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十数天过后,杨立感觉自己体内的元力澎湃如浪涛,已经能够感觉得到,这几十天的吐纳和转化,为他积累了不少元力,可是对于他顺利进阶为十重天来说,这些积累还远远不够,因此,杨立有段时间不得不进入到血祭之地的密林深处,去猎杀那些体内蕴含了澎湃妖力的高阶段妖兽。这显然是一只逃跑未遂的蚂蚁。随即其两脚颠三倒四一错步,向着流金河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据说那名被通缉的筑基修士有可能是混沌体,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其实,万劫地每一层的妖类都会有些不同,而且各种族类的妖魔修为也不在一个等级上,第七层无比沙漠的妖类这里居住的都是原生态居民,其修为都比往外层的妖类修为要高,而且可以说根本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就比方说这数亿万计的原生态沙漠蝎族,一诞生就是妖之级别。但是万劫地妖圣之间的常年征战已使这些兵源快速枯竭着,所以万劫地其他地方的原生态飞禽走兽之中的入妖蝎魔,只要这些原生态蝎类修为入了妖,那就会被遣送入沙漠之地给以最后的兵源静修,贮备兵源。不过如要判断一位蝎妖魔,是否为第七层真正的居民,还是会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点,那就是不是万劫地第七层的入妖居民一经裸露沙漠就会直接自爆。所以说,这万劫地的妖类修为往往内层的妖魔修为都要高于其他层次的妖魔类。

  感恩“后备箱的爱”(纵横)

  与其在朋友圈感动地“云孝顺”一番,还不如平时多分配一点时间给父母

  据报道,子女过完春节离开家乡之际,无数父母将鸡蛋、腌腊肉等土特产,不断往返程子女的后备箱塞了又塞。

  看一些网友晒出的话,着实让人收获感动:“在家随口说了一句吃不惯那边的馒头,老妈就特地提前做了几十个馒头让我带上”“这是我爸给我装的葡萄干,家里种的葡萄一滴农药没喷过,吃起来特别甜,特别放心”“打开后备箱一看,满满一车,大米、油盐酱醋,生怕我在外边受委屈,泪目”……

  儿行千里母担忧。满载于后备箱的,不是鸡、不是鸭、不是馒头和葡萄干,而是父母的爱。正因为此,“后备箱的爱”才戳中人们的泪点,也引人反思:父母对子女的爱虽不求回报,但做子女的真就不用回报父母了吗?

  近些年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子女,给予了父母物质上的满足,却忽略了情感抚慰;注重了父母的身体健康,而轻视了心理关怀。如有些子女常年不回家,电话也没一个;有些子女每年定时定点拿点钱,就算完成了“任务”;还有些子女谈及父母总是心生愧意,然后就止于心生愧意……他们都忘记了,除了送钱送物,还要在精神上、情感上、心灵上,对父母进行关爱与慰藉。

  当真是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有人摆出现实困难DD不是不想尽孝,而是问题太多。有地理原因,回家太周折;有收入原因,回家成本太高;还有工作原因,探亲时间过短,等等。这些原因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但为什么同样的困难,在遇到父母时就变得难以克服?如果你尚处于热恋,你是否远隔千山仍会飞到她(他)身边?为什么一遇到父母,我们就把分配给他们的时间变少了呢?因为知道他们不会埋怨,因为相比父母的无私,我们的爱计算得如此精细……其实,对于“后备箱的爱”,与其在朋友圈感动地“云孝顺”一番,还不如平时多分配一点时间给父母。

  能回家的时候,就帮父母洗洗衣服、扫扫地;不能回家的时候,电话多打一次,微信多发一个;听妈妈讲那过去故事的时候,少那么一点不耐烦;言语产生冲突的时候,忍住嘴不要老去顶撞;充分支持父母的业余爱好,别拿你所谓的新观念去讽刺和嘲笑;教会他们不要受骗上当……其实父母对子女的涌泉之恩,子女若能滴水相报,他们真的就很满足了。

  从我们嗷嗷大哭着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开始,父母就用最大的关爱为我们遮风挡雨。每一次回家,从塞满的后备箱都能再次感受到无私之爱,那么,我们真该从父母的角度去想问题,宽父母之怀,尽量把欢笑带给他们,告别“云孝顺”。

  (摘编自2月13日《四川日报》,原题为《拿什么回报“后备厢的爱”?》)

张 雨

张 雨

见杨立满脸狐疑的抬起头来,器灵嘴角微微翘了翘,似笑非笑地继续解释:“你可曾见过如此通透的玉石,你可曾见过通透的玉石里面还有雨雾飘荡?”器灵的两个发问,得到的回答是杨立轻轻地摇头,但是年轻人的眼睛发亮了,等待着下文。“徐管事,就是这厮,不但伤了我,还将李亏少爷都打伤了。”那名被姜遇拍飞的恶仆指着姜遇,直到此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败在一名筑基修士的手中,对方仅仅是一掌就将他拍飞,让他颜面无存。

  茅子俊 面对落差,善于自我开解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秦王孙,外表看似温柔儒雅,风度翩翩,却心机颇重。他虽然作为质子被扣赵国,受尽颠沛流离之苦,却巧妙地借用吕不韦之手一步步登上秦王宝座。

  该剧播出后,对于很多人拿《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做比较,茅子俊说二者其实风格完全不同。

  入行已经近十年的茅子俊坦言,其实自己早几年拍戏更多是为了“生活”DD从刚演戏就收获了一波粉丝,到经历长达半年多的时间无戏可拍,一直把自己心态调整得很好的他,也不忘自我调侃,“其实那些都是虚的,我是个很善于开解的人。”

  新鲜问答

  新京报:会担心《皓镧传》被拿来和《延禧攻略》做比较吗?

  茅子俊:《皓镧传》和《延禧攻略》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没有太多可比性。我觉得于(正)老师的作品从来不会重复,因为他觉得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新京报:你入行到现在经历过所谓的低谷期吗?

  茅子俊: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差不多6个多月没戏拍,就会有一些着急。那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三年,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压力,主要是父母总说,你怎么还不去工作。

  新京报:所以你更享受不工作的状态?

  茅子俊:不不不,我其实挺喜欢工作的,比如我在横店每天5点钟起床,洗个澡6点半到化妆间开始化妆,晚上拍完戏收工,看会儿剧本睡觉。拍戏能够让我的作息变得正常,如果不拍戏,我可能就不知不觉到12点还没睡,是拍戏拯救了我的作息。

  新京报:现在的娱乐圈会有各种形式的出道,更多非科班出身的人涌入到这个行业里,你会觉得这是种压力吗?

  茅子俊:这个我真的不太了解,因为我家没有电视机,我也不看电视,网上的信息也很少看。我知道某档选秀节目比较火,但,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吧。

  1 为赚零花钱大学抽空拍广告

  茅子俊从小就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一般回家先把作业做完,再去玩。”他学习一直很好,高中还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的“竞赛班”。“我不太偏科,各科成绩都差不多。就觉得把自己的功课做完,大家都省得麻烦,玩也玩得更痛快,所以也没人说让我怎么样,父母也不是特别管我。”

  因为身处“竞赛班”,所以在学习上的竞争压力还是挺大的,“我当时在‘生化竞赛班’,是专攻生物跟化学的。特痛苦,因为每个人哪怕是下课时间,都是在座位上做竞赛题,即便是上体育课,大部分同学会上到一半跑回教室做习题。”茅子俊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这些同窗,“大家成绩都特别好,如果我成绩不好,会觉得很丢脸。”

  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茅子俊从来都没有长远的规划,比如未来自己会做什么,“高中三年只是希望最后能考出一个好分数,以后干什么都没想过。”

  正因为高中太辛苦了,考上大学后,茅子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等到期末考试前一个礼拜,晚上也不睡觉,就躲在厕所里补课,突击。”

  除了对未来没有规划,茅子俊对自己的生活花销也从不规划,“我经常是把我妈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一个星期就花完了。”花完就跟同学们借,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和姐姐要。

  恰逢此时,有个朋友推荐茅子俊去拍广告,其实最开始茅子俊也没觉得自己能行,就是想赚点零花钱。“第一次是去安徽拍啤酒广告,大概给了我600多。就是在一个办公室里,让你喝酒,这就是唯一的印象了。”后来,业务慢慢多起来,茅子俊经常偷偷出去拍广告,“晚上都是爬窗户回的寝室。”

  2 入行就和林心如演对手戏

  拍广告期间,茅子俊签约了经纪公司。某次,公司说横店要拍一部戏叫《美人心计》,需要一个长相帅气的皇帝,“他们问我能不能去,我说可以呀。”到了横店,见了副导演,“他看了一下,就说行,用他吧。”

  稀里糊涂进了影视圈的茅子俊最初也懵,之前拍广告的经验几乎全都用不上,“完全就是两个行业。”《美人心计》里,茅子俊总共有四场戏,一场是打戏,两场是和林心如的对手戏。“一上来,就让我拍打戏,我就胡乱打一气。”也正因《美人心计》,他结识了林心如。

  戏拍完了,茅子俊就回学校继续准备毕业论文,并且一如既往地拍着广告,“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外面拍广告。我是半夜12点跑回来,睡了几个小时换上学士服,去参加的毕业典礼。”

  后来,林心如的公司筹备《倾世皇妃》,“她说我可以来试试演她弟弟,我就来了北京。”茅子俊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从而签约了林心如的公司。2015年约满后,他转签了新公司,“我觉得换了一个新公司是一个新的开始,既然你做演员,就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要对自己负责,对你的粉丝负责。”

  3 曾接过一些“不太行”的戏

  刚开始拍戏时,茅子俊一直认为只要是演员,拍完一部戏就应该会有人喜欢,“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

  那会儿,茅子俊刚拍了《宫锁心玉》,“播出后确实还有挺多粉丝的,还收到了湖南卫视的邀请,让我去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但是我当时没有概念啊,也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火’。”

  在那之后他也拍了一些没有反响的电视剧,“我心态上还可以,也没什么落差,因为我觉得其实那都是虚的。我是一个挺能自我开解的人,非常能。”

  经过了这些年的磨炼,茅子俊自称现在对每一部戏的预判非常准,“有时候,我自己选的剧本和角色,想着一定能被大家喜欢,结果出来的确是。有时觉得这个角色演了还不如不演,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一切。”

  他承认,以前也接过一些自己觉得“不太行”的戏,“但现在我觉得人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放飞自我一下挺好的。”

  比如《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的角色,就是他非常看好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有谋略的人,前期温文儒雅,后期变得腹黑,是有转变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至于交代?要什么交代他们之间本来就是敌对多个合作,算的上是死敌,只是面子上还过的去罢了。第八层的水晶通行基塔的构建也终止于各大圣域的各方传送圣域之门的临近城市。“无妨,别看他是半步先天境界,但是和我比差远了,我杀他简直不比杀一只蝼蚁要困难多少!”柳姓青年有些不耐烦了。 (责任编辑:王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