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不觉拿了一点在鼻子里嗅嗅,却还是没有闻出任何味道。想去问黑暗中的高迎和朱趴,但是杨立的神识告诉自己,那两家伙分明此刻正紧紧地贴在洞壁之上,模样虽不是很紧张,但那种姿势却犹如如临大敌,杨立感觉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小弟,你真是太厉害了!”一道身影蹿了过来狠狠的在他的肩头捶了一下,无名也不躲裂开嘴笑笑。他只知道这里面肯定另有文章,至于是什么文字写成的文章杨立根本一无所知,但他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也就是风扬大人要求他做的,恐怕同这一团邪恶的物质脱不了干系,要想解开这个谜团的话,也许还要自己亲身去体会。

有何惧哉?“是,僧爷!”帝都大狱之外,两位隋朝士兵当即领命道。

  本科高校转向应用型,升级还是降格?
  专家表示:应用型转向也能办成高水平大学

  ■南方教育智库特邀专家

  卢晓中: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

  冯增俊:中山大学教育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

  凌靖波: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党委书记

  刘明贵:岭南师范学院党委书记

  张清华: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党委书记、校长

  喻世友: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校长

  近日,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明确未来5D10年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规划,到2022年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要向应用型转向。

  这份方案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讨论:本科高校为何转、怎么转?转向应用型后,本科高校是升级还是降格?广东作为职业教育大省,从2016年开始探索普通本科高校转型试点,目前进展如何,有什么机遇与挑战?14日,南方教育智库独家采访省教育厅、试点高校负责人和专家学者,解读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背景下的广东行动。专家表示,应用型转向也能争创一流,办成高水平大学。

  哪些会转向?

  “国家把职业教育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这对于以培养职业教育师资为办学目标的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看过《方案》后,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凌靖波惊喜地说。

  就业结构失衡,倒逼高校改革,地方本科转向应用技术型大学也被视作结构调整的切入点。2015年11月,教育部、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向的指导意见》,明确推动部分普通本科高校转型发展。次年,广东也开始试水,明确要求全省大部分普通本科高校(含民办高校和独立学院)原则上均要通过学校整体转型或部分二级学院、部分学科专业转型的方式,主动向应用型高校转向。同时遴选了广东金融学院等14所转型试点高校,其中包括8所公办高校,6所民办高校,引导本科高校分类发展、内涵发展、特色发展。

  岭南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刘明贵认为,作为地方高校一员,要站在高等教育发展全局谋划发展,为高校应用型转向提供成功样本。

  怎么转向?

  广东试点两年多来,试水成效如何?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转向后的应用型本科高校要转变办学思路、调整办学模式,围绕我省产业转型升级、粤东粤西粤北地区振兴发展等重大战略,加快建立人才培养、科技服务、技术创新、万众创业的一体化发展机制,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譬如,试点高校广东金融学院明确应用型金融品牌大学的发展定位,大力推进学科专业建设向应用型转向,开办了全国首批、广东首个互联网金融专业和广东首个精算学专业。试点高校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成立珠海市吉珠中小企业先进技术研究院,这是珠海首家为解决中小微企业共性技术而成立的新型研发机构。

  “应用型大学同样可以办到一流。”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党委书记、校长张清华表示,学校转型发展的目的就是提高学校人才培养质量,提高学校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和水平。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校长喻世友说,该校通过转型试点,多个院系逐步形成了有自身特色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学校投入近1400万元,用于支持商科和工科2个重点学科建设、7个应用型专业课程群建设、会计学等3个专业进行专业认证,“一带一路”跨境电商创新发展研究中心等产学研用平台建设。

  是“降格”吗?

  多年来,普通本科高校对向应用型转向的重要性逐渐达成共识,但社会上“职教不如本科”“转型是降格”“应用型就要抛弃科研”的观念还需要努力扭转。

  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直言,目前部分本科高校、教师、学生及公众对“转型发展”存有疑虑,人为设置了障碍,未能从“要我转型”到“我要转型”发生实质改变。

  中山大学教育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冯增俊说,此次《方案》提到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向,是大势所趋。“早在2014年曾提出全国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转向应用技术型,就业质量低倒逼部分地方本科‘非转不可’,《方案》更加系统全面提出改革要求。”

  也有专家认为,讨论应用型,应该看到本质,应用型最重要的内涵是让培养的学生更符合社会的需要。大学的办学水平不是体现在办学定位上,而是体现在服务于定位的水平上。

  “向应用型转向当然不是降格,相反是在推动学校直面现实,考虑自身如何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如何更好回应产业需求。”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卢晓中认为,应用型转向是社会发展的客观需求,更涉及到普通本科高校自身生存发展。

  ■专家声音

  职业教育改革是广东的一场“及时雨”

  “《方案》是广东职业教育发展、产业转型升级的一场‘及时雨’。”冯增俊说,此次改革“动真格”,将进一步优化广东作为职业教育大省的办学格局。他认为,广东职业教育要抓住改革机遇,克服“重文凭轻技能”的惯性模式,并逐渐探索符合职业院校办学规律的发展通道。“要畅通升格渠道,让办得好的职业院校沉淀基础、凝练特色,升级成为技术大学,扎实提升广东职业教育质量。”他还建议,广东要发挥产业与高校合作优势,鼓励企业办学,培养行业急需的技术人才。

  卢晓中认为,“可能有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向、打通现有高职院校升格通道两种途径,广东职业院校迎来发展机遇。”他还提到,《方案》明确要向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向,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向,这一做法将更有利于产教融合,使职业教育真正深入生产一线解决实际问题,培养需求人才。

  南方日报记者 杜玮淦 姚瑶 吴少敏

“大夏皇女和大商皇子呢,自进入仙园之后未曾有人见到过他们。”凝视着,那是一条身长上百丈长的黑色巨蟒,浑身通体黝黑,两只巨大的眼睛犹如是磨盘一般大小泛着猩红色的光芒。

  多家明星工作室登上东阳“纳税榜”
   统计显示顶尖企业纳税额下降 张艺兴工作室纳税近2000万元

  昨天,浙江省金华市下辖东阳市通过社交平台“东阳发布”对外发布了“2018年度纳税大户企业名单”,其中对“纳税十强企业”、“纳税超五千万元企业”、“纳税超千万元企业”、“纳税超五百万元企业”等分别予以通报。不过,或许正是这份名单引发了太多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傍晚再度登录“东阳发布”时,发现这份纳税名单已经被删除。

  多家明星工作室“登榜”

  根据这份纳税榜,张艺兴为法人代表的东阳横店张艺兴影视工作室纳税1913.62万元,杨幂为法人代表的东阳横店杨幂影视工作室纳税1553.33万元,景甜为法人代表的东阳横店景甜影视文化工作室纳税1043.73万元。除了这三家纳税超千万的明星工作室外,华晨宇、迪丽热巴、鹿晗、秦俊杰、刘涛、靳东等明星担任法人代表的工作室,去年纳税额也都超过了500万元。榜单显示,华晨宇的工作室纳税额为792万元、迪丽热巴的工作室纳税666万元、鹿晗的工作室纳税634万元、秦俊杰的工作室纳税567万元、刘涛的工作室纳税548万元、靳东的工作室纳税533万元。

  此外,在东阳市昨天发布的“纳税超亿元企业”名单中,王中军和王中磊的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位列第五,2018年度纳税3.26亿元;制作出品了《北平无战事》《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多部大热影视剧的东阳正午阳光有限公司排名第九,去年纳税额为1.29亿元;编剧于正持股63%的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位列第13位,去年纳税额为1.01亿元。

  明星企业去年纳税额下降

  虽然这些明星企业由于可观的纳税额吸引了眼球,但事实上,相比上一年,这些顶尖企业的纳税额反而有所下降。据统计,华谊兄弟2017年的纳税额达到了3.63亿元,2018年的额度其实有超过一成的降幅。东阳正午阳光有限公司去年的纳税额更是比2017年缩水一半以上。包括运营多家电影院的横店影视去年的纳税额也有约8%的下滑。

  整体来看,去年东阳影视行业的纳税情况呈现出上纳税榜的明星数量和纳税总额明显提升,但是顶尖企业的个体纳税额下滑幅度也较大。对此有税务人士评价,其实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去年影视市场的大环境使得行业整体税收出现调整,但是随着影视行业税收监管的加强,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影视企业纳税更加规范,增加了行业税收总量。

  “纳税榜”现身半天后被删

  由于拥有横店影视城这座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东阳当地的影视产业聚集效应明显,众多知名一线明星在内的一大批艺人均在此设有工作室。根据东阳市政府公开的信息,横店影视文化产业从1996年起步,目前已成为全省乃至全国当之无愧的“排头兵”。截至目前,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已吸引近1200家影视企业入驻。

  正是基于在全国影视行业的影响力,在去年开始的影视行业税务整顿中,东阳也成为了一个敏感的地方。去年9月初,横店当地的影视工作室陆续收到了来自东阳市税务局下发的税务事项通知书。通知显示,依据《个体工商户税收定期定额征收管理办法》,影视工作室已不符合个体工商户税收定期定额管理条件,2018年6月30日起将终止定期定额征收方式,要求影视工作室45天内按照定额终止前执行期内每月实际发生的经营额、所得额向主管税务机关进行分月汇总申报。终止定期定额后,征收方式将改为查账征收。

  据了解,定额征税是税务机关对于一些账目资料、收入凭证、费用凭证难以完整收集的行业实施的定期定额征税的制度。对影视行业税收从定期定额征收改为查账征收方式的这一举动,在本就敏感的影视行业税收整顿中,立即被视作一个重大信号。此后,当地税务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这只是其内部做法,不代表其他地区的政策。

  北青报记者昨天傍晚再度登录“东阳发布”时,发现这份纳税名单已经被删除。不过,在昨天东阳市发布的《2019年全市干部大会表彰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内容中,在“纳税超亿元企业”名单中还可以看到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东阳正午阳光有限公司、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名字;在“纳税超五千万元企业”名单中还包括了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新丽电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等影视行业企业。不过,这份名单中没有显示相关企业的纳税额。

  文/本报记者 张钦 统筹/余美英

“石府赳赳!不死不休!”“左兄,务必动气,以免真气溃散!”独远言必,出手瞬间封印了左泰文体内的几处生死大穴,只要无外界之因,可真气自保,一两个时辰过后就可恢复行动,那时保命自然不成问题,但若是眼前之人心意已决,那也就另当别论了。他只知道这里面肯定另有文章,至于是什么文字写成的文章杨立根本一无所知,但他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也就是风扬大人要求他做的,恐怕同这一团邪恶的物质脱不了干系,要想解开这个谜团的话,也许还要自己亲身去体会。 (责任编辑:宋园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