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回家途中两名巫老都很不凡,一人手持石盾,上面布满裂痕,像是随时都要碎裂,青衣女子的这道攻击太可怕了,哪怕是羽化期修士都会在瞬间神识俱灭,然而石盾却抵挡住了那道可怕的杀机,并未因此破损。山顶部是一个方圆千余丈的平台,平台上大概有数十座大小不一的木石之屋。

不远处,杨立躲藏在补天石之内,心里暗暗叫苦,虽然自己前段时候确实被老妖怪给放在了龟蛋一起,然后才趁着海潮又回到了幻海湾,一起进入海水当中的,当然也有不少龟儿子。这场激战持续了很长时间,外面天光大亮,不少人已经心存去意,刚才的那一刻,很多人都感受到了致命威胁,若是瑶池圣主出手再晚片刻,也许还会有修士罹难,面对幻魔这种存在,除了那些名宿和雄主外,没人敢确保能够活下来。

  中新网2月21日电 “西北工业大学”微信公众号20日发布《深切缅怀胡沛泉教授》一文称,中国著名工程力学与航空专家、教育家,国家首批二级教授,西北工业大学资深教授,《西北工业大学学报》创始人及主编胡沛泉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19日20时50分在西安逝世,享年100岁。

图片来源:西北工业大学微信公众号
图片来源:西北工业大学微信公众号

  胡沛泉,男,1920年6月生于江苏无锡,1940年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获土木工程学士学位,1941年于美国密歇根大学获土木工程理学硕士学位,1944年获该校工程力学博士学位。胡沛泉于1948年放弃美国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回国后先后受聘上海圣约翰大学、华东航空学院、西安航空学院教授,并于1957年受聘西北工业大学教授,曾任学校基本理论研究委员会副主任、科研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教务部副部长、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西北工业大学学报》主编等职。

  文章指出,胡沛泉先生一生甘为人梯,为中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及高层次人才的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作为创办人之一,他倡议建立了西北工业大学工程力学专业,使学校成为全国最早开展力学专业教育的高校。经其提议,学校1961年在全国较早创建研究生班,发现和培养的一大批优秀人才成长为航空、航天、航海及其他相关领域的院士、博导、总师等知名专家学者,擎起了祖国国防科技事业的一方蓝天。

  文章称,胡沛泉先生一生勤勉敬业,以《西北工业大学学报》主编之责,呕心沥血、勤耕精作六十余载,力主学报国内外公开发行,精心打造特色品牌,使之成为我国最早一批进入《工程索引》的高校学报。直至鲐背之年,先生仍亲自指导论文写作,坚守学报工作一线,殚精竭虑,为学校学术水平、学术声誉的大幅提升和国际影响力的显著增强,作出了突出贡献。

  文章表示,胡沛泉先生的一生,是为中国高等教育事业不懈奋斗的一生,是为推动学校教育发展鞠躬尽瘁的一生。先生虽已离去,但他淡泊名利、谦谦君子的风范宛在,他严谨务实、孜孜以求的精神永存!

“你前去回应,说本将军即刻就前往!”“轰!”拳爪狠狠撞到一起,无尽的真气碰撞,爆裂出恐怖的旋风席卷开来。

  1月11日上映今日下线 3D版年底亮相

  好评助推“白蛇”升级

  在刚刚出炉的“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2019年春节档调查”中,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的满意度紧跟《流浪地球》,排在所有影片的第二。自1月11日上映以来,影片就凭借超强的口碑和用心的制作,实现票房逆袭,目前累计票房已超4.3亿。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宣布,今日零点结束该片2D版放映,同时开启影片3D升级版的制作,预计今年内跟观众见面。

  主创团队皆来自中国传媒大学

  “《流浪地球》作为科幻电影,树立了一个新标杆;《白蛇:缘起》作为动画电影,实际上也是一个新的标杆。这两部电影背后共同的东西,都是体现了真正的大国工匠精神,都是花了好几年时间精雕细琢打磨而成。”在日前举办的“白蛇现象:中国动画电影的学院派和工业化”主题研讨会上,电影频道总编室主任董瑞峰对这部动画电影的意义给予了高度评价。

  与真人电影相比,动画电影的制作更加依赖技术和流程。很多与会专家认为,一个国家的动画电影制作水平一定程度反映了电影产业的工业化和现代化程度。此次《白蛇:缘起》终于让喜爱动画电影的中国观众看到,自己国家也可以创造如此高水平的动画电影。这一标志性的成就也被专家们看做是《白蛇:缘起》之于中国电影产业和工业化的重要意义。

  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于洲介绍,《白蛇:缘起》的预算大约是1000多万美元,只有好莱坞动画电影的1/15到1/20,但成片的品质已经接近或媲美好莱坞。在他看来,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效,一是源于追光动画人的坚持努力和不断改进,二就是和高校的深度合作。

  追光动画作为中国领先的动画电影公司,很多主创成员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白蛇:缘起》从导演、制片人、作曲、配音、后期到宣发负责人,都是中传毕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白蛇:缘起》作为一部成功的国产动画,是一次“学院派”的专业性融合中国电影“工业化”的绝佳范例。

  中国传媒大学校长廖祥忠表示,他对中国动画电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因为教育界这些年已经为业界储备了大量人才。他谈到,过去常常有人质疑,中国现行教育体系下培养不出艺术大师,这主要是源于我们的功底和世界眼光都远远不够,为此,中国传媒大学在今年艺考初试中率先设立了文史哲考试,就是希望提升艺术生的文化底蕴,“这会对未来的艺术教育产生重大影响,同时也对未来的行业产生巨大的推动力”。

  传统故事需要创造性的挖掘

  《白蛇:缘起》中对于传统文化的深入研究,以及与现代元素的创造性融合也可圈可点。

  首先,《白蛇:缘起》是对中国传统民间传说的继承和发扬,很多专家们在发言中提到了这一点。“白蛇传”的故事在中国流传已久,而《白蛇:缘起》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第一次将视角投向白娘子与许仙的前世,富有创造性地从传统文化中找到有趣的故事并结合充分的想象力,将“白蛇传”这个经典IP原本的内涵进一步发扬,让当今年轻人与这个经典故事产生共鸣。

  作为创作者,导演赵霁谈到,对传统文化的挖掘是团队的创作初衷。同时他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用全新的视角去讲好传统故事。“比如,从人妖相恋,可以看到关于阶级、种族这样一个矛盾下的爱情观,这是全球性的主题。我相信每一个时代的故事一定是给当下那个时代和社会看的,我们也希望自己讲出来的故事能够有年轻人喜欢。”

  该片的另一位导演黄家康来自香港,他认为,虽然好莱坞有很多优秀的动画作品,也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但我们的年轻观众其实也很期待看到自己熟悉的题材。在他看来,中国有很多传统故事题材有待于动画电影人去开发,这也是他未来会继续追求的方向。

  《当代动画》杂志副主编张文燕表示,传统故事群众基础广泛,但这也意味着改编难度更大,“未来的《白蛇2》怎样找到一个新的跟当代观众的切入点,我是非常期待的”。同时她也强调,不管用什么表达方式,中国文化的内涵是不能舍弃掉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影片中精美绝伦的中国风,也获得了广大观众的肯定。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孙向辉表示,《白蛇:缘起》中诗意化的场景,让她看到了中国动画电影复兴的曙光。“《白蛇:缘起》表现出一流的技术水准和专业能力,令人惊叹。”她认为,影片更可贵之处是对诗意的探索,“主创大量吸收了中国美术的精髓,和西方动画产生了不同的趣味,这是中国动画的一个重要的美学贡献。”

  3D版将是全方位的提升

  自上映以来,《白蛇:缘起》得到了观众的肯定,也收到了很多观众的反馈,他们遗憾电影没有制作3D的版本。王微表示,白蛇项目启动时,追光内部就对制作2D还是3D版本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本次的3D升级版,追光计划将《白蛇:缘起》的盈利投入回影片以让它更加完美。这一举措既是回馈观众们的强烈要求,也是追光动画的一个全新的挑战。升级版不仅仅是简单的3D制作,而是全方位提升电影的视听效果,将电影的魅力通过更精良的制作发挥到最大。

  不同于真人2D电影的3D转制,《白蛇:缘起》的3D制作可以说是从头来过。据电影专业人士介绍,真人电影如果拍摄时使用普通单眼摄像机,那后期的3D效果只能依靠画面内的图像分层达到立体效果。而真正3D电影的拍摄是同时使用两架摄像机,模拟人的左右眼同时拍摄。此次《白蛇:缘起》的升级版3D,便是补齐“另一只眼”的全部镜头,达到高水平的3D效果。

  除此之外,电影还将从剧本阶段开始,重新调整电影方方面面的细节。结合《白蛇:缘起》公映后的各方建议,主创们会对电影的剪辑细节、配音、声效、配乐等各个环节进行重新调整。所有的这些努力,就是力求让这部电影在保持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在制作的各个环节焕然一新,做出一部真正的3D升级版“视听盛宴”。

  本报记者李俐  

因为此地如果不是用小鸟做实验的话,那么杨立用一把石灰也可以将怪物显形,而且要是不用水洗的话,怪物的身形纵然是如何隐藏,也是藏匿不住的,因为杨立唯一要做的,便是将石灰撒向怪物,那斯便只能以一个白色的躯体现行出来了。纵然是杨立出去修行这么多年以来,这条大黄狗对于杨立家依旧不离不弃,即使家里没有东西给它吃,它仍然坚持在那几年的饥荒年里,还从山上打一些小猎物下来给杨立家里补充粮食,这一切杨立的阿妈都告诉了杨立。为首一人是一位白衣少年,此人仍旧是霸气无形,左侧一位,已经是冷艳惊绝,致人于千里之外。右侧一位黑衣少年,我行我素,侠气彰显。 (责任编辑:陈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