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劲风大作之际,一声破城之音,整个巨大的商船当真就在这么一个瞬间首当其冲率先稳稳地停靠在了这湘阴码头一处停泊之处。约莫两三个时辰之后,石暴正在策马疾行之时,忽听得左前方一阵狗叫之声传来。昨天在流金当铺中死当狗头金之时,须发灰白老者看到其一下拿出如此之多的狗头金后,曾提起一事——再过上一个多月之后,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就要开始了。

却远远及不上这韩欣,即使是心坚如铁的无名,在见到她的瞬间,都有了一种难抑的冲动。“谢谢,师傅,”无名也开心的说道。

  江苏常熟请发案单位纪委书记旁听采访

  用违纪违法人员“心声”唤醒监督责任

  本报讯 “如果我在第一次伸手时,有人能及时提醒,就不会走到这一步;如果单位的监督再严一点,我也不可能有机可乘。可惜,没人提醒我,也没人来管过,我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近日,江苏省常熟市老干部活动中心会计沈某在剖析自己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原因时几度哽咽。此时此刻,该市第六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韩世林正在谈话室指挥大厅里聆听着沈某的诉说与忏悔,心里五味杂陈。

  邀请发案单位的纪委书记、纪检监察组组长旁听采访谈话,是该市纪委监委压实监督责任,发挥查办案件治本功能,推动警示教育常态化机制化的一项新举措。

  “她的话里除了自责,还有许多埋怨,说明我们对党员干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不够警觉,监督不够严格。”韩组长在听了沈某的“埋怨”后深感愧疚,“这是一堂活生生的警示教育课,唤醒了我的责任心,让我明白了肩负的责任和今后改进的方向。”

  “党员干部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固然是咎由自取,但如果我们抓得更早一些,管得更严一些,他们犯错误的机会可能就少一些。”谈起出台这项举措的初衷,该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深有感触:“我们只有将自己摆进去,多听听涉案人员的心声,才能让我们警醒警觉,更好地扛起监督责任。”

  为扎实做好查办案件的“后半篇文章”,推动“两个责任”落地生根,该市明确规定,对市纪委监委立案查办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在涉案人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前,由宣教部门对涉案人员进行一次面对面采访谈话,发案单位的纪委书记或纪检监察组组长必须到场旁听,以案为鉴,吸取教训,从而不断扩大以案促改的效果。

  (陆建青 李嘉佳)

两人双双进入秘地,这里十分神秘,竟然没有碰到一名其他修士,这让人难以置信。“这玄阶炎龙丹非同一般,而且这是龙丹,你们黑月商会的保证他不能被邪恶之人利用,”无名一本正经的说道。

  茅子俊 面对落差,善于自我开解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秦王孙,外表看似温柔儒雅,风度翩翩,却心机颇重。他虽然作为质子被扣赵国,受尽颠沛流离之苦,却巧妙地借用吕不韦之手一步步登上秦王宝座。

  该剧播出后,对于很多人拿《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做比较,茅子俊说二者其实风格完全不同。

  入行已经近十年的茅子俊坦言,其实自己早几年拍戏更多是为了“生活”DD从刚演戏就收获了一波粉丝,到经历长达半年多的时间无戏可拍,一直把自己心态调整得很好的他,也不忘自我调侃,“其实那些都是虚的,我是个很善于开解的人。”

  新鲜问答

  新京报:会担心《皓镧传》被拿来和《延禧攻略》做比较吗?

  茅子俊:《皓镧传》和《延禧攻略》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没有太多可比性。我觉得于(正)老师的作品从来不会重复,因为他觉得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新京报:你入行到现在经历过所谓的低谷期吗?

  茅子俊: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差不多6个多月没戏拍,就会有一些着急。那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三年,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压力,主要是父母总说,你怎么还不去工作。

  新京报:所以你更享受不工作的状态?

  茅子俊:不不不,我其实挺喜欢工作的,比如我在横店每天5点钟起床,洗个澡6点半到化妆间开始化妆,晚上拍完戏收工,看会儿剧本睡觉。拍戏能够让我的作息变得正常,如果不拍戏,我可能就不知不觉到12点还没睡,是拍戏拯救了我的作息。

  新京报:现在的娱乐圈会有各种形式的出道,更多非科班出身的人涌入到这个行业里,你会觉得这是种压力吗?

  茅子俊:这个我真的不太了解,因为我家没有电视机,我也不看电视,网上的信息也很少看。我知道某档选秀节目比较火,但,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吧。

  1 为赚零花钱大学抽空拍广告

  茅子俊从小就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一般回家先把作业做完,再去玩。”他学习一直很好,高中还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的“竞赛班”。“我不太偏科,各科成绩都差不多。就觉得把自己的功课做完,大家都省得麻烦,玩也玩得更痛快,所以也没人说让我怎么样,父母也不是特别管我。”

  因为身处“竞赛班”,所以在学习上的竞争压力还是挺大的,“我当时在‘生化竞赛班’,是专攻生物跟化学的。特痛苦,因为每个人哪怕是下课时间,都是在座位上做竞赛题,即便是上体育课,大部分同学会上到一半跑回教室做习题。”茅子俊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这些同窗,“大家成绩都特别好,如果我成绩不好,会觉得很丢脸。”

  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茅子俊从来都没有长远的规划,比如未来自己会做什么,“高中三年只是希望最后能考出一个好分数,以后干什么都没想过。”

  正因为高中太辛苦了,考上大学后,茅子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等到期末考试前一个礼拜,晚上也不睡觉,就躲在厕所里补课,突击。”

  除了对未来没有规划,茅子俊对自己的生活花销也从不规划,“我经常是把我妈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一个星期就花完了。”花完就跟同学们借,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和姐姐要。

  恰逢此时,有个朋友推荐茅子俊去拍广告,其实最开始茅子俊也没觉得自己能行,就是想赚点零花钱。“第一次是去安徽拍啤酒广告,大概给了我600多。就是在一个办公室里,让你喝酒,这就是唯一的印象了。”后来,业务慢慢多起来,茅子俊经常偷偷出去拍广告,“晚上都是爬窗户回的寝室。”

  2 入行就和林心如演对手戏

  拍广告期间,茅子俊签约了经纪公司。某次,公司说横店要拍一部戏叫《美人心计》,需要一个长相帅气的皇帝,“他们问我能不能去,我说可以呀。”到了横店,见了副导演,“他看了一下,就说行,用他吧。”

  稀里糊涂进了影视圈的茅子俊最初也懵,之前拍广告的经验几乎全都用不上,“完全就是两个行业。”《美人心计》里,茅子俊总共有四场戏,一场是打戏,两场是和林心如的对手戏。“一上来,就让我拍打戏,我就胡乱打一气。”也正因《美人心计》,他结识了林心如。

  戏拍完了,茅子俊就回学校继续准备毕业论文,并且一如既往地拍着广告,“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外面拍广告。我是半夜12点跑回来,睡了几个小时换上学士服,去参加的毕业典礼。”

  后来,林心如的公司筹备《倾世皇妃》,“她说我可以来试试演她弟弟,我就来了北京。”茅子俊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从而签约了林心如的公司。2015年约满后,他转签了新公司,“我觉得换了一个新公司是一个新的开始,既然你做演员,就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要对自己负责,对你的粉丝负责。”

  3 曾接过一些“不太行”的戏

  刚开始拍戏时,茅子俊一直认为只要是演员,拍完一部戏就应该会有人喜欢,“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

  那会儿,茅子俊刚拍了《宫锁心玉》,“播出后确实还有挺多粉丝的,还收到了湖南卫视的邀请,让我去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但是我当时没有概念啊,也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火’。”

  在那之后他也拍了一些没有反响的电视剧,“我心态上还可以,也没什么落差,因为我觉得其实那都是虚的。我是一个挺能自我开解的人,非常能。”

  经过了这些年的磨炼,茅子俊自称现在对每一部戏的预判非常准,“有时候,我自己选的剧本和角色,想着一定能被大家喜欢,结果出来的确是。有时觉得这个角色演了还不如不演,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一切。”

  他承认,以前也接过一些自己觉得“不太行”的戏,“但现在我觉得人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放飞自我一下挺好的。”

  比如《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的角色,就是他非常看好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有谋略的人,前期温文儒雅,后期变得腹黑,是有转变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晚上?晚上?”无名脑海中一阵犯糊涂,到底发生什么事呀,师傅所说的晚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老一少,相向而坐,春风和煦,笑语欢声,如忘年交般,皆生相见恨晚之感。石暴小心翼翼地将钱袋子收入了鲨皮袋中,然后在当铺老板笑容可掬地恭送之下,快步离开了当铺。 (责任编辑:山川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