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准确一点说,这些人想要拍卖的物品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于极少数对其真正感兴趣的人而言,却又是无价之宝一般的存在。“是,妖尊!”三手妖,一声受命,退出了妖尊大殿。其面部、颈部皆被雪蛇咬中,麻痹冰寒之意,自伤口处袭遍全身,让他的脑海深处也变得恍恍惚惚的。

蓝色的冰魄剑周围满是一股寒冷之气,在远处的众人仿佛也能感到那剑的寒意,不由得一哆嗦。而当众人看向紫剑时,却感受到了另外气息--霸道。一股带着霸气的剑意直冲心神,仿佛它就是剑中之君主,魔中之帝王!红发三阶妖,更惨,铁枪凌空一档,毒液,后面一手却是暗暗飞梭毒镖,但是已经是太迟了,一道主力列横脚下一过,裤裆之下,一边凉意,三足一蹬,先飞个先,这就是不敌逃窜路线,那爬上虎妖,那还了得,刚要凌空梭藤接住队长,才知道地面之身体也是中招,那飞处去的之藤,那偏差太过,那是直接打脸,“啪!”一声,半空清脆,那三手妖那惨的,直接是甩入了倾斜之面。弱不是脚多手多,就跟用坚硬的身体掠田一样,划出一道扔种子的地面恒丘一样。那洒落的“淬毒之珠“,地面一弹,果然是躺了进去。

  幸福社区的“幸福密码”

□ 本报记者 刘志月 本报通讯员 冷晓冰

  “大家跟上,我们到这边一起拍张合照。”在王波招呼声中,七八人的队伍迅速聚拢,留下了2019年的第一照。王波是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幸福社区的民警。今年1月,他和“徒弟”吴昊带着幸福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戒毒人员完成了新年第一次聚会。

  自从社区康复中心建立运行以来,幸福社区民警、禁毒社工与戒毒康复人员的聚会、座谈聊天已是社区常态化工作之一,让曾经困扰社区工作者的老大难问题化解于无形。

  幸福社区位于襄阳市火车站东北侧,辖区总面积162080.8平方米,现有居民楼66栋、居民2412户。社区工作人员现有19人,社区“两委”班子成员11名,网格员7名,社区民警两名。“我们紧紧围绕‘发案少、秩序好、社会稳定、群众满意’的工作目标,整合各方资源,调动起每一名网格员和社区工作者的热情,大家互通有无,让幸福社区更幸福。”幸福社区居委会书记陶传兵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回访帮助特殊群体

  戒毒人员的服务管理,曾是幸福社区面临的一大难题。发现吸毒人员不难,但更重要的是帮助这些特殊群体彻底远离毒品,这也是幸福社区推进戒毒人员康复管理的一项重点工作。为此,幸福社区成立了戒毒康复中心。

  刚开始,按照樊城禁毒中队提供的在册吸毒人员名单,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一个个给打电话,但对方大多态度冷淡,不太爱理睬。随后,中心的陆薇、赵炎等人就一起上门家访、“拉人”,但是聚拢这么一批人着实不容易。

  王波也曾花费大量时间向吸毒人员解释强制戒毒和社区康复的差别,宣讲加入社区康复的好处,但效果甚微。在走访过程中,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小梦(化名)“优势”显现出来。小梦曾吸毒8年。戒毒后,她主动做起戒毒志愿者,一干就是3年。在幸福社区禁毒社工戚红眼里,小梦更了解戒毒人员的内心想法,更容易取得他们的信任。

  “他们了解到小梦如今在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就都愿意来了,很多还点名要跟小梦聊天。”戚红说,有名大哥一来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就点名找小梦,常常是一聊就聊一上午。

  经过一段时间磨合,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和社区民警配合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双方分工合作,形成了“回访随访D心理支持D知识宣讲D组织活动D医疗救助”一体化的社区戒毒康复流程。

  按照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相关规定,幸福社区社工、志愿者与社区民警定期随访、回访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并进行尿检。康复人员的尿检结果和康复情况,及时与公安系统动态管控系统对接,每月把康复人员的尿检结果和康复访谈情况汇总上报,协助管控数据的更新,并提供定期体检及部分医疗救助服务。

  截至目前,该中心共对105名戒毒人员建档,成功帮助65名吸毒人员戒毒康复。

  走访织密平安网

  幸福社区地处繁华地段、四通八达。针对辖区流动人口多,治安形势复杂的情况,王波他们在治安监控基础上开展频繁走访,将热心群众发展为新的“耳目”,“织密”社区平安情报信息网。

  2018年12月13日,王波走访幸福社区辖区一家生产工业用胶的企业时获取一条信息。该企业财务称,近期自己在核对该年度车票报销单据时,发现大量车票与实际出差情况不符,有将近1万元的票据是假的,但是报销提供的火车票却是实实在在的。了解情况后,王波立刻将情况反馈给樊城公安分局中原派出所刑侦中队。警方即刻开展调查。

  原来,这家企业的员工提供给财务的火车票是从微信上10元购买到的假票,肉眼根本无法分辨。民警根据线索找到了假火车票售卖者张某及其住所。

  在张某住处,民警当场缴获假火车票24张、半成品火车票627张,收缴假汽车票成品18张、半成品1003张,制假电脑2台,打印机3台,照相机1台,还有各类假票模板,涉案金额1万余元。

  “基础工作信息化,是社区警务工作生命线,民警在‘一标三实’采集基础信息时做到全域覆盖,积极推行错时工作制,做到见房知人、见人知情。”樊城区委常委、公安局局长杨朝晖说,社区民警要充分利用人熟、地熟、情况熟的特点,发挥其在日常信息反馈、案件线索提供等方面主要作用,才能切实做到保社区平安。

  2018年5月,幸福社区还组织治保主任、网格员、社区民警和社区律师成立社区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专班,专门对楼上楼下房屋漏水、邻里纠纷等民生小事共同商议、共同解决。

  接访提升幸福感

  3个小时,在幸福社区办好居住证,这让外地来襄阳务工的一对小夫妻感觉不错。

  2018年12月28日,这对小夫妻小跑着来到幸福社区警务室:“警察同志,我们要办理居住证,要怎么办理啊?”王波一问,才知道原来夫妻俩从外地来幸福社区做生意,他们的孩子年后面临着上小学的问题,因为没有居住证,孩子上学报不上名,夫妻俩十分发愁。能3个小时办好居住证,多亏了改造升级后的社区警务室。

  由于幸福社区外地来做生意的商户多,居住证办理量大。接访中,幸福社区居委会总能听到群众关于在社区申办居住证不便捷的反映。2018年10月,经反复考量,幸福社区警务室成功增设了居住证办理点,将公安内网接入警务室,安排居委会专人对流入人口进行信息采集。

  “在未设立居住证办理点前,幸福社区居民要办居住证必须到派出所办理,由派出所联系社区居委会核实情况。这样一来,居民办证时间就会很长。”王波说,办理点设立后,社区民警自己就能马上联系居委会,同网格员一起实地走访,了解情况后快速办证。据统计,自增设居住证办理点以来,幸福社区共为42名群众办理居民居住证。

  幸福社区还设立了网上警务室,警民联系微信群、QQ群,与辖区主要单位,居民代表互动,宣传法律法规,通报辖区警情,接受咨询,答疑解惑,发布服务民生、便利群众的新举措。“整合资源,让社区工作效率不断升级,方便了群众,也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居民的安全感和获得感不断增强。”陶传兵说。

  图① 幸福社区戒毒中心工作人员正在对前来寻求帮助的居民进行禁毒知识宣讲。

  图② 幸福社区居委会治保工作人员和社区民警在社区旅馆业主家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并对住宿旅客实名制工作进行检查。

  冷晓冰 摄

在石壁上,杨立找到了那个刚刚钻出了一个白点的地方,运用功法洒了一些水在上面,这次他又看到了那一抹红,那抹红在阳光底下显得那样的鲜艳,那么刺目,又那么诱人。石暴自十三户村学习了语言和文字之后,平日里也是在空闲时间,多有钻研。

  资本逐利,导致影视创作的价值观念被稀释

  警惕“宫斗剧泛滥”背后的创作误区和价值偏差③

  王彦

  潮水退去时,才能看见谁在裸泳。资本失灵时,更能彰显价值的珍贵。

  卫视广告,网站推荐,抖音开直播,娱乐综艺包个场,微博热搜再哄一哄DD眼下,玄幻剧《招摇》播出近半,“营销一条龙”基本齐活。按流量经济的如意算盘,一波营销热后,便是收割韭菜之时。可这一回,算盘有些落空,任凭原始IP曾有多少粉丝、两名主演自带多少流量,该剧再怎么折腾,热播的海市蜃楼愣是不见踪影。

  站在艺术的立场看,这半点不稀奇,该剧的美学、表演、特效、配音都不在水准线上,更遑论思想精深。但从资本的逻辑出发,不知流量经济的拥趸是否已经心里打鼓?

  是谁给了“裸泳者”勇气?顺藤摸瓜,《招摇》的两名主演,都是狠狠享受过“宫斗红利”,一个凭“审丑营销”,一个借“私德炒作”,两人都在资本逐利的推手下赚走可观的一桶金。更有前者,《宫》《宫锁珠帘》《宫锁沉香》三部曲连点成线,线头都握在同样的主创手里。因为是“后宫”那些事儿,哪怕人物是纸片的、表演是空谈的、逻辑是短路的、后期是抠图的,只要能在流量竞赛中屡战屡胜,所谓创作者便一次次如法炮制,屡试不爽。这样的影视创作生产链上,没有历史剧、情爱剧,只剩下“逐利剧”画出一条条流量的曲线图,从资本的原点急切地奔向利益的巅峰。

  可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资本逻辑下,线连成片,片织成了生态,一桩桩个案汇成荧屏上连绵不绝的“清宫宇宙”;前赴后继的逐利者让影视行业的立身之本DD创作,渐渐患上了价值稀缺症。

  价值观念被稀释的创作生态里,没人能独善其身。编剧按流量的喜好定制“槽点”,不怕雷人,但求有槽可吐;导演按流量的走势专挑“明星”,演技不重要,能导流就行;后期营销索性踏入流量的陷阱不愿自拔,买热搜、造话题、做假数据,只要流量高,职业操守皆可抛;至于被流量误导的演员本人,把本职工作当成了捞快钱的乐园,无心雕琢角色,一心钻研“人设”。而寄生于如斯生态,数据造假产业、娱乐类综艺平台、部分偶像选秀节目等都成了一条利益链上的“蚂蚱”,各环节合谋,各取所需。只重经济效益、罔顾社会效益的价值观念下,某些雷剧越拍越骂、越骂越拍,不足为奇。因为在资本的炒作逻辑中,比差评更可怕的是流量平平。

  毫不客气地说,流量经济的思维已在影视行业中形成了一部分劣币驱逐良币的边际价值倒挂。最直观的,近些年不少影视公司投入最大的成本、调用最好的阵容,把价值观念稀薄的宫斗剧当成本公司的“头部内容”,忽视了那些更有现实意义的艺术创作。

  但万幸的是,流量泡沫开始破碎,行业风向悄然转变。《招摇》就是资本不再万能的典型案例,“演技”成为2018年的热词就是观众对影视行业价值回归的强烈呼唤。

  影视业的价值何在?有人视之为名利双收的捷径,为此可以贩售一切;有人视之为糊口的职业,熟练掌握技能,按劳取酬;还有的人将之视为艺术的求索,在对不同剧本、角色的体认和塑造中,拓展对人性的认知、抚慰观众的心灵。不同的价值观念,塑造着不同的格局,终将决定一个人的艺术生涯能有多么辽阔。

  黄沙吹尽始见金。只要创作者敢于挣脱资本的枷锁,还影视艺术一颗初心,那么迟早,一切喧嚣会归于平静,影视圈的诸多乱象也终将销声匿迹。只有价值的回归,影像的世界,才是那么清风拂面。

随后,石暴又面露恭谨之色地将巨型琥珀石缓缓放倒在地上,接着挥动起小镐和小锤,小心翼翼地破坏了起来。在前往大厅之前,石暴再次叫来了一名伙计,并又一次进入了雅室之中。天剑山上一片竹海的尽头,一名瘦骨嶙峋,眼神深邃的男子傲立一块巨石之上,淡然地啜了口气,深邃的目光仿佛穿透虚空般的飘渺,长发在徐徐凉风中凌乱飘舞,远方的山脉,沿海的帝都街市繁华的一览无遗。 (责任编辑:夏克娜艾克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