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年轻乞丐却是未知未觉,一动不动,弩箭啪的一声射中其身体后,旋即一弹而开,跌入了黑暗之中。只是小荒门武器研究制造所的设计太过高明了。药铺之中空间倒还算不小,内里设有问诊之处,开方抓药之人也是络绎不绝。

风声呼呼,夜色潇潇。眼见着石暴疾冲而至之时,首当其冲的五、六名金衣卫手中武器向着不同角度一刺而出,看上去就像是倏然耸立而起的豪猪刺一般。

  幸福社区的“幸福密码”

□ 本报记者 刘志月 本报通讯员 冷晓冰

  “大家跟上,我们到这边一起拍张合照。”在王波招呼声中,七八人的队伍迅速聚拢,留下了2019年的第一照。王波是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幸福社区的民警。今年1月,他和“徒弟”吴昊带着幸福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戒毒人员完成了新年第一次聚会。

  自从社区康复中心建立运行以来,幸福社区民警、禁毒社工与戒毒康复人员的聚会、座谈聊天已是社区常态化工作之一,让曾经困扰社区工作者的老大难问题化解于无形。

  幸福社区位于襄阳市火车站东北侧,辖区总面积162080.8平方米,现有居民楼66栋、居民2412户。社区工作人员现有19人,社区“两委”班子成员11名,网格员7名,社区民警两名。“我们紧紧围绕‘发案少、秩序好、社会稳定、群众满意’的工作目标,整合各方资源,调动起每一名网格员和社区工作者的热情,大家互通有无,让幸福社区更幸福。”幸福社区居委会书记陶传兵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回访帮助特殊群体

  戒毒人员的服务管理,曾是幸福社区面临的一大难题。发现吸毒人员不难,但更重要的是帮助这些特殊群体彻底远离毒品,这也是幸福社区推进戒毒人员康复管理的一项重点工作。为此,幸福社区成立了戒毒康复中心。

  刚开始,按照樊城禁毒中队提供的在册吸毒人员名单,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一个个给打电话,但对方大多态度冷淡,不太爱理睬。随后,中心的陆薇、赵炎等人就一起上门家访、“拉人”,但是聚拢这么一批人着实不容易。

  王波也曾花费大量时间向吸毒人员解释强制戒毒和社区康复的差别,宣讲加入社区康复的好处,但效果甚微。在走访过程中,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小梦(化名)“优势”显现出来。小梦曾吸毒8年。戒毒后,她主动做起戒毒志愿者,一干就是3年。在幸福社区禁毒社工戚红眼里,小梦更了解戒毒人员的内心想法,更容易取得他们的信任。

  “他们了解到小梦如今在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就都愿意来了,很多还点名要跟小梦聊天。”戚红说,有名大哥一来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就点名找小梦,常常是一聊就聊一上午。

  经过一段时间磨合,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和社区民警配合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双方分工合作,形成了“回访随访D心理支持D知识宣讲D组织活动D医疗救助”一体化的社区戒毒康复流程。

  按照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相关规定,幸福社区社工、志愿者与社区民警定期随访、回访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并进行尿检。康复人员的尿检结果和康复情况,及时与公安系统动态管控系统对接,每月把康复人员的尿检结果和康复访谈情况汇总上报,协助管控数据的更新,并提供定期体检及部分医疗救助服务。

  截至目前,该中心共对105名戒毒人员建档,成功帮助65名吸毒人员戒毒康复。

  走访织密平安网

  幸福社区地处繁华地段、四通八达。针对辖区流动人口多,治安形势复杂的情况,王波他们在治安监控基础上开展频繁走访,将热心群众发展为新的“耳目”,“织密”社区平安情报信息网。

  2018年12月13日,王波走访幸福社区辖区一家生产工业用胶的企业时获取一条信息。该企业财务称,近期自己在核对该年度车票报销单据时,发现大量车票与实际出差情况不符,有将近1万元的票据是假的,但是报销提供的火车票却是实实在在的。了解情况后,王波立刻将情况反馈给樊城公安分局中原派出所刑侦中队。警方即刻开展调查。

  原来,这家企业的员工提供给财务的火车票是从微信上10元购买到的假票,肉眼根本无法分辨。民警根据线索找到了假火车票售卖者张某及其住所。

  在张某住处,民警当场缴获假火车票24张、半成品火车票627张,收缴假汽车票成品18张、半成品1003张,制假电脑2台,打印机3台,照相机1台,还有各类假票模板,涉案金额1万余元。

  “基础工作信息化,是社区警务工作生命线,民警在‘一标三实’采集基础信息时做到全域覆盖,积极推行错时工作制,做到见房知人、见人知情。”樊城区委常委、公安局局长杨朝晖说,社区民警要充分利用人熟、地熟、情况熟的特点,发挥其在日常信息反馈、案件线索提供等方面主要作用,才能切实做到保社区平安。

  2018年5月,幸福社区还组织治保主任、网格员、社区民警和社区律师成立社区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专班,专门对楼上楼下房屋漏水、邻里纠纷等民生小事共同商议、共同解决。

  接访提升幸福感

  3个小时,在幸福社区办好居住证,这让外地来襄阳务工的一对小夫妻感觉不错。

  2018年12月28日,这对小夫妻小跑着来到幸福社区警务室:“警察同志,我们要办理居住证,要怎么办理啊?”王波一问,才知道原来夫妻俩从外地来幸福社区做生意,他们的孩子年后面临着上小学的问题,因为没有居住证,孩子上学报不上名,夫妻俩十分发愁。能3个小时办好居住证,多亏了改造升级后的社区警务室。

  由于幸福社区外地来做生意的商户多,居住证办理量大。接访中,幸福社区居委会总能听到群众关于在社区申办居住证不便捷的反映。2018年10月,经反复考量,幸福社区警务室成功增设了居住证办理点,将公安内网接入警务室,安排居委会专人对流入人口进行信息采集。

  “在未设立居住证办理点前,幸福社区居民要办居住证必须到派出所办理,由派出所联系社区居委会核实情况。这样一来,居民办证时间就会很长。”王波说,办理点设立后,社区民警自己就能马上联系居委会,同网格员一起实地走访,了解情况后快速办证。据统计,自增设居住证办理点以来,幸福社区共为42名群众办理居民居住证。

  幸福社区还设立了网上警务室,警民联系微信群、QQ群,与辖区主要单位,居民代表互动,宣传法律法规,通报辖区警情,接受咨询,答疑解惑,发布服务民生、便利群众的新举措。“整合资源,让社区工作效率不断升级,方便了群众,也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居民的安全感和获得感不断增强。”陶传兵说。

  图① 幸福社区戒毒中心工作人员正在对前来寻求帮助的居民进行禁毒知识宣讲。

  图② 幸福社区居委会治保工作人员和社区民警在社区旅馆业主家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并对住宿旅客实名制工作进行检查。

  冷晓冰 摄

事实上,如果不是神军太过咄咄逼人,不给他们两个兄妹活路,他也愿意交出这枚剑令,毕竟得到和自己实力不符合的东西,尤其是当这个消息泄露的时候,就是一场天大的灾难,这个道理没有人不懂,他们也是精明过人,自然是懂的。“轰隆隆!”无名身上再度一股恐怖的气息沸腾了起来,《霸体诀》第五层,终于成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15日电(袁秀月)“《白蛇》是中国传统的一个爱情故事,我们希望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一些东西把它发掘出来。”14日,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研讨会在京举行。导演赵霁说,他希望讲出来的故事能够有年轻人喜欢,所以一直在想怎么把白蛇这个老故事找到一个新视角。

《白蛇:缘起》海报
《白蛇:缘起》海报

  研讨会由中国传媒大学、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追光动画、华纳兄弟主办,卓然影业、《当代动画》杂志承办。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孙向辉,传媒大学校长廖祥忠,动画学院院长黄心渊,音乐与录音学院教授王铉,研究生院副院长贾秀清,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张歌东,电影频道总编室主任董瑞峰,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于洲、袁野,《白蛇:缘起》导演黄家康、赵霁,制片人崔迪,华纳兄弟副总裁、中国区电影制作负责人姜朋,华纳兄弟动画项目负责人杨旭等业内专家和主创团队到场并分享讨论。

  此外,电影文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左衡,《当代动画》杂志副主编、编审张文燕,卓然影业CEO张进,卓然影业副总裁谢轶也到场并参与讨论。

《白蛇:缘起》海报
《白蛇:缘起》海报

  《白蛇:缘起》在“白蛇传”的基础上有所创新,讲述了白素贞在五百年前与许仙的前身阿宣之间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目前电影票房已经过4亿,电影口碑也不错,豆瓣评分7.9分。

  孙向辉称,他们连续几年做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而在2019年春节中,《白蛇:缘起》在观赏性方面位于各档期的第三位,在整个历史调查的24部动画影片中居于第一位。

  “这个影片还有一个特点,获得了不同层次观众的一致认可,普通观众的满意度评分85,专业观众评分是78.4。在专业观众评分里边,它只比两个偏低,一个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一个是《功夫熊猫3》。”孙向辉说,无论从它的艺术性,或是从整个市场对它的反响来说,她都觉得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动画的希望来了!”在廖祥忠看来,《白蛇:缘起》能够起来,这是必然的现象。一是大家赶上了好时代,二是因为有很多的追梦人,有很多的公司奋起直追,才有了现在。

《白蛇:缘起》海报
《白蛇:缘起》海报

  “十几年前,很多人问我对未来中国动画电影的看法是什么?我回答的很简单,我说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希望。大家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就基于一点,我在高校对于这帮孩子,对于他们的判断,对于他们的认识,对于他们的发展,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廖祥忠表示。

  《白蛇:缘起》导演黄家康也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他在香港长大,接触国外的动画比较多。但他发现,很多人对国外的文化不太了解,没办法完全理解电影中的剧情内涵。因此,当他在做一个传统故事的时候,他发现对于创作者来说,内容是很大的优势。

  “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了解白蛇这个传统IP,基于我们对内容的理解,我们很容易去沟通。所以在创作的时候,我们团队觉得这个笑点不好笑,假如这个很感动,可能会更接近观众。所以,我们本地题材的好处就是可以更靠近观众。”黄家康认为,很多年轻观众也很期待中国传统题材的故事,但是并不是把原著走一遍,而是根据现有的价值观做一些改变。因此未来在创作上,他们也会向这个方向发展。(完)

接下来当其偷眼瞄向了所在的这处研发核心区的时候,让其心中陡然生起了一丝期冀之感。青年渔民用手挠了挠腮帮子,抠下了一小片鱼鳞后,一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边身子向前挪了挪,略显诧异地说道。城墙上的武者看到这头异兽的出现,顿时脸色都变得苍白,这头异兽的凶威滔天,可怕之极。 (责任编辑:路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