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看来,能让对方体面的投降,那就已经是他的仁慈了,但是眼前这个,竟然根本不领情,一点都不上道。“你们这些南人真是麻烦,那我就来了!”那个火云洞的弟子话音刚落,身上就出现了庞大的气势,席卷横扫了出来,浩浩荡荡,有一种蛮荒的气息。这样的资质,如果好好调教,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此时的形势由不得他多想,只有将无名给斩杀了才行。反正他们轩辕殿的人好赖都死光了和他们也无关了,双方能拼一个你死我活,当然是最好的了。

  新华社北京2月20日电题:2019年,全面从严治党有哪些新动向?DD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解读

  新华社记者朱基钗

  20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了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报告全面回顾了2018年纪检监察工作,总结改革开放40年来纪检监察工作经验,同时对2019年工作进行部署,从中可以看出全面从严治党的新动向。

  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报告部署的2019年主要任务,第一条就是:持之以恒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先后开展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并将之常态化制度化。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以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为重点,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我们党的党内思想教育活动始终是常态化进行的,并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切入角度。”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表示,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有利于全党进一步深入运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头脑,更加自觉地为实现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不懈奋斗。

  从政治建设高度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报告强调,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决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紧盯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敬畏、不在乎、喊口号、装样子的错误表现,严肃查处空泛表态、应景造势、敷衍塞责、出工不出力等突出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表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是简单的作风问题,而是严肃的政治问题。比如干部不担当不作为慢作为,影响的是党的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最终侵蚀的是党的执政基础。

  他认为,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一方面要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从讲政治的高度加以认识和重视,同时要追根溯源,深刻剖析成因,推动综合施治,健全相关制度。

  修订《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

  报告透露,《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将迎来修订。

  作为党内首部聚焦问责工作的基础性法规,问责条例于2016年7月印发施行,对规范党内问责工作发挥了重大作用。

  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1.3万个单位党委(党组)、党总支、党支部,237个纪委(纪检组),6.1万名党员领导干部被问责。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随着实践不断发展,一些地方也出现了问责泛化、滥用等问题。有必要通过修订条例,进一步细化完善相关规定,避免不敢问责、滥用问责、一问了之等倾向,让问责更加精准。

  做实做细纪委监委“监督”职责

  报告指出,做实做细监督职责,着力在日常监督、长期监督上探索创新、实现突破。同时强调,特别是把日常监督实实在在地做起来、做到位,敢于监督、善于监督、规范监督,抓早抓小、防微杜渐,咬耳扯袖、红脸出汗,贯通运用“四种形态”,使监督更加聚焦、更加精准、更加有力。

  据了解,这是“日常监督、长期监督”首次成为中央纪委全会单列的一项工作任务。

  “监督是纪检监察机关的基本职责、第一职责,强调做实做细监督,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认识的不断深化。”毛昭晖说,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不是先后关系,而是一体推进的关系。监督是事前事中的,突出的是治本功能。把监督挺在前面,要不断探索创新监督方式方法,把监督的制度不断细化。

  一体推进“三项改革”

  报告指出,“一体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和纪检监察机构改革”,强调要深化派驻机构改革,分类推进体制机制创新,研究制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工作规则和考核办法;强化对中管企业、中管金融企业、党委书记和校长列入中央管理的高校纪检监察机构的领导和管理。

  报告还透露,将推进政务处分法、监察官法立法工作,研究制定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

  辛鸣表示,应对形势和任务的变化,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需要发扬改革创新的精神。“从反腐败到防反腐,要不断创新纪检监察体制机制,健全和完善监督体系,真正把权力置于严密监督之下。”

  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明确强调,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报告明确指出,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管金融企业内设纪委已改设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直接领导。

  “金融安全事关国家安全,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必然要求。”庄德水说,要通过重拳惩治和深化改革,坚决斩断“金融大鳄”和“金融内鬼”关系纽带和利益链条。

  聚焦群众痛点难点焦点

  报告强调,要深入推进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开展民生领域专项整治,聚焦群众痛点难点焦点,解决教育医疗、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等方面侵害群众利益问题;深挖涉黑腐败和黑恶势力“保护伞”;严肃查处“村霸”、宗族恶势力和黄赌毒背后的腐败行为。

  “全面从严治党不仅是宏观的,更是具体的。”辛鸣强调,报告中的这些部署都在释放一种信号,就是要把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进一步传递到群众身边,让人民群众有更多更直接更实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原本这些精血都是以血皇印镇着,但是现在血皇印被无名收走之后,就再也镇压不住了,一下子全部都爆发了出来了。“就凭你!”双子星兄弟脸色沉了下来,无名的话语让他们极度不爽,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们说话,他们更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新京报统计知名音乐综艺各季收视率,专访业内人士探究突破困境趋势

  收视率越来越低,音乐综艺过气了?

  “歌手”历来是湖南卫视的开年王牌综艺,每年都会为卫视带来不俗的收视话题。但自《歌手2019》开播以来,虽然刘欢、吴青峰等歌手的加盟也累积了不少话题和人气,但实际上这档“现象级”综艺的收视成绩较往季却产生大幅度下滑。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歌手2018》前五期CSM55城的平均收视率达1.15,但本季却同比下降近30%,只有0.81。无独有偶,无论是“综N代”《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收视率未能与往年持平,还是新开播的《幻乐之城》《声入人心》等新型音乐综艺虽有话题但“开机率”较低,曾经“现象级”而被市场跟风式投资的音乐类综艺,如今却纷纷后续乏力。为何众多类型中,唯独音乐类综艺的表现整体开始趋于平庸?音乐节目面临着怎样的困境?为此新京报采访多位业内人士,揭露上述问题的原因所在。

资料图:《中国好声音》节目现场。 中新社发 郑巧 摄
资料图:《中国好声音》节目现场。 中新社发 郑巧 摄

  原因

  固定模式难创新

  为何音乐类型难以再现爆款?首先,如何创新,是制作者们急需突破的瓶颈。从《中国好声音》《歌手》到《我想和你唱》《蒙面歌王》,所有热门音乐综艺的模式均有迹可循。为了保证成功率,大多节目都会“复制”原模式进行二次开发。据悉,《中国好声音》购买荷兰TALPA公司的版权后,制作团队不仅可以获得版权方的“制作宝典”,版权方还会派专业技术顾问参与制作、对中国团队进行定向培训。虽然《中国好声音》在更名为《中国新歌声》后的这三年改用原创模式,但例如将转椅改为下冲式坐椅;导师选人超过固定数量便要battle等赛制创新,并没有彻底翻新该节目的固定认知,缺乏惊艳的《中国好声音2018》,收视未有起色。

  “有固定模式的音乐综艺创新起来确实很难。”曾参与音乐综艺制作的导演C表示,“涉及招商、请嘉宾、观众黏性,它不像其他类型,即便换汤不换药,只要更新游戏环节、变化录制地点、邀请全新的嘉宾,就能够让节目快速有新面貌。音乐综艺需要从模式的逻辑根本去创新,又不能失去原本成功的元素,这对创作者是极大考验。”

  选手紧缺需“挖地三尺”

  此外,大量音乐综艺对草根歌手的挖掘导致“选手慌”,也是此类型难创辉煌的原因之一。《梦想的声音3》总导演孙竞曾透露,音乐节目数量增多,确实令素人资源被过度开发。虽然报名《梦想的声音》的选手并未减少,但很多好苗子确实需要“挖地三尺”。“我的朋友去大凉山时,遇到当地的一个酒吧服务员,唱得非常好,于是赶紧推荐给我,我们便去大凉山找。当地录音棚如果偶尔遇到一个唱得不错的,就会帮我们记下来。还有一些乡村的民族歌手,都是要靠节目组朋友的朋友,以及各种人脉去挖掘。”

  而“选手慌”也进而造成音乐综艺的造星能力持续下降。李宇春、张靓颖、吴莫愁、张碧晨、邓紫棋等如今娱乐圈的知名歌手,大多均是从音乐综艺被观众熟知。但当问及《中国新歌声》的冠军是谁?《蒙面唱将猜猜猜》推出了哪些惊艳的歌手?即便是忠实观众也很难答得出来。

  注重塑造人物向真人秀倾斜

  虽然老牌音乐综艺持续遇冷,但仍有不少音乐节目异军突起。其中网络综艺表现突出,《中国有嘻哈》以26.8亿的点击量成为2017年的“黑马”;《明日之子2》42.9亿的播放量也远超第一季的25.7亿。据腾讯娱乐白皮书,音乐综艺在数量上仍在称霸卫视屏幕。从2016年的14档,2017年的20档,再到2018年的18档,制作公司没有放弃音乐综艺这块蛋糕。

  “音乐综艺在制作难度上,略低于其他类型。除去头部综艺以外,无论是棚内投入、创意产出、模式创造等维度,一档户外真人秀不仅需要创造模式,每一期还需要翻新立意、游戏环节等,而音乐综艺的开发难度更多是在一开始。”综艺导演C认为。

  但在观众审美提高,市场竞争加剧之下,如何提高音乐综艺的市场存活率,仍是不少制作公司面临的难题。“目前综艺市场已经明显从单纯唱跳的关注,转移到偶像式的形象关注上。与之相对应,综艺类型的本体也应该让位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博见传媒创始人吴闻博博士表示,如今能上热度的话题,往往都是人物,而非音乐本身,音乐元素应该是塑造人物的有效手段。综艺评论人W也表示,目前诸多音乐综艺过分注重塑造明星以及完善赛制,但对素人故事的深度挖掘,以及如何增加真人秀,仍很难拿捏准确,“一档音乐综艺能够长期被观众关注,一定是其中某个选手或人物曾成功出圈,将这档节目的影响力和效应带起来。比如《声入人心》到了后期,其实阿云嘎、郑云龙等人才是节目的看点。大家会因为选手,去关注节目,去关注美声。但如何塑造人,确实是很多注重棚内竞技和明星效应的音乐综艺面临的突破口。”

  吴闻博表示,把音乐节目从本体关注,转移到对人物塑造的手段上,会是制作的趋势。“目前演播室节目真人秀化已经是潮流,比如《声入人心》《以团之名》更多还是以音乐元素作为塑造人物的有效手段。《中国好声音》最新一季设置选手候场区、增加选手前采、后采,现场互动部分(选手故事、导师调侃)再度增加都是真人秀的体现。《歌手》增加内投和票数分配,也是为了刺激参与者心理。”

  而《中国有嘻哈》《即刻电音》《创造101》等节目的成功,也证明音乐综艺追求垂直细分的重要性。综艺评论人W表示,最早的音乐综艺更多是以流行音乐为主,一档节目囊括了摇滚、嘻哈、美声等多种音乐类型,追求全面但缺少针对性,也很难挖掘人物的共性和个性;但嘻哈、电音、摇滚、原创、对唱这些看似小众的内容,实际上更容易满足观众对于新鲜感、猎奇心的需求,也是潜在的流行文化,“垂直引爆大众围观,本就是近几年综艺的发展趋势。当观众对流行音乐产生审美疲劳,草根选手越来越缺乏个性和实力时,只有做大家都没做过的类型和音乐文化,被市场关注也是符合内容规律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我怎么听着像是一处大凶之地啊!”角木蛟低声对无名说道,出了帝都之后两人就换成了各自的衣服,并没有穿那么招摇的北斗的装束。“不,你不能杀我!”风公子瑟瑟发抖,害怕的大喊道,这次他是真正的怕了,之前他是恨极了无名,知道无名很厉害,但是却一点都不怕无名,因为当时无名不过是和血奴一起联手,这才能追杀他,但是如果只有无名一个,他却一点点都不怕的。一千一百道! (责任编辑:卫康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