作过程。

  《流浪地球》是一部目标明确的商业科幻大片,因此需要更多核心创意人员去确保整个故事的创意,保证每个剧情点都经得住市场考验。严东旭说,编剧团队在修改每一稿时,基本上每一句对白、每一个场景描写都会经历一次迭代。创作过程中也使用了“科技手段”,引入一个专门的编剧软件来支持线上协作,不仅能统计各个角色的对白、统计场景的数量和日夜场时间,给我们提供辅助工具去画出不同角色的情绪曲线,从而让剧本的最终呈现更加科学。

  “科幻编剧”是如何炼成的?严东旭坦言,对年轻的一代来说,生活里本身就已经有了科幻的土壤,能从不同的动画片、电影中获得无穷的想象空间。在广州一中读书期间,严东旭把各种文学作品读了个遍,包括金庸所有的武侠小说、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等科幻小说。“在此之前,我的底子更多是从看希腊神话和中国神话得来的,我从很小就开始看这些跟现实脱钩的东西,被这种五彩斑斓的幻想世界吸引,所以一直钟情于非现实主义的领域。”

  未来科幻创作的“兴奋点”在哪里?

  南方日报

  像太空题材未来肯定还会有,我觉得,量子力学可能会成为一个热点,如量子通信、量子纠缠等。生物科技发展速度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而且涉及到伦理层面,不如太空类等题材更容易打开想象力,也更适合电影化呈现。

  李淼

不过随即,他还是很快恢复了平静,对于帝辰他还是很有信心的,拥有空间能力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无名虽然强的让他刮目相看,但是也还没有到要担心的时候。“真命天子,嘿嘿,这年头,谁还信命,也就是忽悠一下那些愚民罢了,谁的实力强,谁才是真正的真命天子!”“这事情就交给我了!”燕赤陵拍拍胸脯说道,虽然他现在和无名实力相差甚远,但是要轮到搜集这些资料和关系网,他却远远比无名要强的多了。 (责任编辑:园部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