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都是大喊一声:藏星峰上的那条土狗来了!然后所有人做鸟兽散。“可是他到底是怎么完成的,这简直不可能,大圣境的高手都不可能完成!”“愚蠢!”无名冷笑着,手中的剑意凝聚成一柄长剑再度朝着朝天犼攻伐而去。

“我是无敌的!”第二神主有些癫狂,随即无名冷笑一声,脚下猛然一踏犹如一道金光一般,瞬间杀到了第二神主的面前,一巴掌犹如磨盘一般拍下。那些符箓犹如一个个细胞一般,开始凝聚出一个人形的模样,与此同时,天辰镜之中无尽的灵丹开始不断的被燃烧,灵气不断的注入天源镜之中,天辰镜得到这些灵气的灌入登时发出一阵阵血色的光芒,凝聚血奴的速度更加的加快。

  洛希极限: 天体是否被撕碎的关键词

  天文词典

  最近热播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中,有一个场景震撼人心:地球“流浪”到木星附近时,一部分大气被木星的引力吸引过去,形成一股气体流,而随着不断接近地木“刚体洛希极限”,地球的命运也危在旦夕。

  尽管严格的计算证明以上场景可能有所夸大,但洛希极限到底是什么?当两个天体靠得足够近、小于两者的洛希极限时,真的会导致天体的物质流动或者整个被撕碎吗?

  潮汐力导致天体变形

  任何物体之间都会有相互作用的引力,天体也不例外。当我们把所有物体都假定为一个大小可以忽略的点状物时,事情就非常简单:引力处于两个点的连线上。但是,两个天体间的引力,却比两个点之间的引力复杂很多:天体往往很大,不可以随意假定它们是一个大小无限小的点。这种情况下,必须研究天体对另一个天体的每个部分的力的大小与方向。很显然,天体对另外一个天体的每个点的力的大小与方向基本上是不相同的。

  这导致一个天体对另一个天体的引力可以分解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导致二者绕着共同的中心旋转或者彼此靠近;另一部分在不同方位拉扯或挤压天体,使天体变形。后者被称为潮汐力。

  我们的地球就受到月球的潮汐力,这个力导致地球上的海水在与月球的连线方向的高度比其他地方高,随着地球自转和月球的公转,海水在水平方向上流动,形成潮水。事实上,月球对地球上的大气和岩土也有潮汐作用,分别被称为“气体潮”与“固体潮”。我们的地球对月球当然也有潮汐力。

  《流浪地球》中,地球大气被木星吸走,木星大气被地球扰动,这都是潮汐力导致的气体潮。在现实中,一些气体恒星构成的双星系统中,如果靠得太近,潮汐力就会使其中一个恒星的气体流向另一个恒星。

  液体和固体的极限值不同

  潮汐力的强度与距离有关,天体之间的距离越小,潮汐力越大,天体变形就越严重。19世纪法国天文学家洛希计算后发现,当天体的距离近到一个极限值的时候,其中一个天体就会被另一个天体施加的潮汐力撕碎,这个极限被称为“洛希极限”。

  假定两个天体之间的质量差距非常大,那么洛希极限的值只与两个天体的密度与被撕碎物体的物理状态有关:将大天体密度与小天体的密度的比值开3次方后,再乘以大天体的半径以及一个倍数,就是洛希极限的值。如果被撕碎物体为气体、液体或者非常松散的固体,这个倍数就是2.455;如果被撕碎物体是很坚硬的固体,这个倍数就是1.26。后者即为电影中提到的刚体洛希极限。洛希极限是从天体中心开始算的,如果要算这个被撕碎天体与大天体表面的距离,还要减去大天体自身的半径。

  我们可以举个特殊的例子来简单计算洛希极限的具体的值。如果大天体与小天体的密度比值是1,洛希极限值就是大天体半径的2.455倍或1.26倍,那么物体与大天体表面的距离为大天体半径的1.455倍或0.26倍时,就会被大天体撕碎。

  木星光环来自被撕碎的卫星

  地球接近木星时,因为寒冷,水全部结冰。木星与地球的密度分别是1.326与5.514克每立方厘米,比值开3次方就是0.622。假设地球上的冰和岩石可以忽略、地球几乎全是岩浆和空气,那么地球靠近木星时的流体洛希极限是1.527倍木星半径。木星半径大约是7万千米,所以当岩浆和空气组成的地球距离木星表面的距离达到约4万千米时,就会被木星撕碎。假设地球完全由非常坚硬的岩石和冰构成,其洛希极限就是0.784倍木星半径,位于木星内部,因此不会被木星撕碎。正是这个原因,《流浪地球》中对刚体洛希极限的描述被不少人认为略显夸张。

  由于接近木星的地球是空气、冰、岩石与岩浆的混合体,当它非常靠近木星时,虽然不会被完全撕碎,但地壳会严重变形,导致电影中描述的地震;此外,大气与内部的岩浆被木星的巨大潮汐力猛烈扰动,导致电影中描述的岩浆喷发以及大气流失。

  尽管地球不大可能被木星撕碎,但太阳系内却经常有一些倒霉的小天体被木星撕碎并撞击木星。最著名的是1994年发生的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撞木星事件。计算机模拟表明这颗彗星与木星的距离在1992年时就已小于松散固体的洛希极限,因此它被撕碎成21个碎块,而这些碎块是相对坚固的固体,未被继续撕碎。从1994年7月16日到22日,这个彗星的所有碎块先后撞击木星。

  天文学家的研究还表明,太阳系内的一些巨大的行星不仅会俘获路过的天体,还会将一些靠得足够近的天然卫星撕碎。例如,土星的光环大多数位于土星卫星的洛希极限内,很可能是被潮汐力撕碎而成的。

  (作者单位:广西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

时至此刻,当石暴看到小荒山上上下下依旧是一片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繁忙情形时,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轻轻地长叹了一声。曾几何时,蛮神天庙也是一个超然的庞然大物,曾经多次和鼎盛时期的虚空学府碰撞过,但是后来虚空学府虽然没落了,但是蛮神天庙也陷入了分裂之中,无论是现在的火云洞亦或者是百蛮洞,都曾经是蛮神天庙的一支,蛮神是所有蛮人共同的信仰,和五域之中的武学不一样的是南荒之中的武学所有的共同点就是,这些武学追根揭底都是蛮神所授,所以往往练到深处就能凝聚出蛮神的虚影,甚至于是凝聚蛮神真身,成就蛮神。

  拍出《追捕》与《人证》,他足以被中国观众铭记

  【一种怀念】

  去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在中日关系回暖的契机下,众多日本电影被引进,也有日本导演拍摄、中国演员参演的电影上映。实际上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就有日本导演带着作品进入中国了,这个导演就是佐藤纯弥。遗憾的是,他已于2月9日去世,享年86岁,但他对于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很多人乍一看这个名字,会觉得有些陌生,但是他的两部代表作品,在中国算得上家喻户晓DD《追捕》与《人证》。其中,由高仓健主演的《追捕》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大陆上映的第一部日本影片,近年也有吴宇森导演的翻拍版本。而《人证》里的《草帽歌》,也是一代人对于日本电影的集体记忆。但是佐藤纯弥导演与中国的缘分不止如此。除了知名的《追捕》和《人证》外,他执导的《新干线爆炸案》《俄罗斯归乡梦》《爱的权力》等片都曾在大陆公映。

  进入上世纪80年代,曾有一段时期被称为中日蜜月期,这个时候有大量日本流行文化引进。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中日合拍片诞生。佐藤纯弥于这个时期在中国拍摄了两部电影DD1982年上映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与1988年上映的《敦煌》。

  《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原定的日本导演是中村登,但因为中村登导演的身体原因,不能继续影片的创作,换成了佐藤纯弥。当时的报道称佐藤纯弥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正直的、有艺术才华的艺术家”,他在中日关系问题上态度很明确,认为日本侵华战争是一种罪恶,战后日本人民应当向中国人民进行最诚挚的道歉,以此得到原谅。

  在他进入《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创作后,将他的中日关系态度带入了影片创作中,并希望作为影片的主题。在剧本讨论会中,佐藤纯弥提出了两个至关重要的建议:一个是影片要以日本侵华战争为背景,故事的时间跨度需要压缩,主要展现中日棋手及其家庭在战争中遭受的苦难;第二个是以时空交错、倒叙穿插的结构展现故事。这个方案一开始在中方内部产生了矛盾,经过了多次讨论,最终因为佐藤纯弥作为一个日本导演,主动提出在片中展现日本军国主义给两国人民带来的苦难,修改方案得到了认可。

  在《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上映的次年,佐藤纯弥又带着影片《空海》到中国拍摄了外景。在陈凯歌的《妖猫传》后,想必大家都很了解空海这个人物了。

  作为中日友好的一个重要历史人物,佐藤纯弥在空海坐化一千一百五十周年之际,拍摄了这部影片。在1997年,佐藤纯弥还拍摄了以侵华战争期间北京猿人头盖骨遗失事件为背景的科幻影片《北京猿人》,其中有著名华人女星王祖贤的出演。可见,中日友好是他毕生希望通过电影创作传达的一个重要主题。

  直到2010年,佐藤纯弥还在坚持创作。在诊断出疾病后,佐藤纯弥拒绝治疗,希望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自然地面对生老病死。

  佐藤纯弥代表了中日电影史上一段美好的时期,通过文化层面的交流,两国之间的历史问题得到一定的缓解,也让我国人民在历史角度之外,更了解军国主义覆灭后的日本。尽管佐藤纯弥并不是电影史所歌颂的那一类艺术大师,但从类型片创作以及历史角度来看,他也是一个值得尊敬和纪念的人物。

  □耳朵(影评人)

到了返程归来的那一天,我们九十个人一个也不能少。先提这几点想法,各位发表一下意见吧。”这让周围许多观战的弟子都是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他们都是被无名和那个年轻人的打斗吸引过来的,但是绝对没有想到无名居然举手间就将那个年轻人给镇压了,不费吹灰之力。 (责任编辑:郭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