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白清啸一声,一剑舞出一道银色的剑光遮蔽了天空,浩浩荡荡犹如银河落九天一般一招定胜负。接着他伸手点指黑袍女子道:“此人居心叵测,前有携星斑草独走,后有窥探之意。”路上那名青年沉默寡言,并未与姜遇说过一句话,倒是老头子对姜遇另眼相看,毕竟挑石料的重担基本上全放在姜遇身上了。

无名倒在地上完全没有了意识,额头上突然出现一道金色皇冠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微弱的金光。胸前的也闪烁着那微光,但这微光不是向外散发着,而是在无名的体内扩散着,似呼在护主。无名就这样一动不动的,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了一丝的生息,从表面上看已经是死了,但是在无名的体内却是另一番场景。她这种体质不适合锤炼肉身,却天然亲近于悟道,对于道的理解远超于凡修。即便如此,开脉、筑基、龙跃三境界修炼下来积淀的力量依然不容小觑,哪怕姜遇如古籍中记载已经达到了五万斤极限力量,她依旧可以稳稳压制住。却未曾想姜遇的力量恐怖到了接近十万斤,如同远古凶兽的幼崽一般霸道。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新华社武汉2月17日电(记者徐海波)春节期间,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陈策楼镇陈策楼村,一派祥和气氛。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的陈潭秋烈士的故居就位于村湾中央。不少外地游人和返乡游子特意来到这里,敬献鲜花,缅怀先烈。

陈潭秋像 新华社发

  陈潭秋,1896年生,湖北黄冈人。青年时代积极参加五四运动。1920年秋,他和董必武等在武汉成立了共产党早期组织。1921年7月出席党的一大。此后,陈潭秋先后任中共安源地委委员、武昌地方执委会委员长、湖北区委组织部主任、江西省委书记、满洲省委书记、江苏省委秘书长等职,领导各地的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和兵运工作,为党的事业四处奔波。

  1933年初夏,陈潭秋到中央苏区工作,任福建省委书记。1934年1月,在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中央政府粮食部部长。红军长征后,陈潭秋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战争,任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委员兼组织部长。1935年8月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后参加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

  1939年5月,陈潭秋奉命回国,任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和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负责人。他同新疆军阀盛世才进行了灵活巧妙的斗争。当盛世才公开走上反苏反共道路后,1942年夏,党中央同意在新疆工作的共产党员全部撤离。陈潭秋把自己列入最后一批,表示:“只要还有一个同志,我就不能走。”

  1942年9月17日,陈潭秋被捕。敌人对陈潭秋施以酷刑,逼迫他“脱党”。陈潭秋坚贞不屈。1943年9月27日,陈潭秋被秘密杀害于狱中,时年47岁。

  今年76岁的陈国安是陈潭秋的堂侄,已经义务看管陈潭秋故居纪念馆30多年了。他告诉记者,1979年,当地村民自发集资修建了陈潭秋故居纪念馆。如今,经过各级政府多次修缮后,这里已成为集陈潭秋故居纪念馆、生平展览馆、铜像广场、宣誓广场等为一体的红色景区,每年都有20多万人次前来瞻仰祭奠。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8日 04版)

   离杨立盘膝打坐之地足有百丈开外,在一处山泉旁,有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正举着一捧清泉在饮用。山泉甘甜的滋味在他的嘴里品评着,引得他整个面目都清晰地微笑起来。少年连喝了几大口山泉之后,忙又掬起一捧泉水,洗涤冲刷脸上的污垢。众人这才想起,金三瘦的兄长死的实在是太憋屈,让妖族都觉得颜面无存,一直羞于启齿。那是一名强大的妖修,纵横于西界,同境界几乎没有修士能够匹敌,连老一辈的修士都不放在眼里。不过他确实有着嚣狂的资本,肉身强大无匹,并且修炼有妖族强大的秘术,那些盛名在外的天骄有不少都惨遭他的毒手,被他击毙。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曾提前通过微博发布提示 “王牌对王牌”节目组致歉

  2月15日,在浙江卫视播出的《王牌对王牌》中,明星关晓彤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一起再现了春晚经典节目《千手观音》。节目首播一小时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官方微博就此事发表侵权声明。2月16日,“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于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并致歉。舞蹈《千手观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纠葛呢?

  事件

  残疾人艺术团曾提示节目侵权

  根据微博发布记录显示,2月15日,《王牌对王牌》还未播出前,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已经通过节目预告了解到《千手观音》将被播出,当天15时55分,艺术团发文称:“舞蹈《千手观音》的编导是张继钢,著作权人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未经许可的演出,已经涉嫌侵权了。”

  节目播出后,23时34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正式发表了侵权声明,其中写道:“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拥有《千手观音》的版权, 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著作权人授权许可。舞蹈《千手观音》编导为张继钢,而节目字幕中标注的是茅迪芳。”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牌对王牌》发表说明并致歉

  从《王牌对王牌》被指侵权的节目片段获悉,该《千手观音》舞蹈节目介绍中提到,表演者为关晓彤和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舞蹈编导为茅迪芳。整个舞蹈时长接近4分20秒,演员服装、舞蹈效果等均与2005年登上春晚的《千手观音》节目相似。

  2月16日17时02分,“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于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

  “说明”中承认《千手观音》是著名艺术家、舞蹈编导家张继钢创作的,并提到在当晚节目播出中“特别做了介绍”。文中提到节目中出现的“编导 茅迪芳”字幕指邀请茅迪芳指导了节目排练。

  “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说明”对张继钢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致以真诚的歉意,并称目前他们已经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积极取得联系,双方良好协调中”。

  背景

  《千手观音》版权纠纷已有法律判决

  《千手观音》是中国舞蹈界的代表作品之一。2005年,张继钢编导、中国残疾人艺术团21位平均年龄21岁的聋哑演员表演的《千手观音》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获得了极高的赞誉。不过,该舞蹈的版权归属问题也引发了不少纠纷。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原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舞蹈编导茅迪芳诉张继钢、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侵犯著作权的案件。2006年9月,茅迪芳以舞蹈《吉祥天女》著作权人的身份向海淀法院起诉,称张继钢的《千手观音》与《吉祥天女》构成了实质性相似,并称因刘露是《吉祥天女》的领舞又是《千手观音》的辅导排练老师,认为二被告行为构成侵权,要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经审理,海淀法院认为,《吉祥天女》舞蹈是文工团为参加全军第5届文艺汇演而组织创作、全额投资的作品。作为文工团的编导,茅迪芳、顾晓舟参加创作是其本职工作,鉴于舞蹈的音乐、服装、灯光、舞美另有设计人员,茅迪芳只享有编导的署名权。

  法院认为,《吉祥天女》和《千手观音》的音乐、服装、舞美、灯光等因素并不相同;茅迪芳选择了两舞蹈26处部分演员的部分动作进行比较,改变了两个舞蹈的动作节奏和顺序,甚至进行错位粘贴,事实上改变了原舞蹈的内容;从静态造型来看很多动作造型并不相同,不能构成实质性相似。

  茅迪芳作为《吉祥天女》署名编导,有权主张自己的署名权,虽然刘露原为《吉祥天女》的领舞又是《千手观音》的辅导排练老师,但鉴于茅迪芳并不享有署名权之外的其他权利,且《吉祥天女》舞蹈与《千手观音》舞蹈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据此,海淀法院驳回原告茅迪芳的全部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表示上诉。

  说法

  《千手观音》可以演 但必须经过授权

  据了解,早在2005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就为《千手观音》进行了登记注册。在当年4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艺术团法律顾问庞中正表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对舞蹈《千手观音》进行版权登记,其中包含舞蹈中的具独创性的音乐、舞蹈动作、服装、头饰、首饰、舞美及灯光等元素应受法律保护。

  而舞蹈《千手观音》的名称、题材、观音形象或者不具有独创性的成分舞蹈动作(进入公有领域的)是不受著作权保护的。也就是说,通过版权登记,可以作为以后作品进行权利转让或侵权时的权属证据,进行版权登记也不妨碍他人使用《千手观音》的名称,也不阻止他人用《千手观音》这个题材再进行其他的有独创性的舞蹈作品或者其他形式作品的创作和使用以及演出。

  同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发表的声明中指出:其他艺术团体凡想表演或模仿舞蹈《千手观音》,首先应当遵守三个原则:

  第一,征得著作权人和作者的同意,并办理相关手续;

  第二,不得使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图文、音像等资料;

  第三,在进行宣传推介时,不能使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名义和荣誉诱导、误导和欺骗观众。

  文/本报记者 祖薇

  统筹/满羿

无量门弟子听说星斑草后,顿时呆若木鸡,一时竟然就没了话语。人家炼制的可是星斑丸,也就是说,自己找到的那株星斑草可能被眼前这尊瘟神给拿去了,而且自己一不小心还知道了他的秘密,按常理,马上就要杀人灭口了吧!无名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体内那两股力量的争斗似呼与他毫无关系。不过没有了意识也是件好事,起码不用忍受着那非人般的痛苦。第三次攻击,再度让姜遇的身体横飞出去,撞在筑基塔上,让他再也无力站起来了。没有任何一刻比此时更加让他绝望,姜遇宁可和一名圣人交手,也不想碰到这样的修士,至少败在圣人之手没有丝毫的不甘,境界跨越极大,那也是理所当然。 (责任编辑:张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