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想太多,随即大喝一声说道:“你们难道想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将我们阻挡住么?还不快一起上!”看到这些,无名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很可能不是虚空学府的前辈留下来的,因为他能感觉得到,这些传承都极为了不得,难怪说,悟通其中一种,就能在虚空之界纵横了。无名等人沉着脸,立刻加快脚步走了上去,拐了弯的一处大陆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白袍青年,面带倨傲,器宇不凡,站立在路中间,挡住了所有虚空学府弟子的道路。

“在万妖岛上的恩怨,我们正好可以好好的算算!”无名冷冷的说道。不过看到当初只不过是真道的黄金狮子现在却已经成为了半圣巅峰,显然小狼崽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甚至可能还要更快一些也很难说。

  让水产养殖和生态保护协调发展

  【来自国新办新闻发布会的报道】

  经国务院批准,农业农村部等10部委近日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经国务院同意、专门针对水产养殖业的指导性文件。

  水产养殖与水生态环境关系如何?我国水产养殖业还面临哪些困难和问题?如何促进水产养殖和生态保护协调发展?在2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对此进行了回应。

  发展生态健康的水产养殖业DD

  水产养殖与水环境污染不能简单划等号

  “水产养殖与水环境污染之间不能简单划等号。”于康震指出,包括养殖水产品在内的水生生物是整个水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鱼翔浅底的美景,就意味着水生态环境要好,意味着不能没有水生生物,两者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只有高密度、不合理的投饵型养殖方式才会对环境有比较大的影响,科学合理的养殖方式对水生态环境还有净化修复的作用。

  “水产养殖污染物大多为氮磷等有机物,主要是造成水域环境的富营养化,对水体的影响总体不是很大。我国海水养殖中贝藻类以及淡水养殖中的鲢鳙鱼等滤食性鱼类,都是不投饵型的水产养殖品种,这些养殖品种都对环境有着良好的净化修复作用。”于康震说。

  为发展生态健康的水产养殖业,《意见》将改善养殖环境作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重要内容,提出科学设置网箱网围、开展养殖尾水和废弃物治理等多项举措。同时,重点强调要发挥水产养殖的生态属性,鼓励发展不投饵的滤食性鱼类和滩涂浅海贝藻类增养殖,开展以渔净水、以渔控水、以渔抑藻,修复水域生态环境。

  合理布局水产养殖生产DD

  该减的要减下来,该留的也要留下来

  2018年,我国水产养殖总产量超过5000万吨,占我国水产品总产量的比重达78%以上,是世界上唯一养殖水产品总量超过捕捞总量的主要渔业国家。水产养殖业的快速发展为解决城乡居民“吃鱼难”、保障优质动物蛋白的供给、降低天然水域水生生物资源的利用强度、促进渔业产业兴旺和渔民生活富裕都作出了突出贡献。

  “然而,与新时代的发展要求相比,水产养殖业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从产业发展的外部环境看,养殖水域周边的各种污染,严重破坏养殖水域生态环境;经济社会发展和建设用地不断扩张,使水产养殖水域空间受到严重挤压,渔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从产业发展的内部环境来看,水产养殖布局不尽合理,如部分地区近海养殖网箱密度过大,水库、湖泊中的养殖网箱网围过多过密,而一些可以合理利用的空间(如深远海、水稻田、低洼盐碱地等)却开发利用得不够;一些落后的养殖方式亟待转变,产业的规模化、组织化、品牌化程度较低。这些都与水产养殖大国的地位不相称。”于康震说。

  为破解这些问题、促进水产养殖科学布局,《意见》提出加快落实养殖水域滩涂规划制度、优化养殖生产布局、积极拓展养殖空间等举措。

  “在养殖水域滩涂规划编制发布的基础上,要依法退出禁养区的养殖,规范限养区、养殖区内的养殖生产,推动水产养殖业绿色高质量发展。”于康震说,水产养殖滩涂规划涉及广大渔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空间规划必须要依法依规,不得以产业发展规划替代空间规划,不搞禁养区扩大化,也不搞产业保护主义,该减的要减下来,该留的也要留下来。

  保障水产品质量安全DD

  产管结合、标本兼治,打好“组合拳”

  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水产品出口额达233亿美元,出口额、出口量双增,进口额、进口量也双增。2018年我国水产品贸易顺差为75亿美元,比上年有所降低。

  张显良介绍,从近几年检测结果看,我国水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总体稳定向好,连续6年产地监督抽查合格率都在99%以上,市场例行监测合格率也由2013年的94.4%提高到2018年的97.1%,多年未发生区域性重大水产品质量安全事件,水产品总体是安全的。

  在保障水产品质量安全上,农业农村部一直坚持产管结合、标本兼治,打好“组合拳”。

  张显良指出,为促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确保水产品质量安全,《意见》提出了三个方面的措施:一是强化投入品管理,强化水产养殖用饲料、兽药等投入品质量的监管,加强水产养殖用药的指导,严厉打击制售假劣水产养殖用饲料、兽药和违法用药及其他投入品的行为;二是强化水产品质量安全属地监管职责,落实生产经营者质量安全的主体责任,推动养殖生产经营者建立健全养殖水产品追溯体系,推进行业诚信体系建设,保证水产品安全;三是健全水生动物疫病防控体系,加强水生动物疫病监测预警、风险评估和应急处置。

  “农业农村部将会同各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细化目标任务、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和责任人,高举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大旗,通过调整养殖结构、转变养殖方式、推广清洁生产、防控养殖污染,实现由粗放经营、单一增产向提质增效、绿色生态转变,把《意见》的政策红利转化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生产与生态红利。”于康震说。

  (本报记者 李慧)

“这次我们有福利,可以动用组织隐藏的传送阵!”角木蛟嘿嘿一笑说道,有传送阵的话,那速度就快了,不用飞十几年了,而且宇宙星空多么危险,万一死在路上,那可就惨淡了。那一男一女看着离去的无名,更是五味杂陈,刚才无名转身的一刹那他们都看清楚了,那确实是无名,他们和无名是同辈人,当初也是流云城之中的精英,也曾经是被人万众瞩目的目标。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15日电(记者 宋宇晟)2月15日,中国传媒大学2019年艺考复试拉开帷幕。

  今年中传艺考出现诸多变化,如将考察文化素养的考试提前,为能力突出的考生开设“绿色通道”。但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在一些考试要求上,中传延续了此前惯例DD招生简章再次明确,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面试,不允许化妆。

中传艺考复试现场。李骏 摄
中传艺考复试现场。李骏 摄

  初试考察文化素养,近半数考生已被淘汰

  记者获悉,今年有近五万人报名参加中传艺考初试,其中的23496名考生走入复试考场,角逐793个招生名额。

  今年中传艺考与往年不同。初试提前至1月1日,主要考察考生的文化素养基础。从校方提供数据来看,近半数考生在初试中被淘汰。

  此前,中传对考生文化水平的考核依照报考专业不同,分为多种形式。自2019年起,凡参加中传艺术类本科专业招生考试的学生,无论报考何种专业,均须在初试环节参加由学校统一组织的文化素养基础测试。

  文化素养考察方面,中传在原有语数英考试类别的基础上,新增文史哲考试类别。考生可自主选择其中一种类别参加考试。而今年共有16030名考生选择参加文史哲类考试,占总报考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中传招生办主任闫磊凡表示,学校希望通过这次改革引导考生重视文化素养,打牢艺术根基。

中传艺考复试现场。李骏 摄
中传艺考复试现场。李骏 摄

  为能力突出考生开设“绿色通道”

  今年,中传还为专业能力特别突出的考生开设了“绿色通道”。

  记者在招生简章中注意到,报考戏剧影视美术设计、视觉传达设计(广告设计方向)、动画、动画(游戏艺术方向)、音乐学(音乐传播方向)、音乐学(音乐编辑方向)、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电子音乐方向)、音乐表演(声乐演唱方向)8个专业(含方向)的考生,在自愿的原则下,可按要求提交作品。

  学校则组织专家团队,对作品进行评级。

  其中,作品被评定为“优秀”的考生,无论其文化素养基础初试成绩如何,都能够进入复试;作品被评定为“良好”的考生,对其所报专业初试合格标准下调10%。

  招生办介绍,今年艺考供接收到4738名考生的6453份作品,其中有一百多名考生通过“绿色通道”进入复试。

中传艺考复试现场。李骏 摄
中传艺考复试现场。李骏 摄

  播音主持专业重申面试不允许化妆

  在历年中传艺考中,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最受关注。

  今年,该专业招生100人。记者注意到,招生简章再次明确提出,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复试及三试均为面试,考试过程录像,考生不允许化妆。

  谈及今年艺考变化,中传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副院长李洪岩表示,复试的核心内容与往年大体一致,形式会进行微调,“使考生感到新鲜但不至于陌生”。

  而今年报考中传表演专业的人数也有所增长。该专业负责人李立宏介绍,今年表演专业招生26人,有一万多名考生报名,同比去年增长近1000人。

  他同时表示,学校更注重考生的专注度和积极性,侧重考察考生的基本素质、创造力和未来发展潜力。(完)

“轰隆隆!”恐怖的轰击掀起一阵阵无边的风暴,在玉石板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大坑。“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一个半圣而已,如何能与我相提并论的!”窦和星难以置信,根本不敢相信,别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可是知道的,他一上来就没有保留有任何的留手,完全就是下死手,为的就是杀无名来扬言自己的威名,但是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到无名被杀,反倒是他自己的攻势被完全击溃。“原来是万妖岛,我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据说许多年轻一辈的顶尖天才都曾经出自万妖岛,不过这万妖岛的钟声只招收东南域的强者,有很多人刻意赶到那边都没有办法接收到召唤,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也有很多高手去找过这个地方,但是就算是很多大圣,也是有去无回。” (责任编辑:王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