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朱雀女孩,无名想都没有想口中直接奔出两个字“我信”。渐渐地蓝可儿和任天行消失在了暮色之中,声音也被淹没在了丛林深处,一切都仿佛静止不动。蓝色的冰魄剑周围满是一股寒冷之气,在远处的众人仿佛也能感到那剑的寒意,不由得一哆嗦。而当众人看向紫剑时,却感受到了另外气息--霸道。一股带着霸气的剑意直冲心神,仿佛它就是剑中之君主,魔中之帝王!

就好像那处篝火是那么的惹飞禽走兽狂魔。姜遇轻语,转身就走开了。这是随经中记载的大凶之地,号称“潜龙”。经中告诫后人,境界太低时需要小心谨慎,不可轻举妄动,擅入其中,否则会招来难以想象的大祸。

  【地评线】为基层减负就要对形式主义动真格

  作者:苑广阔

  今年全国两会上,如何破除形式主义,为基层政府和工作人员减负,成为被代表和委员频频提及的一个热点话题。这不仅仅是因为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本身就来自基层、来自一线,对形式主义和不必要的工作负担感同身受,也是因为这一问题近年来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这意味着,从2019年开始,从上到下将正式向各种各样的形式主义说不,向没完没了的文山会海说不,基层减负工作将正式拉开序幕。“基层减负年”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还要巩固“减负年”的成果,让减负成为一种常态,把基层政府和工作人员从各种徒劳的形式主义中解放出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实实在在的工作当中,为群众解决问题。

  基层政府部门人员少、工作多,很多工作人员都是“身兼数职”,往上对接着多个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这意味着,如果上级政府职能部门评比、检查、考核过多,基层工作人员就要疲于应付,乃至分身乏术。以前媒体报道过,有些基层政府工作人员,一天要接待好几个检查团、评估团、工作组,如果再加上前期准备材料、报表的时间,他们还有多少精力可以用到真正的基层工作当中?又有多少时间为当地的老百姓解决问题,排忧解难?

  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各级政府要坚决反对和整治一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让干部从文山会海、迎评迎检、材料报表中解脱出来,把精力用在解决实际问题上。可以说,工作报告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而中共中央办公厅最新下发的《通知》,则明确提出了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向,那就是围绕为基层减负,聚焦“四个着力”,从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加强思想教育、整治文山会海、改变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现象、完善问责制度和激励关怀机制等方面,提出了务实管用的举措。

  为了不让减负的要求沦为空话,无法落实,《通知》还定下了一些硬杠杠,比如明确中央印发的政策性文件原则上不超过10页,地方和部门也要按此从严掌握;强调少开会、开短会,开管用的会,对防止层层开会作出规定。这些规定对解决基层政府的“文山会海”将带来很大的帮助。不过,仅有这些还不够。要对基层减负,必须从上级政府入手,各种工作任务、检查评比、考察考核,都是从上级而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从源头上减少会议、评比、检查,基层政府才能真正实现减负的目标。

  上级政府对基层政府工作进行指导、考核和检查,是检验基层工作成效的重要途径。但是从为基层干部减负,着眼基层工作长足发展的角度出发,有必要对指导、考核和检查的形式、频率等方面进行改革,改变现在从表格到表格,从会议到会议,从文件到文件的工作方式。真要检查工作、考核干部,不妨到田间地头来,到项目的工地来,到当地百姓的家里去。如此,即便没有基层工作人员陪同,也能眼见为实,知道基层的工作做得怎么样,群众满意不满意。(苑广阔)

一个能让影魔着了道的魔头,魔法魔功哪里会低下。此山巅之上生满了尖锥形冰柱,冰柱高矮不一,粗细不均,但却无一例外俱皆是笔直耸立,直刺苍穹。

  从《大宅门》到热播剧《芝麻胡同》 地道东北人演活老北京 不拍戏时最喜欢泡澡堂子

  毕彦君 我不是土著但我是新北京人

  周一的早上9点58分,毕彦君如约到达相约地点。一身便装、一顶帽子,这位《三国演义》中的杨修、《大宅门》中的白二爷,《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的荀白水,《芝麻胡同》里面的俞老爷子,走出荧屏,透着几分儒雅。

  出生在鞍山,来北京三十多年,塑造了无数老北京形象的毕彦君,生活做事低调,一辈子从来没想过“出名”,他至今都没有经纪人,不拍戏的时候在北京生活都是公交和地铁出行,“我对物质生活其实没什么要求”,他很感恩自己能够一直有戏拍,“从我进入鞍山话剧团到现在,我从来不会因为要得到哪个角色或者因为没有演成哪个角色而惆怅或是苦恼。”

  1 一个骨子里就爱老北京文化的鞍山人

  近期热播的电视剧《芝麻胡同》聚集了不少老戏骨,饰演何冰父亲俞老爷子的毕彦君正是其中之一。因为演过很多经典的老北京角色,有些人会误以为他是北京人,但其实毕彦君是不折不扣的鞍山人。“我不是土著,我是新北京人。”

  上世纪90年代初他接演了一部戏叫《天桥梦》,“我在里面演一个阿哥。”导演找到毕彦君时,他曾说,自己并不是北京人,“我17岁开始演话剧,普通话没问题,但说地道的北京话,真得用点心。”毕彦君跑到城墙根儿、澡堂子、胡同里,“见着老人就跟人聊天。”

  随着饰演的老北京角色越来越多,毕彦君也越来越喜欢老北京文化,“我曾在西单的一个大杂院里住过五年,接触的都是大爷大妈,那时单身,谁家里煎带鱼包饺子,一定给我拿去一碗,也没有虚头巴脑的客套话。”

  2 被调侃该去说相声,机缘巧合演话剧

  毕彦君和北京的渊源不止这些,往前追溯,引导他走上演员这条路的正是一个北京人。“我中学班主任是北京知青,因为年龄差不多,成了好朋友。”那个时候,老师总说毕彦君应该去说相声。

  彼时,毕彦君父亲在军管会工作,他经常能看到一些内部参考片。恰逢那个年代要求各地搞调演,新成立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有曲艺队、歌舞队、话剧队,但话剧队演员太少,就到中学招人,毕彦君老师给他报了名,“可能我算机灵的,第二年就转成正式了。”毕彦君从1972年开始演话剧,跑了半年群演,恰逢剧组演员得了胃穿孔,留了空缺。“一排人站那儿等着被选,每人说了一句台词,最终定下我演。”

  1983年,毕彦君去上海演话剧《少帅传奇》。上海青年话剧院的老师推荐他去考上戏电影表演干部进修班,“我全职在上戏学了两年。”毕业后,他怀着报恩的心回到鞍山话剧团。直到1989年,才举家搬到北京。

  3 俞老爷子不算最成功 荀白水是真喜欢

  毕彦君感觉自己的演艺道路一直都挺顺遂的,比如他拍的第一部电影,叫《直奉大战》,“我演的鹿钟麟是冯玉祥助手。我拍的第一部电视剧叫《九一八》,我演张学良。用现的话说算起点高吧。”

  初到北京,毕彦君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给王扶林导演做副导,拍了几部戏后,他“也想自己尝试导,后来发现还是演戏纯粹,我讨厌复杂的人事关系。”

  到现在,毕彦君也没经纪人,“我就认认真真地演戏,我是一个有理想没有目标,怀着浪漫心情过平淡日子的人。我没有什么野心,只要有戏演,有自己喜欢的角色就可以了。”

  毕彦君说他最大的快乐就是观众认可他的角色。“其实《芝麻胡同》里的俞老爷子并不是我演的角色里最成功的,但只要观众喜欢我也高兴。”

  2017年播出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毕彦君饰演首府大人荀白水,“这个角色我真是下了很大工夫,我也很喜欢这个剧本,从思想性、艺术性来说一点都不差。”播出后观众的感受不一样,效果也没有预期中那么好,这让毕彦君挺失落的。

  “有一点我觉得挺难受的,有些人根本就没有看过作品,就因为不喜欢某个演员而拒绝。现在的文艺评论应该是实事求是的,只有真实的文艺批评,才利于这个行业发展。”

  新鲜问答

  新京报:会考虑拍偶像剧吗?

  毕彦君:我以前演过《奋斗》《玉观音》。拍《奋斗》前赵宝刚导演找到我,看了本子我觉得还挺有意思,跟陆涛还有感情上的东西。20天就拍完了,播出后走在马路上总有人喊我陆亚迅、陆涛他爸什么的,我说这个戏这么火吗?再回过头冷静地看全剧剧本,我竟然热泪盈眶,年轻人生活中的挫折,他们的内心世界把我打动了。所以我觉得偶像剧也不错。但最近这类戏为了迎合观众,增加戏剧效果、矛盾冲突,有些严重背离了生活,洒狗血讨好。这种东西越来越多,我就有点烦了。

  新京报:早年你在《大宅门》里演的二爷,也让人印象很深刻。

  毕彦君:《大宅门》也算有缘分,其实当时筹备了三次。前两次因为各种原因没拍成,直到第三次又找到我,但我母亲去世了,马上让我拍戏去不了,后来是我爱人鼓励我化悲痛为力量才去的。三次找我都是同一个角色,所以角色这个东西是你的,你一定会去演。

  新京报:不拍戏时你有哪些爱好?

  毕彦君:我从年轻时就喜欢养花、养鸟,喜欢泡澡堂子。现在南城和王府井还有老澡堂子。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独远见人心切,当即走上前去,手中战戟往前轻轻一挑,询问道“商队什么时候走的!”“是啊!”两天之中,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因为一旦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他和蓝可儿只怕就要死了,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危险的环境,就连千骨山中都远远不能比拟,更别说是北荒山脉那边了,到处都有恐怖的妖兽神出鬼没,一个不小心,都会被杀死。 (责任编辑:崔利敏)