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看到这张脸庞之后,心里暗暗吃惊,只觉得自己在那里似乎见过这张脸。嗯!见过,绝对见过!不等杨立再次仔细地打量,一个清越的声音在他们共处的空间响起:“你确实见过我,因为我便是你!”前面大战一场消耗的真气都不算多,但是仅仅是劈出了星月斩第四刀就已经将体内的先天真气消耗一空,他甚至都斩不出第五刀,如果硬要斩出第五刀的话只能用后天真气了到那个时候威力自然是大大的降低。先天六重的高手比起先天五重更是强大的多了,几乎可以一个打一群,已经再度发生了一次质变了。

杨立也呵呵笑着,一只手肘撑在另一只手臂之上,托起下巴后,若有所思地摸着没有无须的下巴尖,眼睛里尽是贪婪之色。与此同时,一把朴刀兜头下劈,结果一名原本处于外围,似乎有些无所事事的肥胖男子被一劈而中。

  你用光子给自己“美图” 科学家用缪子“透视”庞然大物

  生活中的拍照更完整的说法或许是:让光子的轨迹投射出人或美景的影像。不止光子,利用电子、正电子、质子等各种粒子的成像技术是人们“定格”的常用方法,经常被用来反应微观、宏观、致密、疏松等不同特点的世界。

  《自然》网站最近登载了一种全新的粒子成像方法。这篇题为《鲜为人知粒子探测致密物质》的报道,介绍了借用缪子的探测方法,这与拍照借用光子成像类似。科学家们利用缪子给埃及金字塔、核废料等之前难以探明内里的物体“摸骨”,可以做到入木三分、直击致密材质的深层。

  “和其他粒子比较起来,缪子的穿透能力很强,可以穿透上千米的岩石,因此可以对体积大的、难以穿透的东西成像,而电子、光子等粒子是不可能穿透这些物质的。”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曹俊解释。去年11月,《自然》网站就报道了科学家们利用缪子探测技术在最大的埃及金字塔胡夫金字塔中发现此前未知的巨大空室。此外,缪子还可以用在火山内部、废弃核电厂的内部构造等探测上。

  可从自然界信手拈来,也能用加速器产生

  “缪子比较重,产生起来比较困难,放射性衰变、核裂变、核聚变都无法产生缪子。”曹俊说,缪子不像电子、光子那样容易产生,人造缪子需要重大装备才能产生。

  自然界天然存在缪子,是由宇宙射线与大气分子相撞产生的。宇宙中充斥着高能宇宙射线,它们抵达地球外层大气时会与大气分子发生碰撞,生成派介子,派介子再衰变成缪子和中微子。“地球表面每平方米的范围内每秒会落下200个宇宙线缪子。”曹俊说。

  缪子性质和电子相似,带电荷,但质量是电子的两百倍。因为质量大、惯性大,它在物质中不容易转向,因此辐射造成的能量损失比电子小,穿透比电子深得多。此外,由高速碰撞产生的缪子本身也带着巨大的动能,以高速冲向地面。高速度、高质量使得缪子拥有“高段位”的“穿墙术”,可穿透几公里的致密地层。

  四川锦屏地下实验室是目前世界上最深的地下实验室,其岩层厚度约2700米,在那里仍然可以探测到来自宇宙射线的缪子。

  “缪子也可以用加速器产生,将质子在巨大的加速器中加速,轰击靶标,产生缪子。”曹俊介绍,但这样的加速器更像是基础建设设施,而不是可移动的设备,并且非常庞大和昂贵。

  例如今年在东莞建设成功的散裂中子源,也是通过质子加速器产生中子的。“质子加速器同样可以用于产生缪子,所以我们很快将会在东莞建立一个试验用的缪子源。”曹俊说。

  “目前只有固定加速器能产生缪子,因此还不具备应用于探测设备上的条件。”曹俊解释,未来如果能够把质子加速器小型化,使其可移动,才有可能制造出类似于CT(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设备对山或大型建筑成像。“目前也有人在进行质子加速器小型化的研究工作,例如可以装在卡车上的超导回旋加速器,但还处于研究初级阶段,短时间内较难实现。”

  在《自然》的报道中,对岩石、矿藏、火山、金字塔等进行扫描所利用的缪子,就是从自然界“信手拈来”的,也是最方便的。

  追踪印迹不需去噪,“成像术”自动化难

  利用粒子成像的设备均可粗略概括为“三段论”:即粒子的产生器件、粒子与成像物体的相互作用以及粒子的示踪。除此之外,对所有粒子示踪信号的分析和再现则是非常关键的软件部分。

  在这样的架构下,无处不在的宇宙线缪子使得粒子产生不是设备中必需的,如何探测缪子成为研究重点。对缪子成像设备与系统的研究自1955年首个缪子测量之后从未停止。

  “当缪子经过物质时,不同密度的物质对缪子的吸收能力不同,最终达到探测器的缪子数量就不同,通过不同方向测到的缪子数量,可以反推缪子走过的路是怎么样的。”曹俊解释缪子成像原理认为,就好像一路全速前进的特种兵,在翻阅沟壑、趟过密林、顺流而下的不同行进路线之后,状态也是不一样的。

  好在缪子属于“重型装甲兵”,可以穿过很多层探测器,其主要的能量损失方式是电离,而不是像光子那样整个消失。因此可以把缪子穿过每层探测器时留下的脚印串起来,看到清楚的径迹,基本不需要去噪技术。

  缪子的探测分为两个过程:首先是粒子鉴别,即把缪子与其他粒子区别开来;然后是获得缪子的具体参数,比如能量与方向等。

  “探测缪子一般用粒子物理探测器,有很多种类。报道中提到的金字塔考古工作同时使用了核乳胶、塑料闪烁体、气体微结构等三种技术。”曹俊解释,此外还有阻性板探测器等常用技术。

  所用探测材质都会通过光、电等效应记录下粒子的印迹。例如,核乳胶是在乳胶中分布了溴化银等显影物质,带电粒子穿过核乳胶层时,使得显影物质发生电离等化学变化,通过显影定影后,可根据影像追踪粒子的径迹,再进行测量。这一“成像术”更像胶片相机,不能即时得到测量结果,难于实现自动化。

  塑料闪烁体则是一种吸收高能粒子或射线后能够发光的材料,通过光电信号转换后,可得到电信号,进而实现自动化计算,并有通过后续算法三维重建、可视化等潜力。

  走向实际应用,还需“命题作文”

  “缪子成像在技术原理上并没有太多需要研究的地方,更多地是如何让它在应用时更方便。”曹俊说。缪子性质、探测方法、成像方法等相关通用性原理已经相对较清楚,但针对某一特定问题如何更准确地探测,并建立行之有效的分析算法,才能够在工作中实践。

  由于缪子与高原子序数的核相互作用明显,很容易用于识别较重的燃料核素,因此,将缪子成像技术用在核反应堆的监测上或者核走私的探查上,都能够实现安全无损的检测。相关研究论文显示,如果缪子成像系统运用于工业集装箱检测,探测器的面积最好大于1平方米。在这样的要求下,阻性板探测器优势更加明显。

  “最近我们在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室把一块块的探测器重新组合,从平面转为立体,每个面放了三层阻性板,每层里面其实还由四层组成。”曹俊解释,虽然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探测宇宙线缪子,但是在实际应用中也可以对集装箱或者山成像。

  每层阻性板之间将加上7600伏特的电压,缪子穿过物质时会使物质电离,但电离作用太小,人是感觉不到的。阻性板加上高压后,一有电离就会形成打火,产生可以记录下来的电信号。曹俊解释:“立方体构造的探测装置,可以测量各个方向来的缪子。多层设计是为了让缪子在穿透每层探测器时都留下一个点,大大提高测量精确度。”

  在针对实际问题的研究工作中,缪子成像方法和关键技术的条件与操作还需要进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式的“命题作文”。例如在回答能否利用缪子地质断层成像探明矿区详细的矿石储量与分布的问题时,在给出肯定回答的同时,还需要通过实验确定采用哪种探测器成本更低廉、哪种分析方法更高效等具体的细节问题。

“我听说你的一位堂兄被一名混沌体修士直接摘下头颅,还有两名谛视期修士也在不久后被斩杀,这是真的吗?”有人在旁边阴仄仄说道,姜遇有些无语,是九黎祖地的全不否,不久前在瑶池山脚下就对神体看不惯,现在又开始揭人伤疤。众人上了望月峰集合的一处广场,上百的分宗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到齐了。

  郭帆:科幻片的特殊性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

  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你说有种危机感,觉得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表达方式,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科幻领域会有这种文化差异留给中国的空间。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

  郭帆:可能都不只是科幻片,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也都会存在危机感。前几年,电视局(指广电总局)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去的是派拉蒙。

  现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前年分别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它会很快超过北美。什么地方的市场大,好莱坞就会被聚集,然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其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一个操作工具,我们有了这个工具,就可以更多地去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

  一开始局里并没有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就是说交流学习,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简单来形容,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而人家是一个产业化、工业化的体系。这是巨大的一个区别,而且这个区别不光是在工具上,还包括管理方式,以及我们的观念上,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而我们大概要用十年的时间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

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2019年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十年够吗?

  郭帆: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拍摄工业水准,我们大概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特效大致差距在10到15年。

  中国新闻周刊:你合作的几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样的?

  郭帆: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即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如果连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比如工业光魔,2000人的规模,包括威塔,2000人的规模,这么多人,他们如果没有活,就一定会出现问题,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过三个月。国内同行必须得不断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才能生存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像工业光魔,当时对你们项目很感兴趣,后来没合作是因为报价吗?

  郭帆:对,实在贵太多了。大概差十倍。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沟通成本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不是语言问题,它是文化的差异问题,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很中国文化的这些东西,他们可能就根本不能理解,这是一个文化障碍。另外一个障碍是什么?就是说一般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分配给你。

  “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了解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跟你现在拍《流浪地球》的这个阶段,有什么不同吗?

  郭帆:起步阶段,我觉得是接近的,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殊的属性,就是它跟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现实。比方说我们玉兔能够登陆到月球背面,然后拍照片,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包括空间站,就不会怀疑。所以在一开始美国真正科幻兴起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末期,有另外一个背景。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需要证明美国是有足够的综合国力,然后国内的观众也特别希望看到美国是强大的,因为是要对抗苏联,这是一个背景。我们现在正好是一个复兴期,中国的文化自信,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提供土壤。

  中国新闻周刊:筹拍过程中的预算超支有几次?

  郭帆:大概有两次。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由于超期带来的,因为比想象中的要难拍很多,我们超期超得比较多。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也跟缺乏经验有关。

  中国新闻周刊:在片场,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

  郭帆:低级错误。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东西、没有过的部门、没有过的职位、没有出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出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因为我们在探索。但是如果常规拍摄中那种基础性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犯的话,我就会比较生气。

  生气和不生气其实是需要有规划的。有时候大家松一点,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别喜欢,但没用到电影里的?

  郭帆:有一场是韩子昂,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忆,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因为我们设定那个年轻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当时他在上海打工,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那段没用到片子里。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从扶持的角度讲,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善空间?

  郭帆: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所谓的物理特效部门,就是我们制作枪支、外骨骼、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 如果说待遇,包括社会认同感,达不到创作人员原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我来做这个。包括很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他为什么要过来?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得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配偶问题,住房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假设10分为满分,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几分?

  郭帆: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就以我个人能力来讲,我打百分。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竭尽全力了。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就是被累倒的。

  “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绪挂钩”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导演的?

  郭帆: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终结者2》,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术角度,从人性角度,从情怀角度上看,都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今天,我也拍不出来那种,太厉害。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看了这两部影片后,我特别希望去做电影,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我特别希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有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你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

  郭帆:我最擅长图像表达,因为我原来画漫画,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只不过现在我觉得比原来好很多。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

  郭帆:后期阶段。包括剪辑的尾期和特效的中后段,工作量大到你计算一下,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都不够的感觉。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这期间需要不断地去做心理建设,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问,都会自我怀疑,就是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干啥,我要去哪儿。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有答案吗?

  郭帆:没有,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有些网友说,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对此你如何评价?

  郭帆: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最好不要跟民族情绪直接挂钩。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就是讲的父子情感。

  (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危难之际,金翼蝠王发出惊惧的惨叫,它的身形不受控制,被一股神秘之力遥遥禁锢住,直接撅走,离开了姜遇的视线。可这股黑雾状气体,在被驱赶之后,又会在焦黄处不知不觉自生自发出来,甚至可以这样说,你去赶多少,就有多少气体生发而出,不管杨立如何灌输,就是无法将这丝丝缕缕的黑色气体驱赶干净。“你难道只有这种水平了么?”无名冷笑道。 (责任编辑:李曼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