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嘞,有嘞,咱这摊上卖的是羊肉面,二十文一碗,肉儿鲜,汤水正,面条筋道,客官来一碗尝尝吗?”六旬老者脸现笑意地招呼道。“不可能的!”第二神主嘴角不住的淌血难以置信。两人瞬间就踏过了浪花,已经径直冲到了最跟前,两人几乎可以看到对方脸上所有的表情。

“看来欧冶先生已是将石府军事力量的底细摸得差不多了,呵呵,正如老先生所说,石府近卫军和石府游侠特战团现在列装的都是制式常规武器装备。海大龙携一众船员俯首叩拜,恭祝天妃神吉祥安康。”

  “寻?年”引发海内外网友情感认同
  海客视频讲活中国故事(网上中国)

加拿大华侨上传的当地华侨华人春晚视频截图

  (海客视频网友:佳子)

  国内网友上传的过年视频截图

  (海客视频网友:谢大侠)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总领事张平在新春之际,向全球华人表达新年祝福;明星吴亦凡唱起浓郁中国风歌曲《天地》恭贺新春;海内外网友拍摄短视频,从年夜饭、归乡路到春节见闻,精彩纷呈……这是海客视频今年1月21日推出“‘寻?年’全球华人团圆年短视频征集活动”中的生动景象。春节前后,海内外网友积极参与活动,发布了大量新春短视频。

  以新形式激活传统文化

  当下最火爆的传播方式非网络短视频莫属。海客视频推出的“寻?年”活动一大亮点是用短视频这一新兴形式联通传统文化。在内容设置上,活动推出“寻?中国故事”“寻?中国红”“寻?中国味”等七大子主题,丰富了活动内涵。在传播形式上,活动通过海客视频APP(应用程序)、微博、微信、人民日报海外版等融媒体渠道进行多元传播,实现报网之间良好联动。

  为更好地吸引年轻“网生代”用户群体积极参与,活动专门拍摄制作明星吴亦凡、火箭少女101、电影《流浪地球》剧组等的新年祝福视频,借助明星效应与热门文化话题吸引更多受众参与。事实证明这种方式颇有成效,仅在“寻?中国歌”子话题中,关于中国歌曲的单条话题转发与评论就达近千条。

  在互联网时代,媒介融合愈演愈烈,新媒介形式与文化形态层出不穷,以传统节庆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面临新挑战。如何继承与发扬传统文化、如何在新时代实现传统文化向现代化转换,新闻媒体人作为文化传播者备受考验。本次活动尝试以新兴媒介形式与年轻的话语姿态激活传统文化,为新时代文化传承积累经验。

  联通内外寻求情感认同

  “寻?年”活动推出以来,社会反响积极。海客视频APP吸引了大量新用户下载,集聚众多高质量短视频作品,获得良好的参与效果。参与本次活动的既有年轻粉丝群体,也有中石油、中航等央企职工,更有居住海外的华侨华人。活动在海内外华人之间,搭起一座情感与文化沟通的桥梁。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寻?年”活动获得海外用户积极参与和高度认同。据统计,截至2月12日,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10余个国家网友,上传视频数千条。有网友表示:“参加‘寻?年’活动,让我们在海外的这个春节更有挂念,更有滋味。”

  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

  作为海客视频今年的开年大戏,“寻?年”活动取得良好反响。接下来,海客视频将持续服务于全球华侨华人、留学生、外国友人等目标用户人群,立足海外、联通内外,以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中国文化为己任。

  海客视频是由人民日报海外网独立研发的视频综合应用平台系统,以提高品牌知名度为目标,致力于打造成中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聚合类泛资讯视频国际传播平台。海客视频1.0版本于2018年4月下旬上线运行,推出“最美朗读者”等一系列精品活动,积聚大量忠实用户。海客视频2.0版本于今年1月1日正式上线,本次“寻?年”活动打响其迭代升级后“第一枪”。

  未来,海客视频将用更为丰富的内容为网友展示精彩生活,讲述中国故事。

海外网 刘 玄

海外网 刘 玄

在众人的交战之中无名犹如一道金色的闪光一般在其中穿梭,虽然都是传奇大圆满,但是显然,他们和无名都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无名已经刻意控制自己的实力,他和百蛮洞没有什么仇怨也不用为火云洞而卖命。石暴微微一笑,一边说着话,一边目光炯炯地地逡巡了一遍石府号,随即接着说道:

  58.38亿元,2019年春节档(初一到大年初六6天假期)票房最终定格在这一数字(不同统计平台数据略有差异,本文采用的是灯塔数据)。仅比2018年春节档的57.70亿元有微小的上升。但春节档开启之前,不少业内人士对今年春节档的预期是70亿元。2019年春节档交出令人不甚满意的答卷,其虽不像有的分析人士所说的“崩盘”,但市场预期的大爆也没有发生,某些关键数据还出现滑落。“横盘”或许是更为准确的形容。“横盘”何以发生?又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

  票房虽有突破 观影人次却在滑落

  “大年三十看春晚,大年初一看电影”,当看电影成为过年新民俗后,春节档是仅次于暑期档的档期,春节档的全年票房占比不断攀升。2016年、2017年、2018年,春节档票房分别为36亿元、49亿元、57.7亿元,全年占比为7.3%、8.8%、9.46%。且与暑期档的长周期不同,春节档仅有6天,愈发显得“寸土寸金”。

  大年初一内地电影票房收入高达14.42亿元,将去年正月初一保持的12.77亿元最高单日大盘纪录提升了11.3%,刷新了全球单一市场单日票房新高。《疯狂的外星人》首日票房突破4亿元,《飞驰人生》3.18亿元,《新喜剧之王》2.7亿元,《流浪地球》1.88亿元,其余新片均未破亿。

  大年初一票房包含了大量预售收入,因此真正显现春节档成色还得从大年初二开始。大年初二报收9.9亿元,并未突破10亿元大关,不及去年大年初二的10.3亿元。失守10亿元大关,春节档发出预警。8部新片中,仅《流浪地球》《熊出没?原始时代》凭借口碑和题材逆袭,其余的6部新片均不同程度的下滑,《疯狂的外星人》跌幅30%,《飞驰人生》跌幅40%,另外4部电影跌幅都在50%以上,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跌幅超过60%、《小猪佩奇过大年》跌幅更是超过70%DD如此遽然且大规模崩盘也是罕见。

  大年初三开始,《流浪地球》继续高歌猛进,排片占比和单日票房都跃居冠军,票房不断攀升,大年初五、初六接连破4亿元,成为继《战狼2》后历史第二部达此成就的国产片;《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也相对稳定,在大年初六便抢走《白蛇:缘起》的年度动画冠军宝座;其余新片均后继乏力。简言之,春节档后期的整个大盘呈现出“球肥盘瘦”的格局,《流浪地球》的单日票房占比甚至达到一半以上,一家独大,整个大盘便呈现出“横盘”格局。

  票房上不去,归根结底是走进影院的观众变少。

  观影人次下跌,大年初一就出现了。虽然大年初一创下单日票房新高,但这更多得益于票价的上升。根据灯塔数据,今年春节档初一到初三观影人次分别为3195万、2198万、2059万,但2018年这三天的观影人次分别为3263万、2577万、2350万,仅这三天观影人次就减少了800余万人次;而整个春节档观影人次比2018年相比,减少或达1500万人次。也难怪有人说,今年春节档的纪录,是“伪纪录”,观影人次、上座率等关键数据全部下跌,纪录全靠票价撑。

  票价明显上涨 观众进场动力不足

  2019春节档的票价相较于去年,有大幅提升。

  根据灯塔数据,截至2月9日,2019年春节档的平均票价为44.75元,而2018年春节档的平均票价为39.72元,平均每张电影票上涨5元。

  但实际上,观众购票价格的真正涨幅要比5元高得多,根本原因在于2018年春节档有大规模票补。虽然2018春节档,有内部文件指示最低票价不低于19元;但还是有不少人买到8.8元、9.9元的电影票,哪怕是规定允许的最低票价19元,实际上也是票补后的价格DD考虑到放映成本,一部电影市场规范的最低票价应在25-35元之间。观众虽然仅花费9.9元购买电影票,但票据上打出的价格却是30元,票房统计也是以30元计入,中间差额20.1元是片方自己掏钱补贴的。因此春节档一部大片的票补投入,可以高达3000万-5000万,甚至更多。

  2018年取消票补政策传得沸沸扬扬,虽还未正式落地,但票补已大幅减少,到2019年春节档,片方在票补投入上更为谨慎。从长期看,取消票补有望使片方摆脱恶性竞争,更加注重内容,继而带动整体电影行业的健康发展;但从短期来看,票补取消的确会影响观众的观影积极性。加上某些影院(主要局限在三四线城市和小城镇)打起小算盘,以为春节档多高的票价都不差观众,便“坐地涨价”,不少网友留言吐槽“国家级贫困县,初一竟然卖到84元一张票。一大家子就得一千多大洋”“三线城市票价都70元了,是平时的两倍到三倍”……

  影院低估了中国观众对于价格的敏感度,春节档有大量“低频观影人群”,除了春节档这种重要的档期走进电影院外,一年到头没看几次电影,单价一高,他们可能就连电影都不看了。

  加之,与传统电视台一样,电影也面临着新媒体的冲击,无论是网剧、网大、短视频、直播还是手机游戏,都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电影的观众人群。电影从业人员必须下苦功夫,以更好看、更优质、更精致的作品,巩固存量观众,并将新观众拉回影院。一旦票价上涨,电影又一般,观众走进影院的意愿就更低了。

  因此,虽然今年春节档盗版之猖獗前所未见,盗版理应予以严厉打击,但也不必高估盗版对春节档票房的影响DD某种意义上,这是在“寻找借口”。真正追求电影品质的观众也并非盗版受众。

  只见类型扎堆 未见质量整体提升

  今年春节档大片云集,8部电影大年初一扎堆上映,前所未有的拥挤。多了便眼花缭乱,从预售开始不少观众就陷入“选择困难”的尴尬处境。一则,与去年春节档《捉妖记2》高举高打的宣传策略不同,今年片方在宣传上“低调”了许多,除了《流浪地球》对质量有底气早早开启点映,其余几部新片放出的信息和物料并不够多,观众对电影了解寥寥,观影兴趣相对疲软。因此在长达一个月的预售期里,几部头部电影表现平平,预售成绩最好的《疯狂的外星人》1.96亿元,而去年《捉妖记2》的预售票房接近3亿元。

  更为致命的是,虽然上映的新片多,但类型并未多样化,且质量普遍不高。《流浪地球》豆瓣评分7.9分,《飞驰人生》7分便排在第二,《熊出没?原始时代》《疯狂的外星人》以6.5分、6.4分位居第三、第四,其余4部电影评分均不及格。《熊出没?原始时代》《小猪佩奇过大年》两部动画片主打儿童群体,去年仅有一部动画片《熊出没变形记》;《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主打喜剧,彼此之间的类型差异并不明显,观众可选择空间变多,但可放弃空间也变多。

  其余的3部电影有所偏离喜剧的基调,除了《流浪地球》的重工业特效以及情感上的“燃”助益其口碑逆袭外,《神探蒲松龄》《廉政风云》口碑很差。没有打戏的成龙也失去票房号召力,《神探蒲松龄》票房勉强破亿;《廉政风云》虽是警匪悬疑类型,但走的是《无双》式的冷峻路线,只可惜它既无《无双》精彩的武戏,文戏也虎头蛇尾,对人性的探索和思考仓促且表面,成为春节档期间唯一一部票房未能破亿元的影片。

  中国电影已经走过野蛮生长时代,口碑逐渐取代影片的话题性、演员阵容、成本、特效等因素,成为观影前优先考虑的问题。许多大IP、大宣传的电影,虽然在首日排片上占据压倒性优势,可一旦口碑不佳,随后几日排片就急剧减少,很快就败下阵来。尤其是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的迅速发展,口碑传播速度更为迅猛,对市场的影响和作用也更为及时和强大。2019年春节档,《流浪地球》成功出圈,以及《新喜剧之王》口碑坍塌后的崩盘尴尬,就是例证。

  质量参差不齐的“内忧”,票价水涨船高导致拉动力不足等“外患”双重夹击下,2019年春节档最终黯然落幕。即便今年春节档没有太大惊喜,但它留下的启示应该得到足够重视:春节档拥有巨大流量,但市场是否足够包容多部电影扎堆上映?春节档的流量不是“烂片保护伞”,也不是喜剧和合家欢主题就能够所向披靡,没有够硬的质量反倒可能被甩得更快,中国电影该如何走出档期依赖症?在票补取消、新媒体抢夺时间的情况下,该如何激发观众的观影热情?

  春节档是一年电影市场的晴雨表,电影从业者只有更好地处理以上议题,2019年的中国电影才会走得更稳、更好。

  □曾于里(影评人)

时至此刻,石暴缓缓站起身来,却是当先望向了蒿草丛前方百余米处。但是其身体本元基础的构建格局却是与其修炼至《磐体术》第三层瓶颈时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手中的剑意凝聚成了一把长剑,挥动起来,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犹如天地末日一般。 (责任编辑:柴会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