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独远,已经踏步继续前来。一见,也是担心,道“风,危险!”风,无奈,双翅一振动,电光一逝,已经是再次回到独远身边。一旦达到了像朱雀这般境界的神兽,就可以随意的幻化成人的模样了。“好吧!”说着女孩直接趴在了那妖兽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一旁的无名直接傻了眼。

乍看上去,其一下子就像是老上了十多岁不止的样子。此剑曾在第七次卫国战争的一场关键战斗中毙敌百余人,从此血浸剑身,嗜血成性。

  新华网记者 赵银平

  【学习进行时】在“数与网”的世界里,中国如何才能把握住主动权?建设网络强国,是习近平的回答。在中央网信委成立一周年之际,新华社《学习进行时》原创品牌栏目“讲习所”推出文章,带您一起深入了解习近平的网络强国之道。

  互联网大潮汹涌澎湃,中国“弄潮儿向涛头立”。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牢牢抓住“千载难逢的机遇”,大力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取得累累硕果。

  在把“网络大国”建设成“网络强国”的进程中,习近平一直“在线”。

  一字之谋

  2014年2月27日,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在作出“我国已成为网络大国”判断的同时,指出“国内互联网发展瓶颈仍然较为突出”。

  “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直面现实,习近平提出: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

  由“大”而“强”,一字之谋,谋深虑远,是信心的张扬。

  既“大”且“强”,一字之进,进而不止,是境界的腾跃。

  建设网络强国,从此成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核心词汇。

  “当今世界,网络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全面融入社会生产生活,深刻改变着全球经济格局、利益格局、安全格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新常态要有新动力,互联网在这方面可以大有作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信息化为中华民族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建设网络强国,时也势也。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其中首次提出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

  2015年12月16日,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指出,“十三五”时期,中国将大力实施网络强国战略。

  2016年4月19日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明确要求,要“切实贯彻落实好”十八届五中全会、“十三五”规划纲要对网络强国战略的部署。

  2016年10月9日,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集体学习,这次集体学习的主题就一个:实施网络强国战略。

  党的十九大制定了面向新时代的发展蓝图,提出要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2018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揭开了国家网信事业的新篇章DD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改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负责这一领域重大工作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

  2018年4月20日至21日,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系统阐述了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深刻回答了事关网信事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成为指导新时代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发展的纲领性文献。

  ……

  有了战略规划和遵循指引,中国的网络强国建设蹄疾步稳。

  一“网”无前

  建设网络强国,习近平运筹帷幄。

  有亲自挂帅,强力推动。

  从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到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习近平谋大势、定方向,其核心作用,无可替代。

  有顶层设计,与时偕行。

  从2014年2月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拉开我国网信事业深化改革的大幕,到2016年4月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厘清了必须正确认识、把握和处理的关键性问题,为建设网络强国指明方向;从2016年10月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网络强国战略进行的第三十六次集体学习中提出要努力做到“六个加快”,到2018年4月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用“五个明确”高度概括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深入全面的思考,与时俱进的要求,为网络强国建设保驾护航。

  有细处入手,构建体系。

  对技术,他强调要“牵住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这个‘牛鼻子’”;对人才,他强调要“解放思想,慧眼识才,爱才惜才”;对安全,他强调要“增强网络安全防御能力和威慑能力”……立足现实的要求,着眼未来的考量,为网络强国建设搭起四梁八柱。

  有排兵布阵,举措频出。

  从网络提速降费到网络安全法启动实施,从连续主办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到阿里云数据中心基本覆盖全球主要互联网市场,从《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出台到《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印发……一系列“大手笔”的背后,是习近平带领中国迈向网络强国的决心与信心。

  建设网络强国,总书记一直“在线”,从未缺席。

  建设网络强国,中国一“网”无前,大步前行。

  一“网”情深

  建设网络强国,总书记的一“网”情深,为的是何人?

  我们先来看几组数字:

  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互联网普及率达57.7%;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2.9%;截至2017年11月,全国贫困村宽带的覆盖率已达86%,农村电商有效帮助贫困地区农民增收致富,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从五年前的25%上升到90%,越来越多贫困地区的孩子通过互联网学习、成长。

  看似枯燥的数字背后,是鲜活的故事。

  “这里是北京自然博物馆,今天主要带小朋友们看5件化石。”在距离北京2500公里的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播乐乡鸭团小学,当地60多名孩子聚集在教室里,通过大屏幕上的直播,跟随着北京自然博物馆科普部高源老师的脚步,一同参观、学习恐龙科普知识。通过互联网,这些农村孩子们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这是互联网电视,这是无线座机,手机上一直都有WiFi信号。”西藏那曲市罗玛镇普拉村村民边巴扎西一边介绍,一边将自己新做好的藏装发了朋友圈。自从通了宽带,他家的藏装销量翻了一番。

  变化的数字愈加亮眼,美丽的故事越来越多。当民生百事遇上“互联网+”,百姓的日子产生了幸福甜蜜的“化学反应”。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理念:“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一个坚持:“网信事业要发展,必须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习近平强调要“适应人民期待和需求,加快信息化服务普及,降低应用成本,为老百姓提供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信息服务,让亿万人民在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上有更多获得感”。

  对一些地方长期存在的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问题,他要求“加快推进电子政务”,“着力在融合、共享、便民、安全上下功夫”,“用信息化手段更好感知社会态势、畅通沟通渠道、辅助决策施政、方便群众办事”。

  ……

  声声暖心,句句关情。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多中国人民”。

良久,白衣少女微微一笑,一声轻问,笑道“少侠...少侠,你怎么了?”杨立在大兔子体内放置掌心雷的时候,也是非常小心,稍有不慎,引爆了的话,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实虚假界线或被打破亟待规范AI技术

  女演员杨幂被AI技术换脸惹争议专家认为

  □ 本报记者 侯建斌

  近日,女演员杨幂因为一段“换脸”视频上了热搜。

  视频中《射雕英雄传》中扮演的“黄蓉”角色被替换为杨幂,一般人很难肉眼识别出这是“移花接木”的结果。

  这段视频发布后立即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认为,以后演员可以不在拍摄现场,完全可由替身完成,后期再将脸替换上去;也有人质疑,这种做法涉嫌侵犯了当事人杨幂的肖像权;更有人担忧,刷脸识别的各类手机支付方式将不再安全。

  面对涉嫌侵权争议,视频制作者回应称:制作视频主要用于技术交流,并无营利行为。

  相关回应未能平息争议,视频背后的AI换脸技术让不少人细思极恐。

  那么,视频制作者的“换脸”行为是否合法?AI换脸技术的出现将带来哪些风险?如何加以规制?就此,《法制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业内专家。

  无营利不能作为抗辩理由

  前不久,一个“朱茵变杨幂”的视频在bilibili(视频弹幕网站)上火了,视频被传至微博后引起轩然大波,侵权、安全等争议声接踵而至。

  记者注意到,这段视频节选自1994年版本《射雕英雄传》,剧中“黄蓉”角色的扮演者为朱茵,视频制作者在AI技术运用的帮助下,用杨幂的脸完美替换了朱茵,不仅毫无违和感,而且普通人根本无法看出被替换过。

  视频引发争议后,视频制作者随即下架视频,并在微博上公开回应称:“创作初衷是希望让更多朋友认识这项技术,避免将来有人在伪造明星负面内容的视频时,会给公众人物带来更大的损失。同时也让更多人了解造假视频背后的工作原理,提高公众辨识能力。”

  据媒体报道称,视频在被撤下之前,微博阅读量超过1.2亿、讨论数达2.8万条。

  那么,制作并传播换脸视频是否合法呢?无营利行为是否可以用来侵权抗辩呢?

  “杨幂换脸视频,已经侵犯了当事人的肖像权。”中国科学技术法学会人工智能专业委员会委员李晟教授告诉记者,在互联网的生产模式之下,很难以传统的“营利”标准来界定是否侵权。

  李晟进一步指出,换脸视频制作之后在网络上流传,无论对制作者本人,还是对相关网站而言,其形成的流量已构成一种营利的新形态,并不因为视频本身无需付费,就能以非营利性质为由对侵犯肖像权进行抗辩。

  肖像权是一种人格权,除体现商业价值外,还具有精神利益这一基本属性。李晟直言:“即便《射雕英雄传》的朱茵版本在观众心目留下了美好印象,也不能代表其他演员愿意将自己的形象代入其中,当事人可以通过主张肖像权来提起侵权诉讼。”

  西南政法大学人工智能法学院副教授刘小红认为,依据侵权责任法有关规定,认定是否侵犯演员杨幂的肖像权,无需考虑营利因素,而应判断行为人是否有过错。

  刘小红告诉记者,侵权责任法第二条对民事权益作了列举式规定,其中就包括肖像权、名誉权等。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七条规定,不论行为人有无过错,法律规定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依其规定。显然,按照侵权责任法规定,对于换脸是否构成侵犯肖像权,并没有附加营利的条件。

  换脸技术门槛大幅度降低

  据报道,换脸这项AI技术在国外名为Deepfake,已经出现一年多。由于门槛不高,已经造出许多假视频,涉及对政治人物、明星的恶搞等,甚至还被用于制作不雅视频。

  而在国内,“被换脸”的演员也不止杨幂一人,据网友爆料,杨颖、刘亦菲、刘诗诗、赵丽颖等演员的AI换脸视频,均在网络上出现过。

  记者采访了解到,对视频人物的改头换面,并非全新技术。早在照相机时代,就已经出现对政治人物的改头换面。后来,随着PS技术的发展,照片改造更加容易,以至于发展出合成不雅照片进行诈骗的产业链。

  “Deepfake技术的出现,大幅度降低了换脸的技术门槛。”在李晟看来,与此前相比,Deepfake的运用使得普通人有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技术处理,恰似“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李晟提醒,Deepfake技术的运用将带来通过量的积累引起质变的社会效应。如果只是个别人在运用,那么,现有的法律规则足以有效应对;如果该技术被普遍运用,则现行法律体系难以仅仅通过肖像权或名誉权这样的权利规范加以应对。

  李晟解释说,如果该技术被普遍运用,传统意义上关于“真实”与“虚假”的界线在很大程度会被打破,这也是当前面临的真正挑战。这意味着过去基于对“真实”的判定为基础而采取的法律行为,有可能都成为建构于流沙之上的“城堡”,比如,更为普遍但更难以察觉的诈骗、诉讼中的虚假证据及更容易散布的谣言等。

  人工智能技术是把双刃剑

  从智伴机器人到自动驾驶汽车,再到法院的智能语音识别、智能审判系统等……近年来,人工智能开始走下神坛,进入民众视野。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企业视角,人工智能都被提上了新的高度。

  在国家层面,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足以说明对其重视。

  在企业层面,全国人大代表、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今年两会期间提交的三份议案均涉及人工智能领域,这是李彦宏连续第五年在提案中关注人工智能话题。

  一边是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另一边则是人工智能带来不容忽视的社会风险和法律挑战。

  “AI换脸术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一个产物,也是人工智能科技应用的一种形式,它在自我娱乐、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法律风险和法律问题,比如可能侵犯隐私权、肖像权、名誉权等。”刘小红认为,人工智能技术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为人类提供便利的同时,也给人类社会带来诸多风险:AI换脸术只是其中之一,其他风险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撞上行人问题、无人超市引发的员工解聘潮、医疗机器人操作失误引发的手术失败等。对于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无论是从国家战略、企业发展,还是从人民的需求来看,都应持肯定和支持态度。

  刘小红同时指出,在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应该处理好国家干预与企业自主经营的关系,企业享有自主经营权,自主生产、设计、研发人工智能产品,但涉及到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时,政府需要积极干预。还要处理好企业与消费者的关系以及企业的社会责任问题。此外,还涉及价值的选判,如法律与伦理问题。

  在如何应对挑战上,李晟认为,应坚持的一项基本原则是,区分其挑战属于安全、权利抑或治理层次。

  “治理层次的挑战最值得关注,数量的累积呈几何级数增长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不容忽视,例如,Deepfake换脸如果成为普遍将真假难辨。”李晟告诉记者,为此,法律规制应突出围绕AI技术本身来展开,不能局限于技术运用产生的具体个案,要注意该技术来自于什么平台,可能造成哪些全局性的影响,从而采取更有针对性的规制。

  制图/李晓军

不过,倒是亦可不走此一程序,而是在拍卖大会的自由拍卖时间,自行拍卖所属物品也是可以的。事实上,他现在可以轻易地听到数十米外的房间里阿兰小声与其她婢女窃窃私语的声音,也能够在极其嘈杂的环境中辨识出每一个声响的来源。千天魔,急忙道“少侠,我听你的,我听你的!” (责任编辑:宋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